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你也曾陷入這樣的煩惱嗎?有了伴侶後,你們因為如此相仿的背景,刺激了彼此原來安逸的生活模式。而這是很正常的事,或許還有人樂在其中;但大多時候,比較可能是對方過度干涉而造成不必要的困擾。嘿,也許有時也不是對方太不安分,而是你自己讓自己不自由。(臉紅推薦:7 個跡象顯示你們的愛情可能走不下去

「地球上明明有四十幾億人口,偏偏就是選中我。」

「想什麼做什麼身上穿著什麼,牠的意見沒停過。嫌西又嫌東,彷彿我不該是我。穿不穿耳洞(是我的耳朵),交幾個朋友(是我時間多)。熱心乾脆去指揮交通,為什麼要管我。口紅再紅(沒要牠吻我),跟誰約會跟誰牽手,愛說去說,反正我從來沒認真聽過。」

「我是哭是笑是美是醜,到底那一點犯錯,請還給我讓我自己快樂的自由。」─徐懷鈺《怪獸》

1998 出版的徐懷鈺第二張專輯,施人誠替《怪獸》這首歌填詞。雖說歌詞中是怪獸,但其實從行為聽起來,比較像是一個對情人的穿著打扮乃至於交友狀態都很有意見的伴侶[1]。縱使時間過了將近二十年,這些歌詞似乎依然適用。

二十年過去,地球人口都從四十億變成七十億了,有些人的愛情觀還是沒變。

喬X先生們的世界

悖德女巫既然自稱悖德,自然很需要先弄清楚,台灣社會的「性道德」或是「親密關係交往」的道德在哪,界線如何劃、遊戲怎麼玩。因此時不時會去看一些兩性作家的臉書,比如說喬 X 先生之類的。

如果讀者也曾經看過部分(當然不是全部)兩性作家的臉書,會發現其中有一種論調如下:如果男人的另一半對於男人的交友狀況不滿意,對其中的某些妹有意見,作為一個「好男人」,理應立刻斷絕與此妹的往來。誰叫這婊子讓你的女友/老婆/伴侶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