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四,要避免自己成為伴侶眼中的怪獸,或是避免伴侶成為怪獸,多交朋友可能是個不錯的方法。朋友多既可以稀釋伴侶不喜歡的可能性,不喜歡這個朋友還有另一個可以讓他認識,除非都交同一種類型的朋友,不然總不會每個都不喜歡吧。況且,有自己的交友圈和生活圈之後,對於伴侶穿什麼衣服、和誰來往,可能也沒空那麼在意,畢竟你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啊。

給關係一點多元的空間

其實說了這麼多,並不是要主張我的方法比叫人立刻刪除婊子的兩性作家的方法好(其實我也沒什麼方法可言)。而是要說:每一段關係都很多元並且不同,解決爭端之道可能存在你們的關係跟價值觀之中,而不是某個標準化的守則裡面。別 SOP 化了自己,也別 SOP 化了親密關係,SOP 留給柯 P 就好。(同場加映:分手的 SOP 標準流程系統?

「請還給我讓我自己快樂的自由。」除了放過你的伴侶,也請還給自己,一點自由的空間吧。

[1]據說原歌詞其實是指家庭關係,但我覺得伴侶關係很適用啊,看看你左右的同學。

嘿,周芷萱想與妳聊更多

沒有人一種眾人通用的女性主義,也沒有所謂絕對的政治正確;唯一確定的是,妳是妳自己的樣子,妳擁有掌握自我身體的權利。

這是屬於妳的大女子時代;屬於獨立女子的,大好時代。

15位跨界女力講者,值回票價的15場重量級講座!現在就立即卡位報名 >> 大女子演講工作坊套組

sex

更多老娘的情愛觀

〉〉約了第一次就「不再乾淨」?女人約炮的道德難題

〉〉也許,妳的高潮就是跟她不同!擺脫身份政治,不該被歸類的感官感受

〉〉從「陣頭小孩」看群起的獵巫行動:抓不住的「蕩婦」讓你焦慮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