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講古】從污穢武器到健康生理期!古人也想要有一瓶的 ME TIME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不論是好朋友或大姨媽,生理期都是女人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面對經期的疼痛與不適,我們可以使用止痛藥、衛生棉、棉條與月亮杯來舒緩。讓人好奇的是,古代女人如何面對月經來潮時的身心不愉?古人又如何看待每月一次的生理期?且讓臉紅小編先帶你穿越時空,一窺古代少婦的日常。(延伸閱讀:來看看女人迷上的性別講古專題)

一位古代少婦的日常

身穿青綠衣裳的侍女走入廂房,恭敬地朝著斜靠在榻上的女子說道:「奶奶,算著您小日子也該到時候了,奴婢已經將月布整理出來好備用。」女子身上攏著一個小小手爐,捂在腹部,面色不渝地說:「知道了。」

一連幾個丫頭紛紛回了院子裡,外頭打簾子小丫頭問好之聲不絕。那侍女走到外間去片刻,又進來回話:「已向太太稟了奶奶小日子到時候了,三日後不能陪太太出門進香。下旬要隨老太太去探望有了身子的二姑奶奶,奶奶也不能去了。太太說知道了,讓奶奶好好養著,別著了涼。少爺那頭,書房裡也歸置好了,被鋪、柴火都是早備下的,只等日子到了就搬過去。」

「妳辦事,我放心。」那女子皺著眉,埋怨道:「每月總要來上那麼一回,身上不乾淨、繫了月布也不管用,身上總黏膩膩的不舒服、味道更是不好,活生生地瞎折騰。」那侍女噗哧一笑,打趣道:「奶奶就知足吧,為著這小日子,哪房太太奶奶不是天天熬苦汁子?獨奶奶一個月月都順暢,只等時候到了,坐下個小少爺,日子也就齊全了。」

「那倒也是。」那女子一聽眉頭立刻舒開了,將手爐子再攏緊些,滿意地吩咐道:「再進碗薑湯來,我喝了好暖暖。」

污穢的武器:古代男人眼中的女人與生理期

當代女人的生理期,雖然難免身體不舒服、行動不方便,但有了止痛藥可以緩解經痛、有避孕藥和延經藥可以調節經期,強調高吸收力不外漏的衛生棉也舒緩了潮濕不適感,以及經血外漏沾到衣服的壓力。而棉條、月亮杯的發明,更讓月經造成的不便逐漸降低。然而,在現代社會以前,女人如何面對她每月一次的生理週期?在沒有藥物的幫助,僅能以布料製成月布吸收經血的情況下,會是怎樣一個不舒服的狀況呢?

可惜的是,我們無法得知道古代女人怎麼看待自己的經期,這樣一個雖然重要卻極為私密的機制,不管是多奔放前衛的女性,都不會記載下來。即使在現代,到商店裡購買衛生棉時,店員也會「貼心」詢問需不需要紙袋裝起來,這樣的「貼心」其實預設了女性拿著衛生棉在路上走,是一件丟臉的事。當代都將生理期視為秘而不宣的私隱了,更遑論將內闈之事都視為禁忌的古代。

雖然我們無從得知女性怎麼看待自己的經期,但我們卻可以藉由男性的書寫,重構這些擁有經期的女性活在一個怎樣氛圍下,又如何被看待。

月經自古以來被視為污穢不潔的象徵,這一點或許要溯源至人類學的相關研究。導致的結果是經期來潮的女性被禁止參與很多事,包括祭祀和去寺廟拜拜,因為她們身上是「不乾淨」的,會褻瀆神佛。此外,因為身上帶血的緣故,也不能進入懷孕女子的房內,以免讓對方接觸血光,而驚動胎氣。

當然,經血這麼「骯髒污穢」的東西更不可以接觸男性。漢代的求子醫方和房中術都建議男性不要跟月經未淨的女性交合,否則非但生不出優良的後代,還會傷害自己的身體。明代著有《本草綱目》醫學家李時珍則認為月經會戕害男性的陽氣,所以男女在經期來潮期間不只不應行房事,甚至應該分房睡。(註一)

有趣的是,經血污穢不潔、必須避開的印象,到了戰爭時期居然成了某種具有魔力的武器。明清時期兩軍作戰時,如果一方拿大砲轟城,守城方往往會命女子赤裸走上城牆,或者以經血塗抹在布上用作符咒,據說能使大砲失準、甚至砲管裂開!真是令人嘖嘖稱奇的神秘威力!(註二)

除了視月經為污穢、甚至連女人也跟著遭受不潔汙名外,古人也關注到來潮期間女子的身心不適。唐代名醫孫思邈曾在自己的醫學著作提出女性的治療之道有別於男子的原因,他認為女性因為每月有固定的經期,所以長期處在潮濕的環境,使得身心都不暢快。

除了血污,月經還有更多的意義!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7da4ee05f99574c9
臉紅小編

Jun 29, 2016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