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你也曾陷入这样的烦恼吗?有了伴侣后,你们因为如此相仿的背景,刺激了彼此原来安逸的生活模式。而这是很正常的事,或许还有人乐在其中;但大多时候,比较可能是对方过度干涉而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嘿,也许有时也不是对方太不安分,而是你自己让自己不自由。(脸红推荐:7 个迹象显示你们的爱情可能走不下去

“地球上明明有四十几亿人口,偏偏就是选中我。”

“想什么做什么身上穿着什么,它的意见没停过。嫌西又嫌东,彷佛我不该是我。穿不穿耳洞(是我的耳朵),交几个朋友(是我时间多)。热心干脆去指挥交通,为什么要管我。口红再红(没要它吻我),跟谁约会跟谁牵手,爱说去说,反正我从来没认真听过。”

“我是哭是笑是美是丑,到底那一点犯错,请还给我让我自己快乐的自由。”─徐怀钰《怪兽》

1998 出版的徐怀钰第二张专辑,施人诚替《怪兽》这首歌填词。虽说歌词中是怪兽,但其实从行为听起来,比较像是一个对情人的穿着打扮乃至于交友状态都很有意见的伴侣[1]。纵使时间过了将近二十年,这些歌词似乎依然适用。

二十年过去,地球人口都从四十亿变成七十亿了,有些人的爱情观还是没变。

乔X先生们的世界

悖德女巫既然自称悖德,自然很需要先弄清楚,台湾社会的“性道德”或是“亲密关系交往”的道德在哪,界线如何划、游戏怎么玩。因此时不时会去看一些两性作家的脸书,比如说乔 X 先生之类的。

如果读者也曾经看过部分(当然不是全部)两性作家的脸书,会发现其中有一种论调如下:如果男人的另一半对于男人的交友状况不满意,对其中的某些妹有意见,作为一个“好男人”,理应立刻断绝与此妹的往来。谁叫这婊子让你的女友/老婆/伴侣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