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第壹章.第肆回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如果兩個人談戀愛需要的是身與心的交流,那麼又是什麼將遠距離戀愛的男女相繫在一起?臉紅紅討論區中有好多網友問著各種感情問題,遠距離更是許多人正面臨的困境(看看大家怎麼說),但同時也可以讓兩人更了解彼此心意。(遠距離讓人更看的清)網路神龍 Z9 和老婆也是遠距離戀愛後修成正果(網路神人 Z9 的15個臉紅問答),但也有許多人跟接下來故事中的男主角一樣,心雖向著正牌女友,卻抵擋不了身體的性需求而擁有另外的性伴侶。如果是妳,能接受嗎?

(歡迎妳到臉紅紅討論區發表妳的問題讓大家一起幫妳想辦法!臉紅紅網站已開放專題與討論區留言訂閱功能,讓妳隨時收到最新文章與留言回覆通知!)

----------------------------------------------------

 

  身陷紅色的泥淖中。

  周圍什麼都沒有,紅色的霧盤旋在頭頂,也許是紅色的,我不確定,只見眼前都是血絲般的紅,泥淖中僅存抓也抓不住的空虛,雙腳碰不著地,下邊宛若無窮際的懸崖,我不敢低頭,拼命抓取身旁任何可以攀附的物體,直到我抓到一個軟軟的東西── 一對乳房

  應該是乳房,浮在紅色泥淖上,不知怎麼搞的,我沒能往兩側摸去,好似這對乳房是我唯一依靠,不知道誰浮在這裡、亦不清楚怎麼會只見得一對乳房,其他的部分卻深埋在泥淖裡,又彷彿給紅霧吞沒去了般,有種詭異。(七個激起男人慾望的乳房新玩法

  右胸口有顆淡淡的痣,熟悉,我知道這是誰,是小塔。我拼命叫喚小塔,希望她能揚起臉跟我說到底怎麼回事,漸漸地,我聽見回音但相當模糊,聲音像是從前方傳來的,又好像根本就在身旁,身旁?小塔的胸口起伏著,但我不見她身體的其他部位,我聽見她的心跳,又好像只是聽見自己的緊張。

  「小塔、小塔!」

  搖晃著乳房,雖然這麼形容相當奇怪,但,兩手各抓著微微隆起的小丘陵,竟教我在絕境中也興奮入懷?老二不聽話地翹了起來,忽然,我感覺有人將之含入口中,那種溫暖的濕潤令我呼吸加速

  紅霧散去了,但是,紅色泥淖仍將我的四肢鎖住,雙手放在小塔胸口上,我聽見她說話的聲音。應該說,我聽見她放蕩的叫聲由下腹傳上來。我擔心她,泥淖完全是不透氣更不透明的,她若頭部溺在裡頭含著肉棒遲早會窒息,想將她的頭拉起來,卻完全不為所動。

  乳房的起伏轉劇,高潮前的徵兆。(女人說高潮

  眼前逐漸朦朧,罷了,反正手腳都被限制住,自己都動彈不得,哪有能耐救人?舒服的是小塔在下面前後抽動,就算得死,也得享受了最後的噴發再死……

  「你醒了沒?」

  我睜開眼,看見小塔跪在兩腿中間,正含著我的分身。(早晨喚醒他的口交九招

  「欸,你都會跟著扭腰了,別再裝死好不好?要射就快點射啊!」她沒好氣地說話,身旁並沒有紅色泥淖。

  雖是舒坦的,但我中止她的動作,將她推開,感覺紅色霧氣又再次罩頂。小塔對我的反應感覺奇怪,抹了抹嘴,問:

  「你怎麼樣?不是正爽的嗎?幹嘛不要了?」

  「現在是…… 幾點?」窗外似乎有陽光。

  「快中午了。」

  「哦。」我拉起薄被遮住不聽話的下半身,奇怪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妳怎麼會過來?這時間妳不是應該還在睡的嗎?」

  小塔眼睛瞪大,手指刺著我的胸口:

  「先生!是你昨晚要我今天中午叫醒你的耶!你女友不是晚上要過來?你要我中午先叫你起床,好讓你整理整理房間,還跟我笑鬧說這兩天別來打擾你的,都忘啦?」

  經小塔提起我才想起是怎麼回事。婷子今晚要過來,又過了一個月。

  時間奔走很快,距離上次和婷子碰面已經過了三十餘天,這個月我過得渾渾噩噩,今天星期幾真沒什麼印象,只曉得在電腦上看見倒數與婷子碰面的數字愈來愈少,心中的期待才逐步加深。小塔問我是否真的那麼愛著婷子?我想是的,只有她才能讓我如此期待,那種感覺與其他等待大不相同,我期待看到婷子,只為了她的笑顏、只為了親耳聽見她在面前說話的聲音。(男人已經愛上妳的十個徵兆

