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第貳章.第貳回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有些事情我願意跟小塔分享,泰半繞在情愛話題上,彼此生活互相干涉得不多,偶爾也提及彼此的過去。我不太喜歡談論過去,那逐漸成我的禁忌,並非永遠不說,而是我以為那不需要對任何人提起。除了婷子。

  小塔算是另一個能教我稍微敞開心防的女人。

  相較於此,及川不僅是情色創作上的朋友,或許因為同性加上隔著網路,我能與他傾吐更多內心的觀感。他是個好傢伙,願意聽我吐苦水及疑惑,雖然我猜他外貌可能普普──與我差距甚遠,但抹去不了他以真心待我的友情感覺,某個角度來說,我們在現實中的朋友都很少,而對方是能夠彌補這塊缺憾的人。

  我和他提到小沛,在網路上,我直接以 O孃 稱呼她。

  「我覺得你實在太好命了耶!」

  「怎麼說?」

  「你看你,寫紅透半邊天的色情小說、賺了足以維持生活開支的錢、有個漂亮女友、妖艷鄰居是砲友,現在又多了一個供你玩樂的O孃…… 媽的咧,男人妄想一輩子的好康你都有了嘛!」

  「我寫的是情色小說……」

  「一樣啦!」及川打字飛快,可見他心裡相當不平衡:「你倒說說看,這樣的生活還有什麼好苦悶的?」

  「不是苦悶,只是對自己莫名其妙。我什麼時候跟你說苦悶過了?」

  「你問我那個O孃的反應是如何讓你不明白,還問得語氣牽連,那不算苦悶是什麼?」

  是這樣嗎?上回跟小沛瘋狂性愛後,忽然間,角色顛倒過來,我成了飼養寵物的主人,小沛變成我專屬的寵物,任我予取予求,本以為她是說笑,她卻相當認真,至少在那次的瘋狂戲碼裡,她扮演得相當稱職。要她趴下抬高臀部,她抬得讓我輕鬆就能插入;要她跪在我下體前吠叫,她真的學狗吠;要她張開雙腿躺在地上自慰,她也自慰高潮連連。 (當我的主人)

  我沒有繼續變態下去,結束後,卻給自己的脫序行為嚇了一跳。我缺少什麼嗎?還是渴求什麼?怎會要小沛那樣讓我宰割?從中獲得的快感又與小塔高配合度的性愛全然不同,男人追求的難道是女人在自己面前百依百順的淫亂嗎?

  竟為此歡喜非常。

  靜下心來,才想到她為何願意如此配合我?小塔說的小沛另一面之陰影仍纏繞心頭,不會隨著她願意成為我的奴僕而消散,相反地,我會懷疑她是不是背地裡策劃什麼,縱使一切看似毫無預兆。會是妒火嗎?妒忌什麼?

  女人心比海底針更細膩,我曾受過女人的教訓,對小沛這種突如其來的示好更是心頭惶惶,誰也不知究竟她打的是何種算盤,更不知道哪天她會攤牌。即便我不確定她的來意,乃至,她有沒有所謂的牌可攤。

  「我不清楚為什麼會要她當我的O孃。」

  「我知道。」

  「你倒說說看。」及川居然能回應我,令我吃驚,莫非他真有看出端倪。

  故作神秘一下,他說:

  「你只是想擁有那種女人,那種願意服侍你的女人、能滿足你無窮慾火的女人。」

  「有說跟沒說一樣……」

  「不一樣。你仔細想想,若有個美女願意當自己的奴隸,要怎麼幹她就怎麼幹她、要她幹什麼她就幹什麼,不是男人追求性慾的至高境界?而且,她很漂亮吧?」

  「的確…… 她很美,美到讓我克制不住內心的火焰。」

  「那就對了,你只是想追求這種境界,因為你對她根本不會也不可能有任何感情發生,如果她也願意當你的性奴隸,兩全其美,多好!可能,我猜啦,她只是想找個主人,發洩一下內心的變態性慾哦!」

  「嗯,不無可能。」

  「倒是你自己得小心,可不要真中了她的毒,到時要脫身就困難了。」

  我想起上回直接插入小沛陰道的畫面,還射在她體內,一切都是在脫軌的常態下發生,她雖說會去買事後丸來吃,但我沒有看見她吃藥的畫面,心裡多少有個陰影。我不是怕她懷孕,而是怕她以此糾纏著我、緊追不放,那是一種麻煩。(關於避孕藥妳一定要知道

  若她真的乖乖買藥來吃,要我在她子宮裡射幾次都無所謂。

  「另外,小塔跟你的關係是砲友,不是性虐待對象,跟O孃的地位是不一樣的。」

  「誰說我會對O孃性虐待了?」

  「你還道貌岸然吶?如果我是你,有O孃這種女人在手上,怎麼可能不把內心所有的變態念頭通通使出來?既然她都親口答應要當你的寵物了,寵物就得服從主人,那是理所當然的啊!」及川講話雖然姬芭,還真教我無從反駁。

  「和小塔可以維持高品質、高頻率的性交,又有O孃可以發洩內心最深處的極度慾望,媽的啦,你太好命了!」

  「別說笑了……」

  及川不說,我倒沒想得那麼透澈。小塔與小沛之於我,彷彿是尊人型雕像的兩隻腳,我承認已慢慢習慣有小塔的生活,就算只是維持單純的性愛需求關係;小沛好像也緩緩踏入我的生活領域,繼小塔之後,隱藏在邪惡背後的頹廢還得要有人來滿足,小沛的出現剛好填補了此道缺口。

  我開始懷疑性慾是自發的,或始終是給外來刺激撩起的?

  「不過,你會不會覺得這樣的生活充滿著看不見的危險?」及川的問句饒具懸疑。

  「怎樣危險?」

  「O孃,這好像是A片裡才看得到的情節,如果我的生活中發生這種事情,我想我的擔心會多於爽快。」

  停住欲反擊的手指,及川說得沒錯,小沛確實給我甚大的壓迫感,只因她來得太突然,與她那存有莫大殺傷力的淚痕,就算她是小塔好友那又如何?小塔是小塔、她是她,如同,Lolita 是 Lolita、Olga 是 Olga,兩者是不同的個體,不同的腦袋即會各懷鬼胎。

  就算,小沛曾被我以手指交達到高潮,那,又能代表什麼?(兩隻指頭的練習

 

  #####

 

【深淵】系列小說連載

【深淵】第貳章.第壹回

【深淵】第貳章.奈央的春天之參

【深淵】第壹章.第伍回

【深淵】第壹章.第肆回

一次跟上【深淵】系列連載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3481a682696e5060
幕後黑手
Oct 17,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