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像隻無法捉摸的柴郡貓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初夏時節,我煩悶的把筆電"啪"一聲的闔上,即便我已赤裸著上身,我還是感覺我如同在豔陽下背著棉被。

"很熱阿!"我說

"你們男生可以打赤膊亂走,就少抱怨吧?"她把一頭染著紫色的頭髮紮在頭頂上,露出淨白的脖子,跟肩膀上滿臂的刺青相映成趣。

那刺青是有關於愛麗絲夢遊仙境,她也許不想回過頭柴郡貓就這麼不見了,便讓愛麗絲抱著她,只是我還是不能明白為什麼是愛麗絲夢遊仙境,她說是因為她白皙透雪的皮膚,不過那白雪公主不更適合,我曾問,她笑而不語。

她穿著剪裁俐落的棉質內褲與白色的坦克背心,背心完全遮不住裡面紫色的比基尼,她身上叮叮噹噹的吊飾還來不及拿下來,便坐在書桌前翻起記事本,上面密密麻麻寫著我完全不能理解的各種瑣碎事項,像是她從電梯走到巷口共有多少步,貓在鋼琴上豎起了幾次的尾巴之類的。

在她終於完成了這一天的紀錄儀式後,她轉過頭來看著我。她的貓眼妝還沒有卸掉,長長的睫毛,媚惑的眼睛,天,我就喜歡她這樣子,即使她實在讓人捉磨不定。

"你好像又瘦了一些。"她說話時我可以看到舌環在紅唇之間上下跳躍著。

"大概吧,天熱,最近又忙。"我邊說邊欺進她,繞到她身後,雙手伸進她兩臂之下,往她的大腿內側伸去,在她白皙的大腿與拉至大腿一半的紫色大腿襪之間來去,與悶熱的天氣相反,光滑的皮膚有種沁涼,天,她怎麼可以這麼的誘人,即使她實在任性到不行。

"你很迷戀我喔…"她慵懶的聲調更令我抓狂,她轉過頭來與我耳鬢廝磨,雙手高舉環繞著我的頭頸。

"嗯……"當我手指隔著內褲碰觸到她的陰戶時,她在我耳邊長呼了一聲,我感覺到熱氣好像吹進我的腦袋,撞斷負責傳遞邏各絲訊息的那條神經,我把她從座椅上拉起,我的鼻子與嘴唇探索著她的肩頸,我們的體溫逐漸的升高,我在她身後雙手探入她的比基尼裡,由上到下從肩胛骨到小巧尖挺的乳房,一路滑過她平坦的小腹,最後伸進她的內褲裡,越過乾淨光滑的恥丘,到達陰唇,縫隙之間已流出黏稠的淫水,我則若有似無的在陰蒂與陰道間輕輕畫著。

我們倆像銜尾蛇一樣,她背對著我側著頭索吻,兩手則向後在我頭髮、臉頰間輕撫著,我的舌挑動著她的舌環,而她的肉臀則隨著我的手指撥弄著陰蒂,擺動著腰,輕輕撞擊著我堅挺的肉棒,她的呼吸漸漸急促,悶哼的聲音隨著我手指加快而清晰,她的眼神開始迷離,連分神親吻的時間也逐漸逝去,她的雙唇微張,伸出的舌頭停在半空。

"啊…… 啊… 啊……"悶哼轉為清脆而愉悅的呻吟,她兩隻愛撫的手停了下來,身上的項鍊首飾隨著她的身體擺動,跟她的呻吟構成一首淫靡的序曲,天,她怎能如此悅耳,即使她有時如女王一樣睥睨。

"我不喜歡瘦子,我喜歡肌肉。"霎時之間,樂曲像是按下停止鍵一樣,所有慾望與動作阻絕在聲音之外,脫離情慾與我的束縛,我一愣,眼看著她用腳尖踩著輕快的腳步連跑帶跳的向外走去,回頭對我似笑非笑,像柴郡貓般消失在房間之中。

"妳可以找個肌肉男啊。"我無可奈何的對向客廳走去的她提高聲調說,她總是笑吟吟的這麼說,然後像小孩子一樣蹦蹦跳跳,又跳著走回我身旁拉著我,我挺著消退的慾望還是搞不懂她口中講的究竟是真是假。

"然後你還是離不開我對吧?"她在我耳邊吹氣著說。

到不了的,要不來的

讓我們做愛,好嗎?

想像第一次插入的那一刻

那蜜樣卻無味的透明

得不到的想像

對喜歡的男生一直有性幻想

女生的性幻想

對男友以外的人性幻想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羅齊
Jun 14,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