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第參章.第肆回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如果是你,你會選擇性還是愛?偷吃就像走夜路,總會遇到鬼。讓我們一起跌入深淵) 

很少於清晨外出,風寒冷的,卻不比內心困惑的寒。

路邊賣早點的餐車小販吆喝著,一天應該從這兒開始,我站在熱氣沸騰的小餐車前望向車站出口,朦朧地,竟不曉得自己怎會出現在此?清晨時分,我該窩在有女體溫暖的床上,晃晃腦袋才想起之所以在這兒的原因。婷子

內心有飄忽不定的情緒,宛如將白的天邊魚肚被抹上一片雲彩,明明是可以看清楚的,卻無法撥弄沉靜安穩的自然筆觸。很久沒有吃所謂的早餐了,該說,很久沒在外頭吃早餐,自從習慣日夜顛倒的生活後,除了小塔偶爾帶回來的早點,我並無在早上吃東西的胃口,現下一口吞入久違的溫熱,霎時間無法反應咕嚕聲響的肚子到底是抗議還是安慰。

車到站了。

我迎上前找尋熟悉身影,許久沒有瞧過太陽初昇,車站出口穿射過來的陽光竟教我差點無法睜眼。婷子緩緩出現在電子閘門的另一端,人工科技的門欄像是阻隔鵲橋的陰森,好在,織女能夠跨越前來會牛郎。

「怎麼了?」我掛心地問著,婷子臉上掛有一串淚珠痕跡。

她搖頭,挽住我的手臂離開計程車聲此起彼落的車站出口。莫名地,有種溫馨也有股遺憾,不了解遺憾是什麼意思,但溫馨,我很清楚。這是婷子和我走在一起的習慣動作,她將手穿入我圈起來的臂彎裡,像要步入禮堂,輕輕將臉龐倚在我的上臂,帶有些許羞澀。我喜歡的那抹羞澀,差點令我飛上枝頭。

可,枝椏是容易折斷的,在此之前,我得弄清楚難得的片刻風景是否僅虛幻畫布。

「婷,肚子餓嗎?」

「我不餓……」

「嗯。想去哪裡?」我問得心虛。

我曉得她想到廢墟去,但,小塔也許還在房內,方才匆匆離開時沒確定她真的回到她房間去,若帶婷子回到房間卻見小塔赤裸躺在床上,我該怎麼說?這女人我不認識,不曉得哪裡來的;擺明說謊。她是我的乾妹妹,我們沒發生什麼事情;爛理由騙人。她是房東太太,剛好來催繳房租;瞎眼了嗎?

沒機會打電話給小塔確認她在哪裡,甚至,她有沒有開機都無從肯定。我走在地雷陣裡,哪一步會引爆火花都不知道。

「到你房裡去好不好?我想休息一下。」

「好。」

我朝地獄跨入一步。媽的,幹嘛那麼順從。

開車回廢墟的路上她什麼也沒說,眼神漠然地盯著外頭風景,她沒有在天剛亮時到我這邊來,景緻對她或對我而言都是新奇的。我無暇欣賞車外旭日,腦中只有閃過房間的記憶片段,婷子凌晨三點來電後,我大略整理了一下房間,把會引起懷疑可能的所有東西全部收起來,包括丟了浴室垃圾桶內和小沛做愛後殘留激情與腥臭的保險套──不只一個。小塔卻還賴在床上昏睡。

我喚醒她,向她表示婷子再三個小時左右就會到來,她絲毫沒有訝異──那是我該緊張的,與她無關。她沒有多說,繼續陷入沉睡,出門前,我再次喚醒她,要她立刻回房去,卻得到這樣的回答:

「讓我再睡一下,我不會讓你擔心的。」

時間緊迫,我不想遲到,於是匆匆出門,臨關門前還瞧見小塔的內褲脫在房門邊,那是昨晚她回來時對我微笑的解放。她說,還是習慣在我面前穿少一些,給彼此自由與寬慰,如今卻成了我心頭枷鎖,要是她忘記拿走那條內褲,我的自由便不再出現、更談不上寬慰。(當小三與正宮正面對決)

