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是唯一的方式讓我體會愛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關於今晚,她琢磨很久。

上週享著清閒時她主動撥了電話給男人,如此的夜晚熱線已持續近兩個月。那天,她本來只是開了個單身的小玩笑,埋怨不慎煮出一大鍋料理,可能一星期都消不完。

「其實我滿喜歡人家做東西給我吃。」

捉摸到他的意思,她索性順著設了個陷阱。

「可是我最快下星期五才有空,而且要10點後......」她語帶保留和些微無辜,但看對方是否接球。

其實兩人早心照不宣。

這晚,她沖了澡,穿上香水衣,有一些躁動不安。終於,門鈴響了。

泰若自然地邀他隨意坐,她優雅地往廚房走去。正專心盛備好的飯菜,背後一抹熱燙卻襲了上來。

「你─」

「噓…我知道妳在想什麼。」

她可以感覺背脊上的汗毛瞬間直立,像鐵粉被磁鐵吸著般被男人強力吸引,令她渾身竄過電流。

男人一口口灼熱的呼息沿著白皙脖子一路吐氣,惹她坐立難安,可挑逗持續了很久對方卻沒再多個舉動。

剎那她決定奪回主控權,別身一把拉過他並送上自己的唇。男人只驚愕了瞬間隨即回應她的期待,四張唇瓣互相激烈啃咬流瀉曖昧呻吟,吻盡男人拽起女人將她丟向床,可她毫不在意他的粗魯,微微解開衣襟前兩顆鈕釦,讓對方欣賞胸前春光,男人毫無抵抗之力地低吼如野獸趨身覆上。

他不客氣地以重量壓著她,粗掌順著上下起伏的弧度溜進,掬握起軟嫩,挑逗粉紅乳頭。她一雙葇夷探下鼓起的褲檔,俐落解開。

男人接著將包臀短裙扯上腰間,五爪強勁抓著滑膩嫩肉,「女人的身體就該如此軟。」男人享受地喟然。

架開她纖長雙腿,骨節嶙峋的粗指撥開蕾絲底褲故意在縫口遊蕩,摩擦的快意引地女人興奮嬌吟,然後他在轉瞬間闖入溫熱幽壺。

「啊…」突如其來的深入讓她顫抖著弓起身,喟出滿足的嘆息。

併攏的雙指快速地進犯著緊窒甬道,到激動處甚至感覺到它像有生命般地急劇收縮,深處不斷泌出的水液早濡濕他整隻大掌。就在她將抵達高峰的瞬間男人忽地撤出,撐高她屁股,慾望急速衝撞而入。

她驚喘讚嘆男人的勇猛。

偌大的空間徒剩肉體的交擊和迭聲喘吁,遭情慾掌控的兩具肉體激狂地交纏,她只感到自己次次被頂離床舖,被強勁地侵犯並灌入飢渴的需求,她只得用一聲聲破碎的喊叫才能平衡這種下腹漲地死滿、滿到幾乎爆炸的壓力。

滅頂的快感襲來,四肢在強力一窒後才終於舒開。

女人瞪著天花板,嬌喘吁吁。

每次做愛都像第一次新鮮興奮,她自知生來便適合狂野;而每次結束都應證了張氏物語那句「通過女人心的道路,是陰道。」

唯有這刻她才能體驗到愛情。

看向身旁的男人,也許這一個又只能得她一夜寵幸,也或許,把個月。

誰知道呢?

也看看其他網友的心情分享:

大家都在一起多久才上床?

女生該怎麼主動?

老公有小三你還會跟他做嗎?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E
May 30,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