  當然,和婷子碰面自然得把握時間做愛。她其實不那麼喜歡這件事,甚至,她覺得那只是一種儀式,孕育下一代的儀式,對於我說做愛有極大樂趣的說法,她不太相信,我不常將自己寫的小說草稿拿給她看,多半,她都是看我已經出版成實體書的作品,從舊有文字裡找尋我沉迷在此領域的原因。

  婷子身材曼妙,膚色透白,跟小塔的白不一樣,婷子帶有紅潤的蘋果色調,小塔則是妖魅般的淺白;與婷子做愛,乃因我愛她,佔有她讓我得到無窮快樂,那是種心靈上的交流,和小塔做愛則是另一回事,只因我喜歡她的高配合度,她也喜歡我的高檔獸性,交流的,只有體液。

  衛生紙一擦就什麼也不留下的液體。

  小塔穿得隨意,與她上班時穿的華麗相比,真是樸素許多。比起那種庸俗的華麗,我較喜歡她穿得輕鬆的模樣,不施胭脂的素顏更有清新氣質。

  「你是怎麼了?作惡夢啊?」

  「惡夢……不算是吧,我夢到妳。」

  「你觸我霉頭,夢到本小姐怎麼會是惡夢?」

  我聳聳肩,腦筋還有點渾沌,搞不清楚到底剛剛的夢境是什麼意思?整片紅的世界,紅色的泥淖與紅色的霧?

  「我夢到摸妳胸部,也夢到妳吃我下面。」

  「慾求不滿啦你!要不要繼續?」

  「不了。」起身穿上牛仔褲。

  「喲,女友要來就不甩我了啊?還是說,你想把『精力』都留給她呀?哼!」

  「我只是想早點整理房間而已。」

  「賤男人!」小塔轉身準備回房。

  「小塔,妳現在有空嗎?」

  「幹嘛?」

  「陪我吃飯好嗎?」

  問出這句話時,我怔了兩秒。可以看見,小塔也愣了一下。

  「你這裡有什麼好吃的?又髒又亂。」她停在門口,雙手叉腰,從背影看去有種安慰。

  安慰什麼呢?

  「泡麵吧,不想出去買了。妳如果不想吃泡麵也不勉強啦……」

  「我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暢銷色情小說作家,為什麼老是吃泡麵?」小塔走回來,接過我手中的泡麵,逕自走向廚房:「你不是說拿到不少稿費嗎?怎麼會成天與泡麵為伍?如果不是看過你書架上的那些色情小說,我會懷疑你是騙我的。」

  搖頭笑了。

  我確實拿到不少稿費,多半都存了下來,婷子今晚碰面時仍會將存摺拿給我看,那是默契,現在來看或許意義不大,卻是我們賴以信任彼此生活的唯一依據。平常她太遠了,又不允許我未經同意擅自去找她,電話只聽得見聲音、看不見人,思念只能循著電話線傳達過去,感受不到真實,我能做的有限,只有在生活上約束自己的開銷。

  小塔笑我傻,看存摺能信她什麼?她說的沒錯,存摺的確不代表什麼,但我相信婷子,寧可將她拿給我看的存摺當成她的誓言。一個短期內或許不見結束的誓言。小塔說那是魔咒,也是,若能真著了婷子的魔,我甘願一輩子都被詛咒。

  過了一會兒,小塔端了碗煮開的麵出來,熱騰騰的,還促我快點吃了。

  拿起筷子,眼前的麵雖然簡單樸實,卻有份溫情隨著蒸氣緩緩升起貼在臉頰上,我瞧小塔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側影,彷彿將這兒當成自己的房間,自然得很,內心忽然有個什麼刺痛了一下。她是我的鄰居、我的砲友、我的床上玩物、我寂寞時候的傾吐者,如此而已,為什麼甘願和我一塊用餐?又為何,我想要她陪我吃飯?

  哪怕只是一碗不起眼的泡麵。

  婷子呢?似乎,我沒吃過婷子親自下廚煮的東西,交往兩年以來,我們都習慣了外食、也習慣了速食,又好像,我根本沒要求過她下廚。是因為我不想讓廚房油煙沾染了她的丰采嗎?

  忽然間,我想吃吃她做的菜。今晚。

 

  #####

 

【深淵】系列小說連載

【深淵】第壹章.第參回

【深淵】第壹章.第貳回

【深淵】第壹章.第壹回

【深淵】序章.第壹回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3481a682696e5060
幕後黑手
Sep 13,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