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第壹章.第壹回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A片能給男人帶來什麼樣的快感?對故事中的兩位男主角而言,能滿足他們的完全是不同類型的A片劇情,但同樣可以令他們從影像中得到心靈與生理上的滿足… )

  及川是個喜歡清純女孩的怪男子,他沉迷日本色情文化,尤其喜歡樣貌清純可人的學生妹AV影片。不過,那是他額外的興趣,他真正痴迷的對象是近兩年在日本AV界爆紅的新興女優──及川奈央。 (怪男子及川晃的故事

  他也承認,之所以筆名取為「及川晃」也是因為她。

  痴漢。

  似乎我沒足夠資格笑他。我的筆名是因為【Lolita】原作者 Vladimir Nabokov ──伐狄米.納柏科夫,僅是期待自己能有如這部作品中經歷的朗悅春天,更希望能有主宰一切的能力,而,只有作者才有能耐主宰,遂以「伐狄米」為筆名。

  同樣痴漢。笑。

  我對日本AV界了解不深,透過他的耳濡目染,對於及川奈央竟也有了相當程度的知悉。及川透過網路傳了幾片她主演的AV影片給我看,要我看看這名女優究竟有多讓他傾心;我是看了,說實在的,及川奈央確實漂亮亦夠淫蕩,一百六十一公分、四十六公斤,胸圍竟有八十六,眼神確實充滿媚光,影片中她甚至有些瘦弱,但,發起浪來會教男人瘋狂。

  許是受了影片影響,有幾次,我看著及川奈央在電腦螢幕中的妖艷表情與擺動身體,居然會想起小塔。她也是較為單薄的身軀,卻令我心神盪漾,我也懷疑自己是否對小塔投注過多的眼神,使得婷子曾在我腦中幾天不見蹤影。 (關於當代淫女小塔

  「看過昨天傳給你的那支片子了沒?」及川在線上問我。

  「看了。」

  「覺得怎樣?超刺激的吧!」

  「我還是覺得『LEGEND』比較好看。」

  「媽的!給你最刺激的一片你居然跟我說別的好看?我知道了,你喜歡看奈央的下面,對吧?我知道『LEGEND』有陰部特寫啦,你這個色胚……」

  「我才不像你那麼變態,你昨天傳給我的那片,還有她生理期來的時候被搞,你就喜歡看那個吧!」

  「靠!你怎麼知道?」他加上一個淫笑表情給我:「我就喜歡看奈央被插得亂七八糟的樣子,你不知道看到美女被3P、被肛交有多爽!」

  「所以你才特別鍾愛這片子啊,姬芭及川。」

  他一口氣打了滿篇的「哈」,顯示笑得有多得意。

  日本AV女優.及川奈央。

  說實在的,寫情色小說是自己選擇的路,這條路是孤獨的。現在的社會價值觀裡,情色小說仍屬不入流之物,不、豈止不入流,根本是下三濫,政府官員老說這些文字會教壞年輕一輩的兩性觀念,各式書店禁止販賣陳列這類小說,我很不以為然,自然是市場有所需求才有供應,嬌姊說出版社也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出版這些書,就因這類書刊獲利與需求量大,政府卻認為這是不能公開的社會暗巷,便禁止正大光明地擺出來賣。 (那些欲罷不能的情慾文學

  我承認情色小說對年少學童確實不好,可是,書店若要進貨就得負起監督購買者身分的責任,而不是政府在後面盯著出版社乃至於寫這類小說的作家,真正跟消費者接觸的店家風險倒小。我曾在小書店裡面看見兩個國小學生蹲在限制級書區品頭論足,當中有我寫的小說,其中一人還拿起來端詳;見狀,我不動聲色,想看看就坐在旁邊不遠的老闆會否有所反應,不想店家繼續看他的電視--我確定他有發現那兩個小學生正在研究色情書刊,於是我走過去,抽走小學生手上的我的書,付賬。

  到底是誰該負責?小說作者?出版社?書商?還是店頭老闆?更可以說,這是教育問題,該負責的是家長、老師、學校,抑或,小學生自己。這個社會早就骯髒齷齪不堪了,還指望誰來改正人性本色的行為?媽的,害我買了自己的書,至今束之高閣。

  不過,這些多半是嬌姊跟我抱怨的飯後話題所延伸,我沒思考那麼多、更沒那麼偉大,還得考慮小孩子會不會買到我寫的情色小說,小書店那次是偶然,真正想到的,只有寫作的孤獨。

  寫作是孤獨的,寫情色小說亦然。雖然我為出版社掙到了不少銀子,實際該分到的稿酬嬌姊也沒少給,但,真正能藉著走這條路交到的朋友少之又少,及川可以算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問過他,為什麼寫色情小說?他的答案很現實也簡單:看別人寫的都不好看,跳下來寫,第一個爽到的就是自己,可以爽快心情又能賺錢,幹嘛不寫?可以讓一堆人看了一同高潮,幹嘛不寫?

