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你懂不懂?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此刻,我沒有多餘的感覺,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

酒醉的身體、四肢是這樣沈重,H沖完澡後,上床來到我的身旁,關心的摸摸我,稍早之前,他扛著我回到家中,又脫去我全身的衣物,幫我洗了個澡。中途還吐了他一身,好不容易才終於將我打點上床,他撫摸著我全身滑嫩柔軟的肌膚,在他溫柔的觸摸下,我情不自禁的,呻吟。

從後背擁抱著我,他強壯的胸膛緊貼我背上細緻的皮膚,是那樣讓女人心安的厚實,正當我享受著他對我的呵護,我感覺到從臀部的一股騷動,堅硬、挺立,他的手掌也開始不安份,伸進睡衣直達胸前兩座柔軟但早已漲硬的乳頭,等不及他的搓揉。

「嗯嗯...H,好舒服喔,我要你吻我,現在」

突然得到我的鼓勵,H迫不及待的翻身壓上我,粗暴的脫去我的內褲,並跪坐在我的雙腿間,接著將我的雙腿用他強壯的身軀,極力的撐開,絲毫不留退路、衝動的褪去我的睡衣,我的裸體呈獻在他貪婪的、慾火焚燒的注視下,低頭吻住我,用他的舌頭攻陷我唇裡的炙熱,雙手沒有空閒著,熟練的搓揉我那對讓男人都想入非非的雙乳。

吻著吻著,直到H終於不再滿足於現狀,他開始向下開發我。他的嘴來到我的雙峰,就像嬰兒見了奶嘴般一口咬住我敏感的山頂。

「啊啊啊...不要...好爽喔」我忍不住淫叫出聲,讓H得意忘形,

「不要?不要停是不是」他喜歡看我放浪形骸的樣子。

他的手指繼續進攻濕答答,水流不停的禁地,吱…吱吱...空氣中清楚聽見這樣令人害羞心跳的聲音,他的手指搓著我的液體,吱吱作響。

「...我...我要你...求你」受不了他的百般挑逗,跪坐在我雙腿中間的H,一把拉起我,我順勢坐上他的身體,雙腿靈巧的盤住他的腰部,扣住我的男人,等他徹底的進入我,期待著。

但是H沒有直接進入,先是與我面對著擁吻,吻我的唇、脖子,又吻了乳頭。

我像是飢餓的動物,抗議著,朝他脖子懲罰性的一咬,烙下愛的印記。

突然被我咬了一口的H「妳種我草莓,萬一被公司的人看見...好啊,有妳受的」

語畢,將我推倒,隨後跟著重重壓制上來,掏出他的武器,狠狠的插入我,

「啊...」雙腿向上勾住他的腰間。

「妳這淫娃...看我怎麼收拾妳...」一陣陣猛烈的、快速抽動。

讓我再度無法克制的,一片淫聲浪語,

「啊...啊...用力...好爽,我好爽...怎麼辦,好舒服」

「舒服是不是?舒服是不是?妳說,誰讓妳種草莓的?我有說可以嗎?」

我猛然搖頭「...不...不可以...啊啊...」

「那妳為什麼還種?嗯?妳有沒有錯?有沒有錯?」

H繼續狠抽猛插,陰道和陽具互相磨蹭的吱吱聲大作。

「有...我有錯...啊啊啊啊啊...下次不敢了,不敢了」

H將我翻過身,狗爬式,試圖更加深入我,還是凶猛的抽插,啪啪啪啪啪,皮膚的拍打聲作響,

「爽不爽?要我射在哪裡?啊?射哪裡?」

「射在屁股裡」我已經高潮了三次,虛脫之前也想要取悅屁股,H立刻拔出,黏答答的液體附滿整根陽具,隨即立刻插入後庭,準備做發射前最後的衝刺,

「啊啊」肛門的緊實,讓H也受不了低吼暴發。

乳白色的精液緩緩從肛門流出,陰道也因為抽插過猛還沒退潮,H射完直接癱倒在我背上,壓住我,在我耳邊喃喃低語,說睡前情話、哄著我,被他溫柔的,甜言蜜語,滿足的入睡。

女人不過就是這麼簡單的動物,

要自己的男人用心的愛她,也要自己的男人用力的上她,

男人,你懂嗎?

取悅你的他

如何挑逗女人的兩大重點

七招讓他愛上妳的手

無比完美的鬧鈴

網友熱烈討論中

肛交的感覺

關於舌頭的那檔事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17cf7a367ce00baa
CC
Jul 05,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