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文學:牛角下的情慾之三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天亮了。」我輕輕張開雙眼,用手指稍微遮擋陽光,她裸著身,與同樣赤裸的我相擁在飯店的薄被子裡,從厚重窗簾穿透進來的光線,撒在她的頭髮上,讓她的頭髮變得像朝霞一般,淡淡的橙色。「糟了,我還要趕八點的課呢!」突然想起這樣重要的事情,用雙手把我撐起,並掙扎著找尋我的手錶和眼鏡。

昨晚,吵了一架,我們的性愛很常是用吵架為前戲,問了一句你到底想不想跟我做愛後,一切回歸正常,「當然想啊,你那麼會做愛。」這句話是我說的,我也是金牛座的,我們總是很擅長讓對方覺得自己天下無敵,藉此征服,畢竟征服「無敵」才是真正無敵。「我濕了,我大概十二點多到七賢路,記得到那裏等我。」這才是她說的。

我把摩托車停在七賢路旁的人行道上,來回踱步等待。終於看到一輛綠色的巴士,載著她,跨越一百多公里,來到這裡。她總是最後一個下車,「是她沒錯,牛仔短裙,帆布鞋,長髮。」逆著巴士的光,我一邊看著她的輪廓,走向她,互相摟在懷裡擁吻,她咬了我的舌頭,算是對我們吵架的懲戒。

「是anna sui的香水嗎?」我問她,一邊用鼻尖磨蹭她的耳朵,她似乎有點訝異我為什麼知道,但我其實也不清楚,算是一種對香水味的直覺吧!很多朋友會問我,你今天有噴香水?這樣的話對我而言,就像問我「你今天有穿內褲?」如果問我,「你今天噴某某罐香水?」那我會覺得,她真是品味的夠性感!

買過鹹酥雞和飲料,她還在便利超商裡買了探險活寶的原子筆,我問她這是紀念品嗎?她只說她覺得很可愛,她的手機殼,也是探險活寶。我拿起她的手機,想剝開來看看,竟然是密碼鎖,我假裝無奈的拿著手機望著她,「你一定知道密碼的。」我還是很疑惑,畢竟我不會讀心。「你的生日。」喔天啊,我突然被這樣的親密擊敗!我手機也不看了,一頭栽進她的胸,親吻她。她還在吃鹹酥雞呢,她放下食物,喝了口綠茶。「我想做愛。」她低下頭,在我耳邊輕輕的說。

「愛得像沒有明天。」那一晚,我無法忘記那一晚。她將要高潮的種種反應,微張的唇、發紅的胸,高潮時的尖叫,與越過高潮的軟與哀求,與更加高潮的尖叫。我把她翻轉過來,這一個套子,我想要這樣結束,「這樣好怪好像狗喔!哪有人這樣做的?」她抱怨著,插沒幾下就收手了,改回最基本的,最讓人感到安心的。她的雙腳交叉放在我的下背上,我在她耳邊呢喃「舒服嗎?小狗」她說,舒服是舒服,但那樣就看不到你舒服的樣子了。

我沒有繼續說下去,改用形而下的方式表達認同。「我快要射了。」我喘息的告訴她,並且把她的腿放到我的肩上,更用力更深的角度,進入她的陰道中,摩擦令她尖叫的點。最後衝刺,我掙扎的,插最後一下,我也叫了出來,像是三個月第一次做愛一般,趴在她的身上。

這是我睡著之前最後一次射精,在這之前,地上已經有三個用過的保險套,其中一些有精液,其中一些沒有。沒有的是因為她想用嘴和手結束那一回合。她總會哀求說,「拔出來用吹的好不好?我下面受不了了」拔出來,躺在床上,又是一陣挑逗,讓它又腫、又硬、又翹、又蠢動。精在關口,偏偏臨門一腳,界在要射不射之間。她似乎很享受這樣的過程,和我想一洩為快的表情。「讓我射好不好?」她蹲在我臉上,不時有愛液滴下來。

「好像又變更大了。」她用食指扳了一下龜頭,讓他前後彈。她開始吸吮,並不允許我在摸揉她的陰唇和陰蒂,她想專心的享受。喔,我心想我快射了,腳趾不聽使喚的打直,壓腳板。啊!我小腹往上頂,她把我的精液全部吸進嘴中,我幾乎舒服地流下眼淚。她確定我完全射出來之後,跑進浴室清理。剛射完精有些恍惚,我撐起我自己,走進浴室,親吻剛刷完牙的她。

會口交的女生很多,但會克服恐懼,把精液全部吸到嘴中的女生很少,尤其知道男人不喜歡射一半的女人,又更少。我又親吻她,吸吮她的乳頭,如果她讓我舒服了一次,那我就要讓她舒服回去。這樣來來回回,直到保險套用罄,我們才善干罷休,互擁而眠。

早晨的光線透了進來,提醒我今天是平常日,得趕去上課。真是煞盡風景,我爬起身來,快速的思考要怎麼處理。她拉著我的手,把我拉回床上,問我是不是要上課。我有些難過和抱歉的口吻對她說「是的」,「但你可以繼續睡,睡飽之後再去搭車」,她沒說話,她親吻了我,用手輕輕撫摸晨勃而略帶疼痛的陰莖。我也親吻她,伸手下去摸她,已經濕潤的陰部,撥開陰唇,更多的愛液流下來。「女人早上也會生理反應嗎?」我問她。

「我想做愛,把窗簾拉上吧」她笑著對我說。

我仍然有去上課,在一個半小時之後。課室中,我的陰莖是疼痛而腫脹的;在巴士上,她的陰唇是濕潤而腫脹的,她這樣line我說.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83a3ffb38da08fad
Taurus
Feb 02, 2014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