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進入妳,聽見妳口中發出的呻吟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其實不管我的衝動是什麼,它從來沒有實現過──在變幻莫測的慾望之中,每一次想要做愛的理由都不一樣,不變的都是我想要插入妳的下體,聆聽妳口中發出來的呻吟。

不過事情並沒有這麼單純。

我開著車,眼角不時瞄著望向窗外的妳,如此沉靜、如此凝謐、如此聖潔。我刻意放慢速度,想讓流動的時間多一點的凝結,而在我心裡的慾望更能夠聚集在某一點當中,就在我與妳之間的當下。是啊,我們沒有未來,只有當下。從以前到現在,我們口中說的都是同樣的語言。

可是慾望已經成了我們不成熟的過去。倒也不真的是說現在的我們就是成熟的,而是以前的我把與妳做愛當成滿足妳的儀式,我總是置身事外的看著;直到這一切都成為過去式,我無法再吻妳的現在,我才知道我多麼渴求妳的一切。妳離去,帶著心滿意足離去,而我像未竟的挺立者,只能微微搓弄著我的下體,欲射還休的存在。

我想吻妳多情的唇,我想輕咬妳挺立的乳體,我想沉浸於妳多水的下體,我想置入妳發熱的陰道,我想達到屬於我們的高潮──性愛從來就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與其說是滿足自己的慾望,不如說是我想要看到妳多蜜的表情。只有在床上展現高昂的自我時,才是妳最美的樣子,而我制式的動著下體,沉溺於妳的臉,妳的高潮,在無可自拔之下射精,完成我們兩個之間的交媾。

若不是妳,一切都只是虛幻的想像;若妳在,世界遽然變得真實。

可是妳不在了。夜深人靜時,我只能在眾多AV女優身上,支離破碎的尋找妳的身影,像是撿破爛似的,檢索妳在我心裡留下的身影。但是他們不是妳,所以我只能自慰。把空虛射出,並徒留空虛。無止盡的輪迴,在這其中與我相伴的,終究不是妳,而是自我架構出來的欺瞞世界。

僅是如此罷了。

有次在床上,妳哭了,妳說我對妳只是慾望而已。這當然不是真的,我要的是屬於妳的溫度,因為我愛妳,就在妳離去之際到現在,我仍然毫不猶豫的說著我愛妳。做愛只是我愛妳的形式之一,我能夠把真實的妳抱在懷中,妳能夠真實的把我納入妳的裡面,除了此時,我們何以相融?

不管是為了什麼,讓我們做愛,好嗎?

我只想要你

當一切都剛剛好

性,是唯一的方式讓我體會愛

今晚,你想成為誰

我想成為你的唯一

如何成為他的唯一?

說不出口 我愛你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4b2b4521bf1d7815
colorfull
Jun 09,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