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慶爺的青春故事連載來到第三集。男孩女孩們漸漸走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然而,在17歲那個最真誠的年紀遇到的那群人,彷彿是烙印在心底永遠深刻的記憶。這天,女孩就帶著這份濃烈的思念,來到男孩所在的城市;但眼前看到的景象,像是刀刃般正蹂躪著她柔軟的心,以及曾經對彼此青春回憶的美好想像。(回顧好精彩的慶爺愛情連載

sex

畢業典禮當天,我只是接著捧花,在台上微微笑,看著底下被鮮花簇擁的博毅。 雖然他不至於是全校的風雲人物,但還是受歡迎的很。

隨著司儀聲音,我緩緩走下台。我沒有過去博毅那裡,而是拿著獎狀緩緩的走回教室。不知道為什麼,一陣莫名感傷。

我坐在桌子前,思考著這三年在這間學校的點滴,桌上還有我打瞌睡時所寫下的淡淡筆跡:「博毅豬」。我笑了出來,連快睡著時想著的還是他。笑完之後隨即再次感傷了起來,多麼希望自己只是多愁善感,杞人憂天,但事實上,我們總會分別,即使現在交通便利,便利到想見面只需要四個小時。

「妳怎麼在這裡。」我回過頭,原來是子安。

「想多看看這裡的景色。」我說。

「博毅在找妳呢。」

「找我幹嘛?道別嗎?」我苦苦的酸了自己。

子安只是靜靜的坐下,沒有多說話,而我拿起那束不知名的花,悄悄的走到他身邊。

「吶,送你的。」我拍了他肩膀。

「幹嘛?」

「畢業典禮沒花拿,多尷尬。」

「你們吵架囉?」他說,而我愣住。

「這麼明顯嗎?」我坐回座位。

「有那麼一點。」他點點頭。

我嘆了口氣,我是不怎麼想提起這些事情,畢竟我們四個人,太熟了。

「關於未來嗎?」子安看見我沒開口,主動問起。

「算是吧。」

「看開點吧,這個年紀的我們誰能去面對未知的未來?」他說,而我笑了出來。

「你知道你每次都會說看開點嗎?」

「我知道啊。」

「可是子安,有些事情看開也沒用。」

「但總比糾結在某個點上還來的好吧。」

他說完之後,我的眼淚就這樣滑落。 我不哭的,從來沒有。 小學時候不小心粗心寫錯痛失第一名沒哭。 國中被變態騷擾我也是嗤之以鼻。 高中要跟博毅出門被父母禁止我僅僅是摸摸鼻子。

但現在卻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滑落。 子安看到我在哭,有點驚訝。也許是因為我總是一副自信滿滿,開朗的樣子。 他的手輕輕顫抖著,擦掉我的眼淚。也許是緊張,也許是憐憫,他的眼神似曾相識,像是那天我不小心在走廊跌倒,博毅輕輕扶起我的那個樣子,很溫柔,太溫柔。

我們之間陷入了靜默,但卻自在的像是獨處。抽屜的衛生紙剩沒幾張,我索性將它們全部抽出,折成四方形。

「子安,你不擔心你以後找不到可凡嗎?」

「為什麼我要找那個臭三八。」他說完我破涕為笑。

「就,很想她的時候。」

「她會自己回來啦。」聽完這句話我心頭震了一下。

「如果不會呢?」

「抓她回來啊。」

「你們真的是。」我笑了出來,卻不是真的感覺愉悅。

「妳很擔心博毅不回來是嗎?」子安一語道破我的心思。

「Sort of.」

「講中文啊高材生。」

「算是吧。」

「裝睡的人叫不醒,想走的人留不住。」他說,而我再次落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