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們現在正在忙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進入她身體的那一剎那,是我最喜歡的一刻,她會從腹間發出輕微而悠長的嘆息,蹙著眉,將鎖骨拉成優美的線條,她的指甲會陷入我後頸,我會吻她,然後進入她。

這是我們第八年的性愛,我已熟悉她的每一吋肌膚,每一處敏感帶,知道什麼時候衝刺可以帶來高潮,也知道什麼時候射出可以滿足她的成就感。就像精熟的網球對練,總知道球會落在哪處,所以很流暢,但缺少比賽的刺激。

事後,我從浴室出來,見她在玩手機,我靠過去,吸吮她的耳垂,說:「有電話?快點接起來啊。」

「是簡訊啦,」她縮著肩膀,躲避我的攻擊,說:「小花要… 結婚了。」

我「喔」了一聲站起來,開始穿衣服,她則是繼續玩著手機,不發一語。

兩年前她提過結婚,我沒有準備,用盡理由推拖,結果兩人大吵一架,從此之後,這兩個字就成了這段關係的禁語,我們約會、做愛如舊,我們倆無話不談,但就是不談結婚。

我看著赤裸的她,乳房與臀部豐腴依舊,只是腰間的脂肪緩和了原來大角度的曲線;她的臉蛋仍是光滑細緻,但頸子已纏上紋路,手背上的指骨也日益明顯。

畢竟是八年,我想,八年。

就再這時候,電話響了,我接起來,是老媽的大嗓門。「阿榮啊,我是汝老母啦,汝最近在幹嘛?」

「喔,媽,都一樣啊,就工作、過日子,就這樣。」我回答的同時聽到背後窸窸窣窣的聲音,我一回頭,只見她已經光著身子鑽到桌子底,用力扯我的內褲。

「我打電話給汝是要跟汝講,以前咱隔壁那個阿國要結婚了,他媽媽今天拿帖子給我,問我汝最近的情形。」

「喔…我都還好啊,感謝她的關心,喔…」我還在說話,她已經把我吞了進去,因為正處於大戰後的脆弱期,神經特別敏感,我不自覺地叫出聲來,反射性地往後退,她雙手抓住臀部,不讓我逃。

「汝是怎麼?叫那樣?身體不舒服喔?」我媽問。

「沒事,沒事啦…」我不道要怎麼回答。她的攻擊異常兇猛,一見面就是深喉嚨,然後靈巧地蠕動著舌頭和口腔,將我完全包覆其中。我咬緊牙,設法讓呼吸正常,祈禱我媽快點掛電話。

「不是我在說,汝也三十多了,工作也有了,也應該想想…」

「我… 我知啦… 喔…」我有種掛電話的衝動。她現在集中攻擊尖端,舌頭從不同角度舔舐著,我去抓她的臉,她把我手撥開。

「妳女朋友也做夥幾年了,你也想想,要走下去,就帶回家,大家看看,不要辜負人家。」

她使出絕招,一玩弄陰囊,一手抽動,嘴巴快速吞吐著,通常我會呻吟出聲,但此刻,我看著她專注的臉,突然感到無比的放鬆。「會的,媽,」我說:「她現在正在忙,但我會帶她回去,一定會。」

關於我們的關係

Hello Ex

原來你還想跟我做。

愛情的結局?

該如何向家人坦白戀情?

幸福了,然後呢?

很想知道我們是不是真的那麼不對等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johngan5566
Jun 16,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