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生育容器!這場TED演講告訴你,懷孕女人也有情慾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性研究學者索菲亞·賈維德-維斯爾於 TED 的演講,領我們深入了解懷孕和性愉悅的認識,以及女性、性和權利體系之間的關係。(推薦閱讀:【孕事專題】生命的起點!不是孕婦也該看的懷孕日常字典

和懷孕的女人談論性往往會招來很多人的皺眉,這個現象的背後其實有著更為深刻的社會原因——物化女性,多重歧視……女性的身體,在很多情況下都不屬於她自己。內布拉斯加大學助理教授,英國中部性生殖健康研究中心副主任 Sofia Jawed 女士在這場 TED 演講中給大家解讀了女性的性自主與孕期女性的性為什麼值得被談論。

需要停止的是社會對女性身體支配權的指手畫腳。孕婦不是沒有面孔,沒有身份,不能獨立站立的生殖容器。--Sofia 賈韋德

(以下為演講全文)

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很多秘密,通過這個分享,我希望可以部分消除很多人對性所感到的羞恥。

在座有多少人曾經被陌生人在路上噓過?(請舉手)很多女性。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被我的一個學生噓了。那天晚上下課後他來找我,他說的話讓我確認了自己的想法,「真對不起教授,如果我知道是你,我是絕對不會說那些話的。」對他來說如果我不是他的教授,那我就不是一個人,這種觀念就叫做「物化」,也是性別歧視的基礎。

這個觀念通過生活中的各方面在得到強化,比如說政府拒絕懲罰男人強姦女人,比如說廣告。在座有多少人看過這樣的廣告——用女性的胸部來推銷完全無關的產品——抑或是一部又一部電影,把女性描繪成只懂得追求情愛的形象。(推薦閱讀:兔女郎不脫了!我們該為《花花公子》不再刊登女性裸照開心嗎?

這些例子看起來可能無關緊要也無傷大雅,但實際上非常狡猾,會緩慢地形成一種文化——拒絕把女性視為人。我們能看到這樣的新聞:學校把一個十幾歲大的女孩送回家,因為她的穿著會分散男生們的學習注意力,或是女性被殺害,只因為她要求一個男人不要再在舞池中騷擾她。

媒體在固化對女性物化的觀念上起了很大的作用。我們來設想一個經典的浪漫喜劇,這類電影通常會有最典型的兩種女性:第一種是性感尤物,一個有著魔鬼身材天使面孔的大美女,男主角輕易就能注意到她,並且更加輕而易舉地跟她發生關係;第二種是我們的女主角,漂亮但是端莊,男主角最終會愛上她,儘管一開始時沒有註意到她,或者就算注意到了也不喜歡她。

第一種是蕩婦,是用來消費和遺忘的,她太放蕩。第二種既討人喜歡又端莊,因此值得男主角跟她生孩子,這是婚姻的必備材料。人們總是說女性有這樣兩種類型,但是一個女性似乎很難同時具備兩種類型角色的特質。(推薦閱讀:女性主義壞教慾:第三波女性主義的情慾書寫

我偶爾跟新認識的人說我研究性,他們要么立刻就結束話題,不然就是感到十分好奇。「再多聊點吧」,那麼我就會多聊點,「我研究孕期或產後伴侶間的性行為」,這時我就會得到不同的反應,「哦,哈,懷孕的人還有性行為嗎?你考慮過研究性慾或高潮嗎?那才有趣呢,還很性感。」

告訴我,當你想像一個孕婦時,第一個想到的詞是什麼?我在一次調研中問過五百多名成年人這個問題,最常得到的答案就是「大肚子」「圓滾滾」,還有「可愛」。我對此並不感到十分意外,我們會給什麼東西打上「可愛」的標籤呢?嬰兒,小狗,小貓,老人……對吧?當我們給一個成年人打上「可愛的」標籤,其實我們是認為他們不夠聰明,太簡單,把他降低到了跟兒童一樣的程度。

1

我還曾經要求異性戀男性想像他們的女性伴侶懷孕了,或者女性想像自己懷孕了,然後告訴我,在他們想像發生性行為時第一個想到的詞。大多數答案都是消極的——「噁心」、「尷尬」、「不性感」、「奇怪」、「不舒服」、「怎麼弄」、「不值得費這個事」、「不值得冒這個險」……

2

有人可能會認為,把孕婦和母親的形象跟性感分割開了,不把她們視作性的對象,她們就會因此少受性別歧視,對嗎?不盡然,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物化。

在我努力跟別人解釋這一點時,有一次說到了「偉倫多爾夫的維納斯」,這是一個舊石器時代的雕塑。學者們開始認為那是個愛與美的女神,不過後來這個理論被修訂了,因為一些人注意到雕刻家顯然關注的是這個雕像的生殖特徵。

大胸部,被認為相當適合哺乳;一個圓滾滾的可能懷孕了的肚子;殘餘的紅色燃料暗示著月經或生產。學者還認為,她本來應該是被抱著或躺著,因為她細小的足部不足以讓她獨立站立,她也沒有臉。因此,研究開始認為,她是生育的象徵,而不是一個人的形象,她是個物品。在對她進行解讀的歷史裡,她從完美的美與愛的代表,變成了繁殖的代表。(推薦閱讀:半路出家的女性主義!性解放の學姊 范綱皓:「解放的不只情慾,更是所有人的自由」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1a68a4bd39d5f0af
女權之聲
Jun 12, 2017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