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還不知道什麼是「#FreeTheNipple」,請給臉紅小編簡短敘述的一分鐘。冰島一名17歲少女 Adda Smaradottir 為了對抗 facebook 審議機制所上傳的上空照,遭到網路霸凌,照片被強迫下架,引來更多人不分男女的聲援。他們上傳自己的上空照,並標籤 #FreeTheNipple 來表達性別平權。(推薦閱讀:為何我不能露兩點?寫在#FreeTheNipple 被臉書「賜死」之後

前幾天,美國流行天后瑪丹娜更在 instagram PO 出一張大尺度全裸照,瑪丹娜說自己過去曾上傳露點半裸照,因違反 instagram 用戶不得上傳「含有裸露或粗暴色情的成人內容」照片而遭到刪除,她不滿 Inatagram 的審議機制,於是重新上傳一張上空照,並且寫下「為什麼我們可以露臀卻不能露胸?」

也讓我們想到攝影師 Rupi Kaur 在 Instagram 上傳「經血照」連被下架兩次的事件。Rupi Kaur 對此反擊:「謝謝 Instagram,你們的反應完全符合我的作品想要批評的問題。我不會道歉,這個厭女的社會樂於看到我穿著裸露的照片,卻不能接受這一點經血外漏。」

不論是 Facebook 或是 Instagram,不論是乳頭或是經血,我們都想對所有「審議機制」說:「嘿,我的身體自由,不需要你審查。」

很多人問:「為什麼可以在網路上散步這些色情照片?」可是我們也想問:「為什麼同樣是上空照,男人能無時無刻掀開衣服秀出胸肌,而女人露出乳房便是色情?」

這麼一談,彷彿色情是萬惡不赦的、女人的乳房會引起情慾聯想所以是不道德的,可是這些準則又是哪裡來的呢?我們怎麼把女人的乳房聯想至色情、又怎麼把色情歸類為一項不能開口言說卻每天都在發生的秘密?

情慾的鬆綁,是鬆還是綁?

性器官是我們的身體私秘處,卻又無處不受到社會規範的束縛,我們「應」如何對待我們的身體,甚至如何看待慾望本身,絕非是我們自己可以全權決定。即便在這個說好要「鬆綁」對女人壓抑的2015今日,社會仍以規訓女人符合「主流價值」的方式鬆綁兩性的自由,好比我們稱女人的比基尼照養眼、但一旦走光那就是一件糗事了,於是媒體一面嘲諷女星走光圖,一面爭相用各種角度博得走光一照。

而當《慾望城市》中的場景——姐妹們聊著都會性愛、追求情慾自主、追求「自己的生活」,搬演至台灣後的變質,我們不得在公共空間如此做自己,因為台灣社會拒絕你的誠實。我們在主張情慾自主時,常受到誤解以為在倡導「性放縱」,於是當女人在下午茶時光暢談起昨日的翻雲覆雨時,不免得來一陣側目,路人的白眼就像替她們冠上「拿去浸豬籠」之罪。(延伸閱讀:千面女性情慾:學術圈、社會運動與大眾文化中的女性情慾

你能想像嗎?美其名的「鬆綁」,似乎是以「鬆」的假想空間,行「綁」之實。

無論從人權或兩性平權出發,性自主與情慾自主受最基本人與人之間之互相尊重,畢竟,你不能幫我自慰、我不能幫你高潮。 或許每個人的性道德觀因環境教育有不同的樣貌,但只要並未侵害到他人,我們應當尊重個人情慾的表現,使每個人的身體不受到壓抑捆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