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第參章.第參回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我想起小塔的眼淚。

  是否為真心淚水我一看便知,可,小塔眼裡泛的晶光卻教我心頭疑惑無所遁形,她是個朦朧的女人,如霧中月亮,你看到時便曉得那就是永恆掛在天幕上的明亮,但描述不出其形狀,有時月圓、有時月缺,勾哪一邊的彎,竟然瞧不清楚,她的笑容也是這樣,有時隱約、有時搶眼,勾哪一邊的彎,還是難得清晰。

  她是個朦朧也清楚的女人,躺在床上淺淺入眠時,身體像眷戀母親懷抱的幼兒,她蜷起身子的模樣讓人欲加疼惜,掛在嘴角一目了然的自然,清晰得讓人忘了時間更易忘了身在何處,床,彷彿飄蕩不定的小舟,航向大海,那片邈遠無垠的大海,港口在哪,還看不見。

  她睡了。累了。

  我不常如此靜靜地盯著她看,凌晨三點,還不想睡,陪我讀草稿意淫大半夜的她已經支持不住,窩回溫暖家鄉。小塔躺在我身旁,我摸得到她的身體,但摸不著她的心,接連幾個晚上她都沒有回來,我自瀆,幻想她摸著我的敏感神經喘息,始終填補不了內心逐漸擴大的空缺,那缺口是突然發現的,突然間給自己嚇到時發現的。

  我應該將她當作砲友而已,很單純的關係,喜歡她的肉體,喜歡她的頸子、鎖骨、美背、淡淡起伏的胸前,喜歡她的手臂、纖腰、肚臍、淺淺征服狼心的繞指柔。好吧,我當然喜歡她的美腿、她的翹臀,更愛她那容易濕潤的私處。

  可是,我怎無法撥雲見日地喜歡她的心?

  婷子又好些天沒來電了,上回接到她的電話是五天前,我記的很清楚,因為總數著下一次碰面的日子,她的聯絡少了,連帶的,對於下回碰面的約會也讓我慢慢舉棋不定,愈來愈沒法以肯定的語氣大聲說,下一次婷子會依約前來找我。

  我曉得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也知道她還是會來的,那是我們的約定,她從未失約過,可是,我依稀漸漸給自己心頭隔了些許空間,想要塞進另一抹身影?只是空間有限、時間困難。

  婷子沒來電的沉默日子、小塔沒回來的那幾天,我都和小沛膩在一塊兒。

  在小沛面前,我直接叫她O孃,她本來不曉得其用意,待我解釋之後,她樂意接受了,同床打滾的時間裡,她一一應允了我所有要求,不論變態與否,只要開口她便辦到,似乎,她真將我當成主人那般服侍著。小塔說這女人是可怕的,就算發生關係也得提防些,可在心靈空洞的瞬間,我一點也不在乎小沛或許會要加害於我,就算將我當成那些中年凱子設計也無所謂,縱使我還年輕、二十八歲,距離中年尚有一段歲月,如果命運註定該絕在這女人手上,我認了。

  那是低潮時分的心境,墮落想法竟在小塔開門進來當下,魂飛魄散。是,我那被小沛勾走的魂魄。

  她沒說她去哪裡、也沒說為何數天未歸,本來也是,我沒有立場也沒有理由追問她那些,看得出來她很累,表情有些呆滯,我沒問她什麼,只給她沏了壺清茶,讓茶香驅走她身上的深沉疲憊。

  我喜歡喝茶,沖得不算勤,白天起床後我會先給自己來一壺茶醒神,夜裡,除非是趕稿夜,我會再熱一壺茶慢慢熬過上半夜。趕稿夜得專心,我拿咖啡提神,因為少喝所以咖啡格外有效。色情作家居然喜歡清靜的茶葉,兩種調調搭不起來,自己都覺得好笑。

  小塔算是體貼的,分明累了,仍撐起眼皮陪我讀完草稿,聽我隨口聊些及川的五四三。她對及川這號人物有些好奇,當我告訴她,及川看過【深淵】且認為故事中的小塔魅力無窮而想親身體驗魅力時,她沒有排斥--有個但書,我得先見過及川且確認他不是個大胖子。

  她不喜歡與胖男人發生關係,認為那樣的男人噁心,及川若真想和小塔做愛,前提是他不胖。我問過及川胖不胖,他說很瘦,問有沒有照片佐證,他說沒有,還反問就算給我照片也不能證明確實就是他,要那樣的照片做什麼?的確,他可以隨便上網抓個帥哥下來給我,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問我有沒有視訊設備,我說沒有,也反問他要做什麼?他說,最快的方式就是彼此裝上視訊,來個真假大確認。

  那是更不可能的。

  及川知道我懶、也清楚我討厭拍照,遑論視訊那種直接命中要害的曝光,於是雙方仍在文字上鬥嘴,誰也瞧不見誰。忽然想到「Soft core」,若再熟悉些,也許我能要求她裝上視訊在我面前表露真面目,即便自從上回便沒在線上碰過她,她卻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另類期盼。也許是獸性發情的前兆。

  我同小塔轉述及川的說法,她只攤了攤手,表示沒緣。問她是否想跟及川做愛,她說,若只是嚐鮮倒不排斥,要是對方想發展成習慣關係,就得考慮再三:考慮做愛的感覺舒不舒坦、考慮他溫不溫柔、考慮他懂不懂哪裡才是刺激點、考慮……

  總而言之,小塔能接受與陌生男子的初次性交,但不見得能接受之後的發展。

  我問她,我哪裡溫柔了、讓她願意跟我維持這樣的關係?她笑說只是因為我硬起來的角度剛好頂得到她的G點,每次都插得她死去活來,跟我繼續僅僅為了享受這難得的角度。我笑她淫蕩。她反問我為何要和她保持這種關係?我說,我喜歡她坐在我身上用力前後擺動臀部的感覺,龜頭幾乎可以摩擦到子宮裡面,那濕潤溫暖的癮頭,難以戒掉。她笑我無恥。(G點究竟在哪裡?

  淫蕩無恥,豈不搭配得剛好?只是,一個疏忽便會失溫。

  上回她噙在眼中的淚--我以為是真心的淚,縱使她解釋是適度的情緒宣洩,乃飲酒導致的失態,我都以為只是狡辯,她在我面前哪裡有過儀態?我總看見一個渴求被幹的女人拼命翻開陰唇,用哀求的眼神等待陰莖插入而已。可是,她的解釋並不多餘,我給她台階下,也只是為了想探究到底為何罷了。

  小塔翻過身,被單掀開,乳房露出來,我沒有衝動也沒有觸摸她的敏感,輕輕將被單拉回蓋住她單薄的身軀,不曉得為什麼,我以為有種平靜……卻不安寧。

  電話響起。凌晨三點怎麼會有電話?

  離開床鋪走到書桌前,來電顯示的是教我訝異的名字,婷子。她從未在深夜打電話給我,更不會於凌晨來電,我接起來,卻聽見更意外的要求:

  「夏,你可以六點到車站接我嗎?」

  ####

 

【深淵】系列小說連載

【深淵】第參章.第貳回

【深淵】第參章.第壹回

【深淵】第參章.深淵之捌

【深淵】第貳章.第伍回

【深淵】第貳章.第參回

一次跟上【深淵】系列連載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3481a682696e5060
幕後黑手
Feb 10, 2014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