脸红小编说:

黛西连载《他的爱情,妳的面包:“可以让我包养妳吗?”》完结,但那份性爱与感情间的牵挂又怎么随着文章完结理出头绪。这个情人节,手机传来大叔的邀约,这样寂寞却又温柔的日子,他们彼此陪伴。

但多希望这样悉心的温柔能持续永远,而不只是这样寂寞日子里捎来的体温慰藉。女孩与大叔间的平衡该如何拿捏,才不致失衡坠落,世界崩溃⋯⋯

“一起过情人节吧!”手机里传来大叔的邀约。

情人节是充满寂寞魅力的日子。比起早早规划好要吃饭、买礼物的情侣,有一些人,他们虽然有人陪,但是彼此之间,并不是那么充实的关系。(推荐阅读:单身情欲日记:没有爱之后,我更能拥抱“性”

情人节仍为他们存在。

天气回暖了一点,依然很冷,我站在捷运站出口吹着风。隔壁百货大楼的橱窗闪闪发光,大型看板上的照片,是一对面无表情的男女模特儿,手牵着手,展示昂贵的对戒。

大叔来了,一身整齐的西装,拎个提包,还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纸袋。“送妳的!”我打开看,一个银色的心型铁盒,里面是巧克力。好中规中矩的礼物,我忍不住告诉大叔:“巧克力要怎么收买被包养少女贪婪的心!”,他在寒风中搂着我,吻了我的额头。

今天是特别的日子,我们有默契要对彼此更温柔一点。

我们吃过饭,在街上绕啊绕,最后转进摩铁。大叔今晚要回家,他付了两小时的休息费用,灰姑娘的时钟滴滴答答在倒数。到了房间他把我抱起来,“所以包养别人就没有礼物了对不对?”他在逗我,我调皮地回望,从他怀里挣脱,然后横躺在床上。(推荐阅读:叫我即兴情趣王!从五个摩铁小物找你的体位灵感

有啊,当然有礼物。出门前我穿上一件黑色蕾丝小丁,虽然十分别扭,侧腰被内裤的细绳勒出肥肉,我动一动身体,感觉屁股光凉凉的,很不自在。我躺在床上,任由大叔褪去我的衣服,慢慢揭开属于他的礼物。

等到他看见了,轻拍一下我的屁股,我傻傻地发笑,“嗯,很满意”他故作认真点点头,俯身亲吻我的臀部。

退房后,大叔载我回到学校宿舍,我不想下车,赖在座位上赌气。情人节还没结束呢,这样的约会太短暂!我提出自己也觉得幼稚的抗议,大叔起身下车,替我打开副驾车门,无奈地看着我;宿舍门口人来人往,我不想被同学看见,最后只好屈服,头也不回的走进宿舍。

“还没睡吧!妳知道吗,妳今天好可爱”手机萤幕在黑暗中亮起,我已读大叔的讯息,觉得很疲惫。离开宿舍的床,坐到书桌前拿出大叔送我心型铁盒,一口接着一口,吃光巧克力。(推荐阅读:青春之后,成熟以前:女孩的情欲成长史

“喜欢妳今天穿的丁字裤”大叔在我耳边说。那时在摩铁的床上,我紧紧贴着他的身体,抚摸他的肚腹,穿过浓密的毛发,是硬挺的阳具。“我是你的”我回应着,然后跪在他双腿间轻轻含住肉棒;吞吐间我抬起头望着他,示意他可以更粗鲁地压着我的头。

该如何确定我们今晚属于彼此?我抬起双腿,让他进入,抽送之间,听着他的喘息;我们拥吻,从嘴唇到颈间,然后短暂的耳语,他告诉我:“妳今晚好美,我喜欢妳”,然后瘫软在我身上,手臂温柔地环抱着我。

彷佛永远都会这么温柔。

我轻轻盖上铁盒,放上书柜,巧克力的甜腻在嘴里渐渐发酸。手机萤幕还是亮呀亮的,我点开讯息,回覆着:“情人节快乐”。

黛西的粉丝专页:内衣的一角

那些隐匿的爱

〉〉恶女情欲日记:每个女人都有两张嘴,在脸上的,和双腿间的

〉〉不是炮友也不是女友:关于那一夜没有说

〉〉心,摆荡在两个男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