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文學:牛角下的情慾之一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在還沒開始床上關係以前,當過了一天的朋友關係。我其實不知道事情會進展的那麼快,直到她在機車後座說:「天啊!」我問她怎麼了,她一開始直說沒有沒有,過了兩個紅綠燈,她有些害羞的對我說,她很喜歡我的香水味。味覺,是動物最根本的判斷能力。

第一次是在一家天花板有鏡子的老舊旅館,我望著鏡子,享受兩隻金牛在床上做困獸鬥的模樣。她在我胯下吸吮我翹起而硬挺的陰莖,我幾乎能感受到前列腺液湧出,然後被她吸入。我伸出手揉她的胸部,那麼的柔軟,乳頭粉紅的挺立了起來,每揉一下,她總停下舌頭,發出嬌柔的哀求。我們瘋狂的舌吻,舔舐對方的肌膚。

我套上了保險套,但我並沒有插入,只是以防萬一。我不在第一次與女人上床就做愛,我希望保留機會來給彼此刺探對方的性愛習慣,也不希望第一次就讓女人看到男人射精後「不反應期」的意興闌珊、兩眼無神、一副剛吃飽飯想睡午覺的樣子。

陰唇已經被情挑的濕潤一片了,她的陰部是相當健康的,分泌物豐沛而透明,聞起來只有一股淡淡的,引人雄起的味道,別無異味。我伸出中指慢慢地搜尋她陰道壁上膨起的G點。一點一點的往內探、向上壓-找到了,她的表情告訴我。我開始把全部的專注力集中在中指的指腹上,一次次的按壓,抽插。她的嘴巴慢慢微張,小腹向上拱起,一陣一陣的抽動,我知道她快要了。「不要了好不好?我快要受不了了。」她軟語的哀求,我刻意放慢手的動作,伸出舌頭和她接吻。「你怎麼知道那個點?」「這種感覺我以前沒有過」她邊喘息邊問我,我細心地向她解釋,又一邊伸手下去示範,又一次,讓她來到了潮吹的邊緣。

她擔心台中家裡的小狗,所以搭了夜車回家,沒有過夜。她回到家後跟我說:「我在車上的內褲都沒乾過,你怎麼辦到的?」接近潮吹的感覺像是電流一般持續迴盪在陰道和腦門之間。進了浴室,她的陰唇因為興奮充血,紅紅膨膨的,她自慰了,揣摩著方才未央的性愛。洗完澡睡前的電話中,她告訴我:「下次,我要跟你做愛。」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83a3ffb38da08fad
Taurus
Jan 22, 2014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