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在那個似懂非懂的青澀年紀,你曾經在晚自習某間關著燈的教室外面,聽見女孩嬌弱的喘息和呻吟;不知道為什麼,你彷彿是就在門內那個濕潤著的女孩,你感覺到體內有一陣又一陣無法抑止的震動,你的耳根子又麻又燙,一路燒到稚嫩的面頰。青春是這種紅的顏色,有渴望也有疼痛,總是不知道該如何釋出或者存留。現在,一起走到慶爺筆下,那個你也有過的濕熱回憶。(我們都假裝自己懂得愛情

sex

「幫我追林語歆,我就當妳的奴隸。」午睡剛起床,桌子前方就出現何子安的聲音。

「首先,你一直都會是我的奴隸,然後,林語歆有男朋友。」我果斷拒絕。

「難道以我們三年來的交情,妳真的不肯幫!」

「你從上個月就盧到現在,到底?」

自從上個月在補習班發現我跟林語歆交談的時候,何子安就對我窮追不捨的追問關於林語歆的事情。

我說同班兩年多一點,他可從來沒有對我這麼認真說話過。

「幫妳買早餐。」果不其然今天又拿出幫買早餐論點,但這個我昨天就聽過了。

「考慮。」毫不猶豫的打槍。

「放學校門口烙餅。」這讓我有點心動。

「沒空。」

「幫妳跟李博毅告白。」

「成交。」這小子這幾天就觀察出我的喜好,真不錯。

「喂,有異性沒人性啊!」他說。

「不好意思這是你先的。」我叫他轉過頭,然後拿出書本。

「噢對了,我今天想吃烙餅了。」在他轉頭過後,我又補上這句。

說說李博毅吧。

籃球隊隊長?不是。 班上第一名?不是。 溫文儒雅風度翩翩?沒有。

他就只是那種你會沒事注意他,但又說不出所以然的人。 他會打籃球,但就只是跟同學朋友打個鬥牛那種。 他會讀書,但也就只是求個及格不被當就好。 他會彈鋼琴寫作文跟老師嗆聲跟同學很好像老大哥,但是不會是那種太耀眼的存在。

我也不至於少女心到整整國中三年高中兩年都沒跟他說過話,甚至說話的頻率更勝過何子安,但我始終抱持著遠遠的差距。 也許我只是不想太過接近而被發現什麼。

除了某次校外露營被分配到同組,在生火的時候多聊了幾句。無非就是調侃了幾句之後在火光裡被他微笑的側臉煞到,從那天起開始默默的更關心他的一切。

至於何子安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其實是個意外。

那天我在補習班樓下的滷味攤買晚餐時,對著同樣也在那買晚餐的李博毅發呆微笑,不巧被何子安看到,從此之後就被他發現我的眼神裡閃爍著一些有的沒的東西。

「李博毅有女朋友。」隔天上學他跟我說。

「沒人規定有就不能怎樣。」

「哇,杜可凡,看不出來妳是這樣的人。」

「其實我也只是嘴砲。」

「妳喜歡他?」

「不確定。」

「他女生朋友很多,都很好。」

「我知道,你也不惶多讓。」我彈了他額頭,畢竟何子安長的眉清目秀,很合高中女生口 味。

從那時候我和何子安有了共同話題,讓彼此比較有話聊之後總是會熟一點。之後補習時開始一起去吃晚餐,一起聊聊他的林語歆,我的李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