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是歧視:他是我的伴侶,他是位愛滋感染者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細看愛滋感染者與伴侶間的生活,藉由他們的故事,看見社會給予愛滋的汙名化與歧視,但他們仍用愛超越困難,一起試著用理解關於愛滋的正確知識,尊重他人。

SongYY說明:

在 2013 年 1 月,爽歪歪網站轉貼了阿生當時在臉書個人網誌發表的《 他是我的伴侶,他是位愛滋感染者》一文,文中真實呈現一方是感染者,另一方是非感染者的相異伴侶,非感染者的一方面臨的壓力與挑戰,也訴說了一段由糾結到逐漸接納,都是因為愛 (伴侶的愛、家人的愛)的經歷。(推薦閱讀:潔癖、精神焦慮、害怕做愛!你聽過「愛滋病恐懼症」嗎?

在2015年1月,阿生又再度執筆,在個人網誌寫下和阿宅交往三年又三個月的點滴心情,是為三年後記。時值西洋情人節前夕,爽歪歪網站經作者首肯,轉貼這篇後記,希望能藉由他們的故事,讓大家看到社會對愛滋的汙名與壓力是真實的,情感的糾結與複雜也是真實的,而愛能夠超越疾病,也是真實的。

他是我的伴侶,他是位愛滋感染者—三年後記

作者:Vincent Chiang

(本文與圖片經作者同意,授權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爽歪歪網站轉載。僅向作者致謝。)

交往至今已經三年近三個月,發生的事情多到數不清,也無從記起。只能偶爾藉由文字的紀錄撰寫,讓生命中的某些故事得以被完整的保留。但不幸的,我實在是個散漫且大而化之的人,對於生命故事的發生總是遺忘的特別快速,也還好,臉書給了我很好的紀錄方式讓我的生活可以完全的被儲存,直到前幾個月宅問我是否要寫一篇後記,到剛剛有個男孩看到文章後敲了我,問我到底之後還發生了什麼事,我才想著,或許我能動筆,在寫些什麼,讓故事得以被完整且實際的記錄下來。

於是我花了三個多小時把我這兩年來有關臉書上記錄著愛滋議題的動態、抱怨、討拍文章全看了一次,細細咀嚼著每個生活事件與愛滋對我生活的影響,讓他再度成為一篇文章,讓人看見,讓人理解。也是真實到不能再真實的故事。

其實,風暴或許還沒過去

去年年初與你們爭吵,讓家庭關係一度又破裂,我跑到苗栗與宅度過了年節,心裡難過得很,第一次過年沒與你們度過,還好,最後還是修補回來了。

至今三年多的交往過程,我與父母從之前的強烈爭吵、互相責備不體諒、冷戰,進而到了近期幾乎沒有談論,這件事情在家中似乎成了一個眾所皆知,但無意碰觸的話題。或者偶爾看到我去演講,或者偶爾看到報章雜誌,看到新聞,會拿愛滋出來說說嘴,談論些現況,就再也沒有任何交集。偶爾老媽可能會再與我獨處的時候突然淚崩的表達情緒,與他關係緊密如我,偶爾對於這種情緒的承擔難以負荷,會以極度不耐煩的方式回嘴。但,仍然為著媽在這件事情上所受的壓力與委屈心疼著。

直到最近,14 年的暑假,一個晚上我與父母共同在客廳看著電視,無意間剛好搶到血熱之心的電視首映,看著影片裡的人一個一個呈現出的慘況,他們仍一時不能理解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也不知道就是愛滋。而我卻在一旁焦慮的不知所措,趕緊拿著平板上了臉書問問我該怎麼辦。

我爸在當時一直問著我媽這到底是什麼,我媽沈默不語。直至影片的後半,答案揭曉,是愛滋。氣氛冷到像是凝結一樣。

到了結束,我還不知道是否該先逃離現場,老爸就開口問了我是否有想說的話,我難以啟齒,只能呆滯著硬擠出幾個字:「這不是現狀,這是在描述過去的愛滋歷史,與同志與愛滋污名的奮鬥歷程。」老爸嘆了口氣,問著影片中為何會有人帶著一個一個黑色斑點生活,我回答著是因為過去醫療不了解愛滋所致,目前已幾近不會有類似狀況發生。(推薦閱讀:約炮丸好髒?那顆被汙名化的愛滋事前藥

接著他開口,說:「你要知道,你既然以服務這樣的人為一輩子的志向,你就必須伴著這些人度過一輩子,他們會被社會歧視、會需要陪伴、會怨恨社會,這些都是需要很大很多能量才能度過。爸很高興你能選擇做這些事情,但我還是要告訴你,身為父親,我鐵定會心疼你的辛苦,也盼著你可以好好健康的陪著這些人,為這些人的權益而奮鬥。」然後我眼匡濕了,哽咽著吐不出話來,只回答我知道了。

爸語重心長講了這些話,我知道,他想們在一次次的爭吵、冷戰、溝通中學習到他們不曾想主動學習的事。他們掙扎,也或者難過,但卻因為兒子的選擇而必須學習。然後漸漸瞭解了,看清楚了愛滋,看清楚了愛滋與社會,看清楚了愛滋與歧視,所以他們不再只是擔心我未來會不會被感染,更多的問題是,孩子的路好難走。

