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臉紅評時事】日本女團 NGT48 成員山口真帆,去年 12 月時,在家中遭到兩名陌生男子襲擊,她在噤聲了一個月後,本月 8 日,終於忍不住在社群坦白這段令她害怕恐懼的經過,但兩天後, NGT48 演場會的最後,她卻被安排到台前,向粉絲們鞠躬致歉。這件事,也讓我們不禁思考:「為什麼身為被害者,卻需要道歉呢?」(推薦閱讀:輔大性侵受害者道歉了,那些欠她道歉的人,都去哪兒了?

日本女團 NGT48 成員山口真帆,在本月 8 日,透過 SHOWROOM 及 Twitter 的社群,傾訴去年 12 月 8 日晚間回家時,在自家公寓玄關前,遭到兩名陌生男子摀嘴、掐住臉,企圖施暴,好險她機警逃脫,並沒有受傷,但兩名嫌犯在隔天被警方逮捕後,因為無法證明有犯罪的意圖,而不予起訴釋放。

山口真帆在本月 8 日的直播影片中哭訴,事情發生後一個月以來的擔憂與害怕,為了不影響 NGT48 的事業,強忍了 1 個月,卻不見經紀公司有任何的作為,忍不住才向大家公開這件事。她在影片中哭著說:「當時真的以為自己要被殺掉了......」然而,這個影片隨即被刪除, 10 日時,在 NGT48 三周年演唱會中,山口真帆在演唱會的最後,鞠躬向粉絲們致歉。

她先哽咽的說:「因為我引起了這麼大的騷動,我真的感到十分抱歉。」並 90 度鞠躬致歉,粉絲的掌聲如雷,高喊要她加油,但她的道歉,也引起許多粉絲對於經紀公司的不滿,紛紛質疑:「為什麼要由被害人出面道歉呢?」

為什麼被害人必須噤聲、甚至道歉?

山口真帆在事發過後,噤聲了足足一個月,在她終於鼓起勇氣說出口後,又遭到施壓刪文,甚至公開鞠躬致歉,為什麼身為被害人的她,卻必須要致歉呢?

第一、社會對於被害人的同理心仍不足。

雖然山口真帆幸運逃出,並沒有受到身體上的傷害,但兩名陌生的男子,在她原本認為最安全的家中襲擊了她,她所受到的恐懼與精神上的傷害,絕對是難以估計的。但這個社會卻往往認為被害人的追訴,是在帶給社會麻煩與困擾,就像是台灣八卦版,常常指責被害者「台女動不動就想吉人」、「越想越不對勁」,而被害者也擔心別人會覺得自己的大驚小怪,而不敢選擇噤聲,或是向像山口真帆一樣,為「自己造成的騷動」道歉。(延伸閱讀:從 ISIS 綁架事件看日本道歉文化:「對不起,我的孩子添麻煩了」

第二、覺得這件事情不光彩,擔心流失粉絲。

許多被害人的家人,甚至被害人自身,都會覺得受到性暴力這件事是很丟臉、羞恥的,因此寧可關起門來吞忍,也不願意將事情公開追訴正義。有些被害者的家屬會在知道女兒受到性侵時,反過頭來罵她,要她不准跟任何人說,以免嫁不出去;山口真帆為何道歉?或許可以把經紀公司類比成她的家人,經紀公司害怕她因此失去粉絲,做的第一件事情,反而不是為她追訴犯人,而是要求她噤聲、道歉,以平復輿論。

(以上圖片取自:山口真帆與 NGT48 直播截圖)

抬起頭吧!我們沒有什麼好道歉的

已經畢業的 NGT48 前隊長北原里英,在聽到山口真帆道歉後,在推特上為她聲援:「抬起頭來,妳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沒有什麼好道歉的。」

如果妳也曾經是「山口真帆」,臉紅紅想說,妳不需要急著去否定、檢討自己,更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妳並沒有錯,錯的是傷害妳的人,請輕撫心中那受傷的自己,告訴她:妳已經夠勇敢了。(延伸閱讀:打破性侵迷思:無論我穿什麼,都不是性暴力的藉口

光只有「山口真帆」一個人的勇氣,不足以暴力,我們的社會更需要一個有「同理心」的保護網,溫柔的理解被害人的痛苦與害怕,再一一接住她們,告訴他們:「親愛的,這不是妳的錯。」因為唯有當她們的傷口不再隱藏,才有癒合的可能。

臉紅紅的母站— —女人迷,與現代婦女基金會共創 正視性侵——陪伴、訴說、復原的性別教育之路 專頁,我們邀請曾經因為性侵、性騷擾而受過傷的你,透過線上匿名的方式說出受害經歷,現代婦女基金會的專業人員會線上回覆並給予心理支持,並轉介適合的社會單位、陪伴機構,讓溫柔修補,給出力量。

Written by 臉紅小編 Sunny

你不孤單,因為我們也是 #MeToo:

台灣談 #METOO 之難:我有魅力,不代表你有權力性侵

鈕承澤性侵之後:有罪推定、咎責被害者,#MeToo 運動的挑戰

性侵證據取得困難怎麼辦?15 張圖看性暴力法律及統計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