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知道這大概是個老梗;但當黃欣被辱罵為「婊中之婊」的時候,既有性別秩序的歪斜與刻板卻仍呼之欲出,並且字字真實。

讓我們暫時跳出讓人鬼打牆的麥當勞廣告,回到性別本身。

小編已經不只一次聽過身邊的女性友人說到「我已經不是處女了,我會不會嫁不出去?」、「我之前和這麼多人發生過關係,我完全不敢讓現任男友知道」、「我常常都有性需求,我覺得有砲友沒什麼不好......」

於是,她總是為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堅守自己的「乾淨」、她感受到情慾的存在卻需要特別聲明;女人們會害怕自己被說「愛玩」,因為愛玩可能就等於「骯髒」,髒了就不會有人愛妳。(【臉紅短評】奇怪了,太陽花女王喜歡做愛有什麼不可以?

再看看大眾媒體包裝的男藝人們:曾經風流情場的男人終於決定成家立業,為感情從此專一,這會叫做「浪子回頭」;接下來還會有某某女人如何征服浪子的幾個技巧、想要幸福的女人們不得不學。

然而,這專為女人打造的一切「潛規則」,只會越來越讓人感到嗤之以鼻。

誰說「弄髒」自己不需要力氣?

以小編的話來說應該是:「誰說戀愛、做愛不需要力氣?」無論是男人或女人,當我們經過一個用一個的伴侶 / 砲友時,也是自己確實花時間、情感,到身體情慾的流瀉與接受;你將為此而有所改變,無論更好或更壞,你在被慾望與慾望他人之間,有了一次又一次的失去與獲得。(邀約汙名:約砲為何說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