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第貳章.第壹回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小沛。

  不明白她為何又來找我,而且,在另一個小塔上大夜的深夜。我以為她和小塔是一塊上班的,似乎不見得。小塔說她們是很好的朋友,我想,酒店那種迷醉的環境容易讓人產生許多誤解,也許小塔認為她們是好朋友,小沛可能不這麼想,如同,上回小塔也當著我的面批評她一般。(回味小沛與夏斐爾的第一次激情交纏

  雖然小塔和我沒有感情基礎,但仍約莫感覺得到當她曉得小沛和我發生關係後,隱藏在話裡的酸意。那是女人天生的妒忌性格使然。(小塔,一位放蕩不羈的性感女子)

  我還是開門讓她進來,只是,我打定主意得先弄清楚她的目的與來歷。免費性愛當然是誘惑我的,可是小塔背地裡說出小沛的另一面,教我不得不提高警覺,我就怕她在做愛當下流的眼淚。

  其實,我不怕女人的眼淚,之前交往過幾個女人是愛哭型的,動不動就哭,可惜哭對我來說只是麻木,一般情況下的淚水打動不了我──做愛時除外,這是小沛令我察覺的驚訝。自己都很詫異為何那樣緊張,像倒刺在心頭的荊棘,也許,在冷漠心腸底下,我仍為搭了陌生女人便車的舉止感到罪惡。(網友真實案例:做愛做到哭的女生

  罪惡?我從不以為自己是好傢伙,怎麼會有罪惡感呢?

  無法否認,我從未碰過如小沛這樣的女人,做愛時哭泣不是沒碰過,之前所見都是高興的淚光,一邊叫淫一邊流淚,那種女人莫名其妙;我雖是禽獸,但幾乎不強迫陌生女人做不想做的事,小沛上回的淚水不像高興,才教我受了震撼。

  這次我不會再上當了。

  「夏斐爾,」小沛脫下身上的毛皮大衣,在經濟上,她的確不虞匱乏:「上次我不是跟你說,我和男朋友分手了?」

  「嗯。要啤酒嗎?」

  「好。」

  拿了罐啤酒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我坐在沙發的另一端,保持距離。說實話,如果小塔沒有提醒過我,我很可能會繼續沉溺在小沛的肉體上。她的身材確實豐滿,那對堅挺的奶子隔空搔癢著我的雙手,她故意穿得暴露,乳溝硬是在低胸領口爆出來,我想,只要站起身便能瞧見她的這幾種方法

  若有個英文字母可以形容她的身材,那應該是S,前凸後翹。媽的,性感得要命!

  上回她在我跨下的觸感又襲上心頭,我感覺到老二硬了。男人畢竟是視覺動物,只要感官刺激有了,就是醜八怪遮去臉都能打起手槍,不過,小沛不是醜八怪,她的臉孔五官之標緻,相當罕見,要是最近與我親密過的三個女人比排名,她是第一,她漂亮、真的漂亮。同時,她的妝最濃,或許漂亮是化妝出來的?(男人真的能性愛分離嗎?

 

 

  小沛稍微坐近,故意拉低領口,側身繼續說道:

  「我覺得自己真傻,居然為那種男人而哭。」

  「是嗎?」

  「他只是一個老頭,雖然事業有成,但還有家庭負累,每次都跟我說會好好照顧我,卻什麼都拿不出來,就是塞錢給我,以為我那麼需要他的錢……」她還想在我面前演戲。

  「我還以為酒店女人都愛錢哩。」笑著諷刺她,啤酒一口。

  「才不是!我也有想要過的生活啊!如果可以遇到一個英俊又多金的男人,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那麼,妳幹嘛去找一個老頭?老頭會英俊嗎?」

  「他、他對我很好啊……」

  「是『錢』對妳很好吧。」

  小沛愣住,望著我的眼神像是偵探,欲看穿我之所以這麼說的用意。她大概在猜想我怎麼會說中她的另一面,那副表情有趣,也生動。(關於女人的20件事

  「不說了,反正都過去了,講那個沒有意義。」她撇過頭去略有不甘,語氣收斂。

  「嗯。喝酒吧。」

  幾罐黃湯下肚,小沛雙頰泛紅,她的動作舉止更為妖嬌,應是故意的,畢竟在酒店上班怎麼可能喝點啤酒就醉?但,故意也好,從她進門後的種種動作判斷,她沒有對我不利的企圖,就算有,也沒機會下手──偷錢。

  我不將現金放在屋內,對外人防心一向甚重,為了保護僅有的財產,除了銀行裡面的數字,所有帳號密碼通通記在腦子裡,除非被洗腦催眠,否則不可能被人套出話來盜用。婷子也不曉得我的帳號密碼,雖然我對她信任十足,可那是我的底限。總得給自己一條後路走。

  小沛是惡魔的使者,我可能只是看門的,要是使者願意委身屈就,看門人又何必矜持?而且,矜持怎麼寫,我早忘記了。(成為誘人惡魔的三個重點

  「欸、夏斐爾,我想起你上次的氣味……」她湊上來,坐得更近了,所說的話根本已鑽入我腦子裡。

  「上次?」

  「就是你進入我的那次啊……」

  「哦,那次啊,可是我已經忘了。」我沒說實話,但也沒有騙人,真正要說記得,我竟只憶起她的眼淚以及那抹揪起的眉間。一點也不像我。

  她摸上我的大腿,教我感覺到熱流從體內湧向下腹,蓄勢待發的滋味。她瞧著我的眼神懷有憂傷,我不清楚她是否對男人都這樣表現,可是,我敢肯定這種女人快要滅絕了。

  「那,我讓你想起來,好不好?」

  「妳說呢?」

  她沒時間回答。

  我將她撲倒於沙發,決定今晚在沙發上肏她就好了,上床去太費事,況且,我的分身告訴我,再也受不了這種寧靜的電波刺激,要發電,就一次發個過癮吧。她呼吸急促,被我扒開衣裳的胸部彈了出來,像兩顆水球,柔軟又有彈性,這次仔細一瞧,雙峰貨真價實;我掀開她的迷你短裙,直接扯下她的丁字褲,賤骨頭,穿這種內褲擺明了就是好脫好幹。(愛,還能這樣做

  「我要妳當我的寵物…… 」我也在喘息。

  「好啊、好啊!我是你的寵物、我是夏斐爾的寵物!」

  「要妳做什麼妳都得照做,妳是我的寵物!妳是只供我肏的寵物!」也許是慾望難耐,或許是小沛的肉體太誘惑我,肏她,突然變成我腦中唯一清晰的字句。

  「我是!我什麼都是!」

  究竟是什麼原因令我失控?什麼道理教我失去自我?我沒時間懂、也沒時間弄懂,在還能喘氣的瞬間,只看見沒戴保險套的陰莖被她的陰部吞入又吐出,其他的,完全來不及搞清楚,甚至,想都不能想。

  「妳是我的、我的……」

  O孃?

 

  #####

 

【深淵】系列小說連載

【深淵】第貳章.奈央的春天之參

【深淵】第壹章.第伍回

【深淵】第壹章.第肆回

【深淵】第壹章.第參回

一次跟上【深淵】系列連載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3481a682696e5060
幕後黑手
Oct 09,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