麻煩的女人,若她沒有在我回去前離開,決不會放過她。

「夏,我這樣突然來找你,是不是不方便了?」

「不方便?怎麼會,妳是我最愛的女人,我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不方便。」

「我覺得你的心很亂。」她頓了一下:「跟我一樣。」

「我心亂,是因為不曉得妳怎麼了,我是在擔心妳。妳又怎麼了呢?」

「我……」

緩緩停等紅燈,婷子穿著整齊服裝,看起來與平常要去上班無異,但,如今她卻出現在隔了幾個鐘頭車程的我身邊。今天不是假日,照理說,她不應該出現在這;今天不是約定碰面的日子,還有十九天,照理說,她不應該出現在這;今天不是好日子,照理說,我不應該此時載著她往廢墟前進。廢墟有可能改變彼此的變數存在。

她盯著倒數秒數的路口警示燈,輕輕地說:

「我好累、不想去上班。」

「怎麼回事?」

「我……我覺得心理壓力好大,我不想要那樣,我只想要簡單的生活,可是我沒有能對誰講這些事情,而且,身邊的一切都在逼我、逼我做決定……」

「什麼意思?」車頭轉入廢墟前的最後一個彎。

「我、我……」她又將頭撇過去,語氣壓低:「也沒什麼,只是跟……同事有些不愉快、讓我覺得有點困擾而已,嗯,就是這樣。」

「同事?是男的還是女的?」

「……女的。」男的。

「夏,沒那麼嚴重、你不要想太多,我還可以應付的……」

到了,廢墟。

「如果還可以應付,為什麼大老遠來找我呢?」替她打開車門,語氣仍牽掛,不明白她遭遇怎樣的不愉快,但我相信情況並不單純。跟怎樣的同事相處碰上麻煩?她人緣很好,如此好相處的女孩會與同事有所摩擦?雖然她說是女同事間的過節,可我以為,就這一點而言她並沒有對我坦承。

婷子沒說話。

腳步些許沉重,房間在三樓,樓梯狹窄,我牽著她緩緩朝上爬去,第一次祈禱小塔不要出現在房內。若小塔不在房內,那代表什麼?不到一個小時前她還在我床上,這個事實不會改變,她的味道會留在床單上,婷子不可能聞不到,若她需要休息的話,我亦沒有理由阻止她往我床上躺,該怎麼辦?

扭開房門把鎖進去,我心頓住。她不在。連帶的,原先的床單也不在,換上的是一襲新床單,那是我衣櫃裡的備用床單,小塔怎麼知道我放在那兒?

「房間很亂,來不及整理,進來吧。」客套的說辭,婷子沒在聽。

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相對的,她也不曉得我在想什麼。我和她,突然間像錯身而過的靈魂,看見彼此身體卻摸不著彼此的心,赫然令我有點吃驚,怎麼對於婷子我會有這般感觸?我以為,我們無時無刻心靈都是能交流的,難道沒有住在一起、一個月才品嘗彼此身體一回的生疏可以改變太多?不是那樣吧?

她脫下衣物,肢體動作有些慵懶,許是疲憊,向著我的光滑背部竟勾起下腹慾火

我想和她做愛

雖然身體累了,一大早便起床看太陽,但我想和她做愛。現在。

即使,她的表情告訴我她需要休息,如果可以給份安穩她會相當感激,我還是想和她做愛。本來以為還有十九天才能讓我再次想起婷子的乳房多麼粉嫩、以為還有十九天才可以再次侵入她的陰道感受溫暖,現在,邪念都可能立即成真。去你媽的,我到底是怎樣的傢伙,居然對自己深愛的女友都能發出如此淫邪念頭?(累的時候,就用省力的方式做愛

我將她的外套掛在書桌椅背上,赫然發現一張紙條壓在鍵盤下。小塔的字。

「今晚我沒上班,小沛會來,要不要3P?」

***

 

【深淵】系列小說連載

【深淵】第參章.第参回

【深淵】第參章.第貳回

【深淵】第參章.第壹回

【深淵】第參章.深淵之捌

【深淵】第貳章.第伍回

【深淵】第貳章.第參回

一次跟上【深淵】系列連載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3481a682696e5060
幕後黑手
Feb 28, 2014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