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脸红评时事】日本女团 NGT48 成员山口真帆,去年 12 月时,在家中遭到两名陌生男子袭击,她在噤声了一个月后,本月 8 日,终于忍不住在社群坦白这段令她害怕恐惧的经过,但两天后, NGT48 演场会的最后,她却被安排到台前,向粉丝们鞠躬致歉。这件事,也让我们不禁思考:“为什么身为被害者,却需要道歉呢?”(推荐阅读:辅大性侵受害者道歉了,那些欠她道歉的人,都去哪儿了?

日本女团 NGT48 成员山口真帆,在本月 8 日,透过 SHOWROOM 及 Twitter 的社群,倾诉去年 12 月 8 日晚间回家时,在自家公寓玄关前,遭到两名陌生男子捂嘴、掐住脸,企图施暴,好险她机警逃脱,并没有受伤,但两名嫌犯在隔天被警方逮捕后,因为无法证明有犯罪的意图,而不予起诉释放。

山口真帆在本月 8 日的直播影片中哭诉,事情发生后一个月以来的担忧与害怕,为了不影响 NGT48 的事业,强忍了 1 个月,却不见经纪公司有任何的作为,忍不住才向大家公开这件事。她在影片中哭着说:“当时真的以为自己要被杀掉了......”然而,这个影片随即被删除, 10 日时,在 NGT48 三周年演唱会中,山口真帆在演唱会的最后,鞠躬向粉丝们致歉。

她先哽咽的说:“因为我引起了这么大的骚动,我真的感到十分抱歉。”并 90 度鞠躬致歉,粉丝的掌声如雷,高喊要她加油,但她的道歉,也引起许多粉丝对于经纪公司的不满,纷纷质疑:“为什么要由被害人出面道歉呢?”

为什么被害人必须噤声、甚至道歉?

山口真帆在事发过后,噤声了足足一个月,在她终于鼓起勇气说出口后,又遭到施压删文,甚至公开鞠躬致歉,为什么身为被害人的她,却必须要致歉呢?

第一、社会对于被害人的同理心仍不足。

虽然山口真帆幸运逃出,并没有受到身体上的伤害,但两名陌生的男子,在她原本认为最安全的家中袭击了她,她所受到的恐惧与精神上的伤害,绝对是难以估计的。但这个社会却往往认为被害人的追诉,是在带给社会麻烦与困扰,就像是台湾八卦版,常常指责被害者“台女动不动就想吉人”、“越想越不对劲”,而被害者也担心别人会觉得自己的大惊小怪,而不敢选择噤声,或是向像山口真帆一样,为“自己造成的骚动”道歉。(延伸阅读:从 ISIS 绑架事件看日本道歉文化:“对不起,我的孩子添麻烦了”

第二、觉得这件事情不光彩,担心流失粉丝。

许多被害人的家人,甚至被害人自身,都会觉得受到性暴力这件事是很丢脸、羞耻的,因此宁可关起门来吞忍,也不愿意将事情公开追诉正义。有些被害者的家属会在知道女儿受到性侵时,反过头来骂她,要她不准跟任何人说,以免嫁不出去;山口真帆为何道歉?或许可以把经纪公司类比成她的家人,经纪公司害怕她因此失去粉丝,做的第一件事情,反而不是为她追诉犯人,而是要求她噤声、道歉,以平复舆论。

(以上图片取自:山口真帆与 NGT48 直播截图)

抬起头吧!我们没有什么好道歉的

已经毕业的 NGT48 前队长北原里英,在听到山口真帆道歉后,在推特上为她声援:“抬起头来,妳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没有什么好道歉的。”

如果妳也曾经是“山口真帆”,脸红红想说,妳不需要急着去否定、检讨自己,更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妳并没有错,错的是伤害妳的人,请轻抚心中那受伤的自己,告诉她:妳已经够勇敢了。(延伸阅读:打破性侵迷思:无论我穿什么,都不是性暴力的藉口

光只有“山口真帆”一个人的勇气,不足以暴力,我们的社会更需要一个有“同理心”的保护网,温柔的理解被害人的痛苦与害怕,再一一接住她们,告诉他们:“亲爱的,这不是妳的错。”因为唯有当她们的伤口不再隐藏,才有愈合的可能。

脸红红的母站— —女人迷,与现代妇女基金会共创 正视性侵——陪伴、诉说、复原的性别教育之路 专页,我们邀请曾经因为性侵、性骚扰而受过伤的你,透过线上匿名的方式说出受害经历,现代妇女基金会的专业人员会线上回覆并给予心理支持,并转介适合的社会单位、陪伴机构,让温柔修补,给出力量。

Written by 脸红小编 Sunny

你不孤单,因为我们也是 #MeToo:

台湾谈 #METOO 之难:我有魅力,不代表你有权力性侵

钮承泽性侵之后:有罪推定、咎责被害者,#MeToo 运动的挑战

性侵证据取得困难怎么办?15 张图看性暴力法律及统计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