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我穿著白色蕾絲洋裝,慵懶的趴在床上,蕾絲很輕很軟,溫柔的吸允我每一吋肌膚,輕輕咬著我的身體。也許是有點悶熱,我拉開白色柔軟的棉被,拉開洋裝背面的拉鍊,坐到老舊的深褐色的木頭櫃子前面我從側面看到自己的圓潤乳房若隱若現。

我在等待一個男人,其實,任何男人都可以,只要滿足、填飽我即可。

這裡的所費不貲,收費比我想像中高一些,但我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從你離開的早上,我再也按捺不住那種深沉的渴望。

我豎起耳朵聆聽,我的耳朵是我的天賦,不管是哪個人的腳步聲,都逃不過我的耳朵。

走到大廳,我只聽到自己的腳步聲,寂寞在心底噠噠吵著,彷彿時鐘的指針,提醒我每個孤獨的時候,滴滴滴,我感覺到強烈的慾望,滴滴滴,你什麼時候要出現?

一個陌生的、深栗色頭髮的男人,走進大廳,他看到緊貼在肌膚上的線條,又看到我的痛苦和壓抑,從後面擁抱住我,輕輕的擁抱,然後我們激烈的做愛,在大廳、在廚房、在浴室、在臥房、在陽台,我們飢餓而且不滿足,我們不時的交合、舌吻又分離、做愛。

口水不自覺的流了出來,男人將它們輕輕舔掉,我這才發現自己的臉部的肌肉因為多次高潮的關係,已經麻痺、無法自主移動。男人看到我滿意的表情,拿起衣服後離去,他跟我很有默契的不說任何跟金錢或道別相關的話。

這是這個地方的規矩,這裡供應各式各樣滿足女人的服務。

他才剛走,我又感覺到一股費洛蒙的味道,從乳頭緊緊縮起開始,底下的肌肉也上上下下的移動,背部的肌肉頓時豎起,我的頭皮從後面開始酥麻。我站起來,走到另一間房裡,那裡躺著一個黑人男性,和一個騎在他身上的金髮女孩。

得到滿足的女孩像跨下馬蹬一樣躺到旁邊的床上,她吟吟的笑著,像是歡迎我騎上屬於她的馬,我什麼也沒問,一下子就跨了上去,慢慢的將男人的陰莖滑入下方,陰道溼潤了好一陣子,很輕鬆自然就放入,因為男人的雙手已經被綁在床上,我恣意的騎著、上下滑動,但是少了一點衝勁,我想到你總是用雙手捏著我的屁股,雙腳做夾擠,像是青蛙游泳一樣。

其實我記不得這些男人的長相、名字,我也不知道他們身體的線條到底是多麼美麗,或是肌肉是往哪個方向延伸,腳是怎麼移動,是怎麼射精的,這些都不重要,我只知道自己滿足了,不再那麼瘋狂渴望,不再那麼想念你。

但是你做愛的姿勢、你進入的摩擦感覺、你精液濃厚撲鼻的味道,總是在我和這些男人做愛的時候若隱若現,如同我深褐色的乳頭、濃密的胯下毛髮,在每件絲綢質感的洋裝裡面,隱隱約約的勾引著別人。

我要找任何男人都非常容易,唯獨要找你的時候,我會退縮,退縮到乳頭即使緊收著,陰道還是乾的。

「我好累。」你說你連續三天沒閉上眼睛。

「我站了很久。」你說這幾天要動的手術特別多。

「我不行了。」你一見到床鋪,像是看到愛人一樣,緊緊抱住便不再放開。

我不敢吵你,不敢隨意的誘惑你,我心疼你的疲憊,也害怕你的睡眠不足,我柔柔的抱住你,和你如此貼近,心卻距離好遠好遠。

「寶貝,你怎麼最近特別常去那家下午茶店呀?」你和我難得在家中吃早餐時好奇的問。

「我和朋友們都喜歡那裡。」我看著閃著金色泡泡的葡萄酒。

「你沒有跟我提過那裡。」你緩緩的用煙燻鮭魚捲起切碎的白洋蔥和美生菜。

「改天我們一起去?」你瞇著眼滿足的問,我忍不住閃躲你如琥珀般的深褐色眼睛,我不知道要如何回應你閃亮堅定的話語。

「等你有空的時候吧。」我乾笑,隨即拿起葡萄酒再倒第二杯。

「那我先走囉。」你輕吻我的額頭。

「等等,這件新的衣服你帶去吧,我上次去又請他們幫你做了一件。」我拿出嶄新白亮的長袍,這是我上次去下午茶後,因為感到過於羞愧不得不做。我在某個凌晨三點多,偷偷丈量尺寸,告訴師傅你最近的微胖的體型和上臂。

「所以才要再做一件。」我呵呵的對著師傅說,師傅什麼也沒回我,安靜的像是一尊菩薩,他側臉有股慈祥和莊嚴,真希望他沒看到我掌心沁出的汗。

你開心的拿起白色長袍,笑的合不攏嘴,「寶貝你什麼時後偷偷摸我的身體啊?」

「已經很久沒碰了。」

「恩… 最近事情太多了。我以後一定補償你。」你軟綿的舌頭伸向我,嘴巴熱情的回應,我忍不住順著你的胸膛,往下探索,在某個地方停住,並不斷畫圈、握涅,你的身體顫抖,並以膨脹回應,你的雙手捏緊著我的臀部,順勢往寬鬆的T恤裡面探索。我再也忍不住的拉開你的皮帶,手沿著褲縫進到裡面,緊緊的握住你那裡。

「寶貝,你好硬啊。」你那邊腫起來似乎比上次更長一些,只是我忘記上一次我們究竟是什麼時候做愛。

你忍住不出聲,「讓我多聽聽你的聲音。」我加重了力道,前三根指頭像是套環,緊緊的在上方摩擦著,「恩,恩… 」

「別忍嘛。」我趁機將皮帶拉開,將整件褲子往下拉。

「你知道我好久沒碰你了。」我像是一隻飢渴的惡獸,隨時準備獵食。

你的眼睛瞇成一條線,就像是笑著的時候,唯獨眉毛跟嘴巴是不一樣的,他們的樣子非常忘我,表情不斷的改變,但看的出來你非常享受。

你呻吟的聲音也非常甜,甜到我越來越濕潤。

有水滴到我的手上,是我嘴角不小心流出來的,我看著你時總是入迷,忘了吞口水。

我張大嘴巴,要包住你那裏。

「不行。」你忽然說,「我快遲到了。」

「今天的會議很重要。」你連忙把褲子拉起來,快速的穿上皮帶。

「寶貝,我一定會彌補你的。」你拿起包包衝到門口,之後不見蹤影。

我坐下來,鎮定的喝了氣泡葡萄酒,但嘴巴還是好乾。

乾到要死!憤怒往心頭上面衝!

開什麼玩笑!

我的手往下摸,陰道完全是乾的,彷彿前幾分鐘的呼喊幾乎是不存在。

我到底還要忍耐多久?

我不禁想哭,卻沒淚水掉出來,我撇著頭想著等一下到底要做什麼,赫然看見那件白袍…

當你不在

用慾望填滿想你的寂寞

情慾APP

我只是對自己忠誠

自己來也可以得到高潮快感

五個方法,性愛自己來!

說不出口的,那些想像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fc47f63c3cf73e9f
克蕾兒
Jul 19,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