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一場異國酒吧的邂逅,酒色微醺中,我遇見了來自加拿大的他。吻著彼此的唇,分享著熾熱的體溫,那一夜,我們一起高潮了。(臉紅推薦:國外出差的日子|我與金髮碧眼的他,酒吧調情

作者:Victoria

他床上

他跟我其實那天很累,又很醉。我們吻著,一下子我應該是睡著,然後又被吻醒。好像那一晚很漫長一樣,我以為他會急著脫光我的衣服,但可能基於我應該處於半昏睡狀態,他沒有。

過一下他又開始吻我。然後他抱著我,我背對著他。他撫摸我的大腿,一路一直到胸部。我感受到我的皮膚起了小疙瘩。

可能察覺到我漸漸清醒,他開始越來越激情,他單手抓著我的下巴,迫使我轉頭回吻他,他沿著我的耳際,親吻我的頭髮,到脖子。

oh my God,有人准你直接親我我的敏感帶嗎?我當下真的是沉醉到不行,我快把持不住了嗚嗚~~該死。

他甚至吻我,他的大手掐著我的脖子,侵略性的那種親吻,我覺得他好像是一個,喜歡一些些窒息式性愛的男人。有一點壓力跟窒息但是不會真的掐死妳的那種。

基本上,我蠻喜歡這種性愛的。刺激、火熱。

他伸手探訪我全身的每個地方,在我的雙腳跟小腿肚反覆撫摸,親吻。臉埋進了我的胸部,或深或淺的親吻,甚至咬我。

他把手伸進去我的私處,愛撫,一下比一下更重。我無法抑制的喘息。他抬頭吻住了我。他的手一次比一次激情,一下比一下更重。當快感快要掩沒了我,我輕聲嬌喊我求他停下。

他好像很滿意我的反應,我控制不住地發抖,他好像知道差不多了,他把手輕輕地從我的私處伸出來,撫摸我的肚子,躺下抱著我,他的身體在顫抖,他想要我。

他在我的耳際說:「You getting more hot.」

這男人!我可以跟你打賭,他絕對在笑!

可能他考量到我當下的體力,或是他享受這種慢慢來的性愛。貌似我已經沒體力反客為主,只好任由他玩這種慢慢來遊戲。

我們相擁睡了一下,我漸漸酒醒,開始挑逗他,吻他的鼻子,看著他眼下的黑眼圈,Poor man

我撫摸他的臂膀,我總是著迷於男人的二頭肌,我開始吻他,我摸了他的胸膛,我離開了他的唇,往下吻,我吻著他的脖子,手伸到他的背後,抓著他的背肌,再往前滑向他的下腹,我故意輕撫又重按他的下腹。我輕扯著他的上衣,咬著他的下巴。他專注地注視著我,動手脫掉它。

歐歐~ 我輕咬著嘴唇,他對我微笑,「Like it ?」

「You will never know.」我調皮地對他說

他大笑,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