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說不出口的曖昧是什麼感覺?是否在一股微微的酸澀中,更多的是跨越禁忌的刺激,以及特別被眷愛、保護的溫熱與沈醉?此時此刻,妳能暫時佔有著全部的他,他的目光、溫柔,還有指尖的菸草味;一起聽網友 Mistress 娓娓道來,一段以氣味串起的溫存和想念。(同場加映:愛大叔行不行?看「愛情失控點」的失序與瘋狂!

sex

有人說,旅行是從你過膩了的地方,去到一個別人過膩了的地方;我想,是否也是從自己熟悉了的床,躺上了另一張躺過很多人的床?這種感覺,是否…就像接納一個有過很多經歷男人的過程?(目前的妳,喜歡穩定單一性伴侶,還是變化的多個性伴侶關係?

居酒屋裡,你細心地去掉串燒用的竹籤、輕摟我的肩,喝著冰鎮在桶裡,透明管子倒出的清酒。你制止我端起酒杯,說先吃點東西,不要空腹。你吃得好少,卻像是怕我會餓一樣拼命將串燒上的肉片放入我的碟子裡。

從居酒屋走出來,我們還是神清氣爽地談笑著,走向另外一間酒館。來了更多人,我們玩起遊戲;桌上杯中盈滿泡沫的金黃酒液未曾停歇,我們舉杯、相擊、碰唇、一飲而盡。

你的眼神充滿溫柔,似乎忘了上一次你抱怨婚姻觸礁的沮喪。因為酒精作用,我喊著冷,你馬上將外套披到我身上,低頭問:「暖嗎?」我感覺到外套傳遞的暖意,還有著你身上的煙味。

你因為我贏了一把而開心地摟住我,我臉頰蹭著你的胸膛;你經過重訓後的胸膛弧線優美,我開玩笑說想摸摸,你在我撫上的同時彈跳著肌肉,逗得我笑出聲。我安然地偎在你胸前,你說我是帶來幸運的女王,總要我替你掀開骰盅。(六招高級調情法,幫妳擄獲他的心!

當時針跟分針走向了仙度拉早該回家的時間,我醉意醺然地湊近你耳邊說:「我該回去了。」

sex

你不捨地看了我一眼,我堅定地點頭。你摟住我將我扶起,走出店外,說要親自送我回飯店。我制止了,我說還有朋友在,替我玩盡興些。

才一轉身,就陷入另一個懷抱,即將成為別人丈夫的友人將我擁緊,我笑了,回抱住他,然後一轉身馬上抱住他的未婚妻,我低聲在她耳邊說:「要很幸福,記得。」

最後,我輕輕抱了你,然後轉身坐入你打開了車門的計程車。你最終還是不捨地彎腰抱了我,用背部遮住所有目光,在放開的瞬間吻上我的側臉頰;在我怔然間,你關上車門,站在路邊揮手。

那最後的一吻,還有著你的鬍渣刺著臉頰的麻癢感,讓我的手臂漫延了雞皮疙瘩,我搓揉著,突然發現你的外套還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