  我問自己到底為何寫情色小說,卻沒他那麼冠冕堂皇。只是受了際遇影響,碰過的女人多了,每個女人都有不同的滋味與故事,把她們的酸甜苦辣寫出來以意淫自己,就是我寫情色小說的唯一依據。

  及川不太了解我的內心世界,如同我也不認識他熟知的AV領域,可是,在這條充滿腥色的荊棘路上,我們算是可以互相扶持的難兄難弟。有時候,我會跟他交流一下彼此小說的內容,也有時候我什麼都不想對他說。

  他看過我最近開始寫的【深淵】,亦曉得故事中的小塔於現實中確有其人,更清楚小塔是我的鄰居、我的砲友;他說,小塔若真如我小說中那樣誘人,他也很想跟她來一砲。我笑了。起碼在廢墟,小塔是我專屬的,憑你及川也想分一杯羹?

  「我開始寫了。」他說。

  「寫什麼?新的小說?」

  「對,我終於受不了了,不寫出來實在難吐心中怨氣。」

  「什麼內容那麼嚴重?」

  「不是嚴重,是慾火難耐。」及川對於寫色情小說的衝動往往比我直接:「這幾天我又把奈央的片子全部看過一遍,發現她應該可以更色情一點、更淫蕩一些,片子裡面雖然很激情,卻沒有我想看到的火熱劇情,你知道,那種片子都不會有什麼劇情的,所以我決定自己寫。」

  「你要寫她?」

  「沒錯!雖然我寫的故事劇本她不可能去拍出來,不過我自己看了爽就好。我想,下一部小說我就拿這個給阿嬌。」阿嬌是他對嬌姊的稱呼。

  「不錯啊。這麼衝動,已經想好什麼劇情了嗎?」

  「當然有!不過現在還不能透露,等我寫多一點之後再給你看。」他不改本色,口氣卻大了:「你等著看,你一定會驚訝我在這部小說的改變!」

  「怎麼改變?還不是叫床連連。」

  「錯!是叫床滿天!我連小說名稱都想好了,就叫做【奈央的春天】!」

  「你這姬芭……」

  他切換為忙碌狀態,說寫就寫,急驚風的傢伙。我往後靠在椅背上,心底有股熱騰騰的慾望湧出,若及川真能寫出他所謂的火熱劇情,想必嬌姊會開心得要命;反觀我,【深淵】開始至今兩個月了,還停在第七回,忽然間我以為自己碰到了瓶頸,雖然與小塔仍舊維持三兩天做愛一回,每次也都翻雲覆雨得很,可是漸漸的,我卻不曉得寫自己和她做愛的故事幹什麼?

  婷子已經五天沒打電話給我了,白天打去給她時多半上班忙碌中,沒時間多聊,晚上我不可能打給她,因為她住在家裡,以往都是她主動打給我、跟我說說當天發生的事情,怎麼忽然沒了音訊?我忍住不去亂想,婷子那麼乖又專情,不會有其他意外的,只是,為什麼少了電話?

  有點不顧一切,拿起話筒,忽然傳來門鈴聲。我看了桌上的時鐘,半夜兩點,這種時候誰會來按鈴呢?不會是小塔,她這兩天都上大夜,十一點出門上班前還來我這邊吃過宵夜。

  我走到門前,打開木門,隔在鐵門外的是一位沒見過的女人。打扮入時的女人。

  「請問妳是……」

  「你是夏斐爾嗎?」

  「我是。小姐妳哪位?」愕。手指不聽使喚地扣上鐵門鎖,這道帶有一絲慵懶的聲音令我有種想要開門的衝動。

  疑問她怎會知道我本名的當下,她笑了。瞬間,我以為看到躲在暗處的發情野貓正緩緩朝寂寞空間走來,腳步那樣輕柔,輕得教我記不起她到底何時踏上我的慾望沙發。

  #####

 

回到情慾深淵之始

無法克制的顫抖衝動

妖媚似的魔香女子

口交技巧無與倫比的女人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3481a682696e5060
幕後黑手
Aug 21,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