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你听过“母猪教”吗?母猪教起源于 PTT 名人“母猪教教主” obov,热衷以各种行为来判定女性是否为“母猪”而蔚为风潮,可能被判定为母猪的行为包括“性关系混乱的滥交女”、“将男性当成免费提款机的拜金女”、“只要权利不要义务的父权自助餐女”等。

近日 PTT 上掀起了“母猪之战”。事件起源于女人迷一篇纪录苗博雅参与“性解放の学姊”性别讲座的演讲内容,内容讲述韩国随机杀害女性、韩国网路社群 Ilbe 极右仇女到台湾新兴的“母猪教”,指出“厌女文化其实是反映了背后的焦虑”。

这篇文章被转载到 PTT 上,引起正、反意见激烈讨论。其中反方代表 PTT 网路名人“战神”苏美反驳:“母猪到底是什么,目前为止或许没有人有明确的定义⋯⋯因为母猪和那些女生比起来,对人类的贡献大多了”,并定义母猪为“利用其性别优势做一些寡廉鲜耻,极尽不要脸的事情”,最后批评苗博雅从北一女、台湾大学毕业,享受最多社会资源,却“打着社会运动和性别平等的口号,发表一个这么莫名其妙的演讲”。

母猪既然是“利用其性别优势做一些寡廉鲜耻,极尽不要脸的事情”的族群,一般人要当母猪应该有一定门槛。于是,实事求是的脸红红根据网友整理的“母猪定义图集”,整理出一张母猪宾果,诚挚邀请所有猫女、猫男前来测试看看自己是否是“母猪”!(延伸阅读:女人“很想要”又怎样?专访周芷萱:“社会要接纳性别与情欲的更多可能”

母猪宾果:“我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母猪”

做完你是否发现,要完全避免成为“母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以下是脸红小编自己实测图:

母猪宾果:“我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母猪”

如果好女人的定义、坏女人(母猪)的定义都由特定人士制定,那么究竟是谁掌握了游戏规则?除了法律,又到底是谁有权力规定谁必须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你当然可以拒绝做爱:5 招让你婉拒没有感觉的性爱

透过上面的宾果图,不难发现多数针对性别的攻击,其实指涉的都是个人的行为。脸红红的存在,就是想创造一个不分性别、每个人都能自在讨论情欲的世界。我们想呼吁大家停止散布、助长仇恨性言论,让每个人都能以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好好活着。

参考来源

母猪定义图集

没有人有权说你是母猪

〉〉邀约污名:约炮为何说不出口?

〉〉从抚摸开始认识妳的身体,找回身体的自主权

〉〉约了第一次就“不再干净”?女人约炮的道德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