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起床点开电视,打开报纸,连上网路,大家看到的是什么?国民主厨阿基师被爆套头携妹上摩铁,太阳花女王以“大家都说我非常紧”疑似援交的姿态跃上壹周刊。

sunflower

今天想特别来聊一聊刘乔安。

反服贸期间,刘乔安因为外形清丽而被封为“太阳花女王”。当时新闻龙卷风名嘴彭华干与戴立纲就曾对她萤幕前的身体有过一番意淫言论。今日,壹周刊爆出由香港男子提供的画质清晰影片,直指刘乔安是高级援交妹,价码高达十万,不给讨价还价。许多人跳了出来说“看吧!就知道她没这么清白。”“早知道当初就不要帮她说话了。彭华干表示__”

影片中,刘乔安说“虽有生过小孩,但我不是自然产,大家都说我很紧”、“我不是一般的 Prostitute,我只是 only make love”、“大家都说我很 Tight(紧),如果我很 loose (松)的话,也不会有这个价码吧。”

新闻爆发后,媒体群起猎巫,不是关心此事究竟是遭人设计还是真有其事,而是想着怎么让这件事越演越烈。群众也没闲着,有人讨论产后该怎么恢复紧度(如果你想知道,脸红红有凯格尔运动的四种练习);有人说女生应该自爱,本来就不该独自前往饭店与人会面(忍不住想推荐这些人来看脸红红);有人想保护刘乔安说别再抹黑她了;有人预测本周关键字就是“我非常紧”,但怎么都没有人跳出来说:“对!喜欢做爱错了吗?”“为什么我们不能承认自己喜欢做爱?”(回顾一下,‘我要强奸你’的小茉莉事件

脸红红倒觉得刘乔安其实不需要保护,因为她有绝对的资格享受自己的情欲,去摸索自己的身体,去承认自己喜欢性爱。而把“享受性爱”与“不清白”画上等号,才是媒体最大的抹黑。

又或者说,为什么女人的身体一定要很清白呢?为什么当她在影片说自己喜欢做爱,太阳花女王的形象就彻底瓦解了呢?当一个女人大方展现情欲,谈论“紧与不紧”,为什么要闹成这么大的新闻?是因为她很正还是因为她不符合社会的清纯期待?今天就算刘乔安真的援交从事性交易,说真的,她何错之有?轮得到整个社会一起来公审她吗?

我忍不住想,或许今天刘乔安只是怕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并不生处于一个容许女性展现情欲的社会,她发现公开情欲只会让自己成为箭靶,众人公开嘲弄她,再私下询问她价码砍价。不老实的社会,让她只能再一次的缩回体制之内,扮演大家心中纯净的“太阳花女王”,于是我们再一次让“性爱”成为不能说的秘密。

多么可惜,这样的契机,正是让我们好好来谈谈性的时候,把性的话题搬上台面,严肃地谈、有趣地谈、开放地谈,随着时代演进,我们的社会对于“性”也该有更开放的想像了。

别再把性当做只能关起门来谈的事,打开门后就百般不认账。

因此,脸红红想发起一个活动,邀请看到这篇文章的男孩女孩们到留言区写下,#我喜欢做爱的理由,我们的社会正需要多一点的反抗与撞击,让新的可能诞生。

希望有一天,“享受性爱”,不需要再被贴上“堕落染黄”的标签,而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脸红红跟大家一起加油!(台湾媒体听着!请放过非自愿性公众人物)

在脸红红,大方谈论性爱

四个“爱前操”,让你的性爱技巧更上一层楼

穿什么是我的自由!裙子在短都不该被这样说

五个连男人也不知道的性爱知识,你来告诉他

我们应该诚实面对性

六个闺房必备的激情姿势

高达92%%的台湾女人赞成婚前性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