好難走,但是他想們還是會攜著我的手,陪我度過。我知道他們的意思,這樣的話語聽起來是支持的,是希望兒子可以別那麼累的,是告訴我可以願意我後盾的意思。他們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什麼時候會累癱,什麼時候會被感染,但無論什麼樣子回到家,依然是自己的孩子⋯⋯

帶著父母去演講

下半年十月,我帶著他們到中正現身說法同志父母歷程,他們事前焦慮極了。他們好害怕在現場被問到愛滋的問題,我安撫著他想們,我因為是主持人所以會直接拒絕問題,或者他想們認為這還可以回答、想說的,就回答到自己能力範圍就好。幸好,沒類似問題出現。但仍在這些事件當中我看見了你們的焦慮與壓力,我會心疼。我自願選擇成為愛滋關係人,你們卻為了我,成了愛滋關係人。

你們的焦慮來自於父母的身份,曾經有多是的長輩質疑著你們,身為父母為何無能保護獲控制好自己的孩子,而讓孩子在一個高風險的環境中。我無法替你們承擔,只能在旁默默地謝謝你們願意承擔這些。(推薦閱讀:女孩也該篩檢!1 分鐘了解愛滋篩檢五步驟

我與愛滋

直至現在,已經第三年了,我仍然無時刻著擔心我可能會感染,可能會被某次的約炮對象感染,可能會不小心,可能會自己因情境使然沒保護而感染,這些恐懼,時間沖不去也化解不了。所以每次去找朋友篩檢時,從血被抽出手臂開始,到結果出來的時候,我都會忐忑著。腦中會例行的跑過可能會被感染的後續問題,我該如何向爸媽坦承我是感染者,面對以後的生活,爸媽是否會自責不曾用強烈手段阻止我跟宅在一起?

我其實更怕的是,會不會有一天我感染了,那些所有聽過我演講的人都會認為我騙了他想們,認為我騙了他想們說與感染者交往是安全的、是可以學習接納的。從上次的文章被轉載過後,我以感染者伴侶身份在演講場合中分享著,似乎是告知每個朋友甚至接觸到這個訊息的人,與感染者相處交往並不可怕,也不用擔心自己會被感染。但我卻成為了感染者,讓他們不再敢接觸感染朋友。

其實或許是我多慮,在每場演講中,我最主要告訴朋友們的事是,愛滋再也不如想想中的無法控制,與愛滋感染者交往相處,恐怖的或許部分是病毒會不會傳染給對方,但真正無法讓感染者、感染者伴侶生活好的原因是社會仍然不友善。但我的壓力仍然存在著,或偶爾困擾著我。或者偶爾我會在低潮時後悔公開自己感染伴侶的身份,像是被許久前的約炮對象責罵沒告知與感染者交往的身份導致他知悉後焦慮萬分,說我是廢物沒道德。但或許至今我對自己可以公開的談論感染,仍感到有價值吧。

我與伴侶與愛滋

除了剛開始在相處上我們可能會因為愛滋的存在,互動或有些不自然,會問,會擔心。但是漸漸的這樣的擔心或許已經幾乎消失了。剩下的是我們兩人,因為愛滋會帶來彼此的焦慮,我們更能學習互相體諒彼此的難處與情緒,或者包容對方。(推薦閱讀:預防愛滋「事前藥」?帶你瞭解 PrEP 的服用與效果

只是你漸漸地在每次的回診發現自己的數值越來越差,可能漸漸迫近需要吃藥的地步而感到焦慮,我無從分擔你的情緒,只能告訴你無論你吃藥與否,仍然是我愛的那個人。我知道吃藥對你的制約感很重,但我們或許就開心的面對愛滋藥物與我們的狀況,偶爾不小心忘記吃就忘了,反正也補不回來,只要下次提醒自己要記得就好。

其實很感謝宅,從開始與你交往、開始了解愛滋、在更由愛滋推集到更多性別議題,從你身上學習或者一起討論的東西實在數不清了。很開心我有這樣的緣分遇見你,所以開始學習了這麼多東西。與你在一起的成長,真的很有價值。未來不管還有什麼困難,請都讓我攜著你一起面對前進。

從愛滋中學習了許多,學會體會他人因愛滋的焦慮,在與各式朋友接觸的焦慮中,嘗試理解他人的故事是什麼,這或許讓我成長與更重視弱勢聲音的存在與被看見。我或許沒有能力陪著所有的感染朋友走過焦慮,但我仍會盡己所能地讓自己成為一個可以被發現的標竿,讓每個面對愛滋焦慮的朋能夠放心與我傾訴。

文章出處:Vincent Chiang 個人臉書

文章轉自:爽歪歪 SongYY

讓我們愛心性愛

〉〉醫師解析:從各角度看,男性結紮的好處都遠大於女性

〉〉戴套到底多重要?除了避孕,預防性病是重點

〉〉安心性愛:你該知道的八種避孕方法!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443fab9f24fe4ceb
LOVEMYSELF 為i篩檢
Oct 03, 2017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