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一滑手機,You got a Message,一點開居然是情人火辣辣的裸照,配上一句讓人看了臉紅心跳的文字,「今晚...」當下面紅耳赤,只好裝作若無其事地兀自臉紅起來。

你聽過 Sexting 簡訊調情嗎?當 Sex 碰上 Texting,輕薄短小的挑逗訊息,在我們尚未察覺之際,科技正全面化地影響我們的戀愛、性愛以及調情模式。從帶有性想像的文字、圖像 Emoji 、照片再到影片都算是 Sexting 的一種。根據美國 Cosmogirl 的調查,每五個學生就有一個承認曾傳送裸照給他人,對象不限男友。

你怎麼看待 Sexting 呢?紐約時報的記者 Jenna Wortham 做了名為 Everybody Sexts 的計劃,訪問身邊的人,請他們分享 Sexting 的經驗,有的持保留態度,有的已經是 Sexting 老手,小編整理了這七個 Sexting 實例,一起來聽聽他們怎麼說。(如果你們已經約出門了,請看六招高級調情法,虜獲他的心

01. Adam, 34歲,小公司經營者,洛杉磯

sexting

我來自 PinUps 雜誌的攝影師朋友 Christopher 拍了這張裸照,我立馬把它傳送給我現在的男友作為我頑皮的小禮物。然後他超愛的!(當然)我第一張裸照應該是在好幾年前,我記得應該是一張屁股照。我當身的時候我經常把我的裸照傳來傳去。對同志交際來說,交換裸照就跟交換棒球卡一樣自然。(關注同志議題:以「愛」為名的排斥?

02. M小姐,品牌經營,紐約

sexting

這張照片是為了正與我約會中的男子拍的!他說他正為了工作報告緊張不已,很想看看我的裸照,所以我就照辦了!不過我對於傳送裸照一直都保持保留態度,很怕會外流出去,所以我覺得傳送者與接受者之間必須具備有某種默契!像我自己,就只可能傳給認真約會中的男子(seriously dating)或是男友(boyfriends)。(Jennifer Lawrence 性感亮相,首度公開談裸照風波

03. Alan Dickson, 31歲,電視助理

sexting

甚至在電話有相機之前,我就開始傳送自己的裸照了!所以以後如果有哪個自以為很厲害的小子想嘲笑我的年齡,我一定會跟他說『臭小子,早在你出生前,我就已經拍裸照了噢。」對我來說,拍裸照就是一件無傷大雅的事,我也會同時傳送給多個接受者,可能是我曾有過性關係的人,也可能是我未來可能會有性關係的人。情慾無法滿足的時候,傳送裸照給也是一種宣洩的出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