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你就是想跟她过一辈子,有些人,你想跟她传宗接代,而有些人,你只想跟她做个爱。但长久以来,我们都把这三种角色的对象混为一个人,其实,不应该是这样的吧。所以,有时候,我真的想问 只是做个爱,不行吗?。我不是沙文,我只是非常诚实而已。

V 坐在我的身旁,车正在开往基隆的路上,隧道外的雨下得跟毛毛虫肚子里拉不完的屎一样,没停过。

“我想,我们还是先分开一阵吧”

时光 回溯到我们还刚在一起的时候,她跨坐在我的身上,抚摸着我,我们讨论口交的道理。真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何都喜爱口交。 她歪着头问我。

我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就跟亲吻一样啊。人们为何喜爱亲吻?不就是想要贴得很近,近到都已经要黏在一起了那么近,没有衣服,甚至没有肌肤的隔阂那么样的近(嘴唇是少数外露的感觉器官),然后,再继续延伸下去,想再更近,就只有“合”了,合在一起,你在我里面,我在妳里面。

生物的本能,不就是 合而为一 吗?

各种形式的合,我想,都是为我们的身体所祈求的吧。

‘我觉得你这么说... 有点绕太远了噢。’她不置可否

可是是真的啊,亲吻到了后来,还想再更近,再更贴合,再更里面,再更深入。这是身体的需要,也是爱的一种表达。可是又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做爱,怎么办?所以也许是因为这样,有一天,人类就开始发明或发现舌吻的美好。

‘我看你是在唬我吧。’她似笑非笑

口交也是吧。有一天,我们的老祖宗们,在白垩纪的海滩上打滚,突然就发现了,啊~有一个温暖而又包容的地方,可以将我的一部分放进去,又湿润又敏感又贴近,而且不用多生小孩,多么完美!有谁能够阻止这样的想望呢?自此以后,这消息和此一新招数,大概就在那片白垩纪的沙滩上传了开来吧。

V 笑着摇头说 - ‘才不吃你这套。’

虽然她这么说了不吃我这套,但当晚她还是吃了。

她温柔的给了我她那温暖而又包容的口舌,而我,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敏感而又舒服的感觉。

有什么比得上经验不多却又有好天份的女孩呢?一个我曾经想过跟她传宗接代,也想做爱,也有异常温暖口舌的女孩。

有些人,你就是想跟她过一辈子,有些人,你想跟她传宗接代,而有些人,你只想跟她做个爱,或是想被她含在嘴里......

一起来分享怎么 大家怎么克服咬咬的障碍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