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做愛,但不愛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愛上一個眼中沒有自己的男人,原以為用一個晚上就可以將他留在身邊,但我錯了。一個晚上不但沒有留下他,反而將他越推越遠,遠到再也無法靠近。不願把這一切說破的我們,繼續當著不再聯絡的朋友,facebook、whatsapp 不再回應的你,癡癡等待你的回覆,只能透過朋友得知你的消息。這樣的關係,到底還要維持多久?

好不容易透過朋友約到了你,三人的晚餐約會,早已明顯感覺到你不在我身邊了,看見你身邊坐了另外一個她,不願再看下去的我,傳了簡訊給他。

多少年了,我們之間總是每當我傷心,你就會在我身邊,你就會成為我的避風港,你就會是個不多話的知己,你就會是那個保護我的人,我們做愛,但我們卻不愛上對方。

「你在店裡嗎?」

「在阿!」

「我可以過去嗎?」

「好阿!來吧!」

坐上計程車來到熟悉的地方,一進門一見到你似乎像是一個溺水的人看到了救生圈一樣,只想要抱著你。

你問:「喝醉了?」

我:「嗯...」

「去那裡坐吧!到杯水給你。」

坐在沙發上發呆的我滿腦子都是剛才看見她和他嬉笑、咬耳朵說話的情景...而懂我如你的你,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什麼也不問,不知過了多久,你開口了:「今晚要來我家嗎?」

「嗯...」

「那麼等我一下,我收一收準備打烊。」

一起走在凌晨四點的街頭,你牽著我的手,一句話也沒問只是一起肩並肩的走著,一起回到了對我而言既熟悉又陌生的家...

你:「去沖個澡吧!我拿浴巾給你。」

不發一語的我走進浴室把自己給鎖了起來,機械式的沖洗著自己,眼淚卻不自主的掉了下來。

走出浴室眼眶泛紅的我,你沒多問只是幫我把頭髮吹乾,然後溫柔的把我抱在懷裡,在那一瞬間我感到安全無比。

也許是酒精發揮作用了也或許是感到自己是安全的,我沈沈的睡去,不知睡了多久,當再度睜開眼時早已天亮,看見沈睡在身邊的你,我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樣,我靜靜的看著你,不知看了多久,你睜開眼回望著我,慢慢靠近我的你,用你那柔軟的雙唇佔據了我的,在接觸到的那一剎那,所有的事情變得不一樣了。

空氣中瀰漫著無限的情慾、性慾,在那一瞬間我只想要你,只想要你埋進我的身體,你吻著我的脖子、耳朵,慢慢的往下,雙手溫柔的輕握著我的雙乳,嘴裡含著我的蓓蕾,另一手逗弄著我,在你的愛撫之下我的蓓蕾變得尖挺,在你的挑逗之下,我變得越來越想要你,我的手套弄著你的硬挺,你在我耳邊對我說:

「你好濕喔!想要我嗎?」

「嗯!我要你,我好想要你!」我的話語對你似乎成了一種鼓勵,你用力挺進我,那規律的律動,情慾充斥著整個房間。

在一陣快速律動之中,我們都迷失了,迷失在我們一同創造的高潮之中。

我躺在你身上喘氣,不知過了多久,你開口問到:「為什麼要那麼傻?」

「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喜歡上他了。」

「笨蛋!他心裡根本就沒有你,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我知道,我只是一時過不去罷了!」

你沉默不再多問也不再多說。

「我要回去了,幫我叫車吧!」我起身穿好衣服,你陪我下樓搭車,上車前你給了我一個擁抱。關上車門,我再度變成那個高喊單身萬歲的我。

做愛不談愛,能嗎?

只是做個愛,不行嗎?

他和她都在問:

有過砲友的關係嗎?

你接受純肉體關係(砲友)的存在嗎?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A.C.
Jun 05,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