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虛假的性,就不配擁有真切的愛?

有人因為強暴出走,有些人卻是與家人的關係失和。 Rquel ,從小因為受不了母親的脾氣,憤而逃家,無以維生下只好從妓過活。「母親死了,但我還活著。」混雜著驕傲或者失落的矛盾情緒,多年後,在母親的墓旁 Rquel 說起這段舊事。

sex

當年的他逃家,一心只想靠自己過活,活出自己的新生活。轉身離家的前一刻,他心中默默發下這的樣豪誓。已使從妓,也沒有讓他的人生變得悲慘,他遇見自己的愛人,也和他建立新的生活,一如幼時的夢。隨著遠處的教堂鐘聲, Rquel 唱起歌來,多年前的故事都像散在風中的悠遠聲線。他突然哽咽,此刻 Rquel 的心情相當複雜。

在許多人眼裡,為妓,只剩下刻板印象下扁平的形容詞:貪財,骯髒,不知羞恥......。但他們沒有考慮過,在人生的縱軸線上,有的人是為迫於無奈,有的人是出於夢想,妓女的身分不僅為他找回自由,也找回告別已久的情愛與關懷。即使處在矛盾的情緒中,生活還是得繼續下去,至少,出走讓他比從前快樂、踏實。

另一名妓女 Lely 是浪漫主義者,儘管自己曾有錯把客人當真愛,而被甩的經驗,他依舊在人海中尋尋覓覓。

「我想說的是,我們倆都曾是在情愛中,相互理解中受過傷的人,這些是為什麼我很感激我能遇見你。我不想讓你失望」男友 Fermin 在嘈雜的街中,突如其來對 Lely 來段愛的告白,彷彿後面的人市聲都安靜下來。 Lely 也聽懂 Fermin 這些話的意思。能在現實紛亂的世界中,遇見愛該是多麼難得,他知足的點著頭笑了。

Rquel 和 Lelyl 都因為有了愛,不一樣了起來。

妓女身分背後,有血有肉的情感

Esther 和 Angeles 都是出賣肉體取悅男人為生的妓女,但下了班,卻是一對需要躲離社會,打得火熱的情侶。「沒有人知道,我們相愛的方式。」 Esther 緩緩地說。

sex

他和 Angeles 一起在廣場上接客,客人還沒上門前的片刻,他們鬥嘴打趣。下了班,手勾著手,一起笑鬧在街熟。原來,妓女就真的只是一份工作而已。為了生活,他們可以跟男人做愛,但也沒有就此背離自己愛情觀。

Esther 從小活在一個保守又傳統的小村裡,幼時因為父親離去只能認他人做父,但常被虐待;八歲時更因為被人強暴,在村人與家人眼中失去一個身為女人的價值,被迫離開小村,從妓為生。

簡單幸福的戀人生活,可能是 Esther 小時候完全不曾想過的,但也因為從妓,才讓他遇見 Angeles ,讓他可以面對自己真實的情感。

在 Esther 和 Angeles 這對情侶的身上,你可以看見妓女身分背後個多的可能性,他們可能是同性戀,可以是戀人,可以是互享扶持的工作夥伴,他們也跟我們一樣,背著各自情感,為了生活在職場上打拼,為了掩蓋自己的秘密而躲藏。

sex

這部電影拍出台灣大部分觀眾不曾對性工作者所有的正面想像。片中的妓女已以廣場為生活中心,他們的工作與日常都離不開它,彼此團結有如家人,緊密的情感讓人不禁想到他們能否自己組成妓女工會,為這份工作爭取更多的保障。

片中也提到,他們所接待到的客人言談上都算禮貌且溫柔,但被客人攻擊殺害的妓女也時有耳聞,如果當地的妓女能往工會的模式努力,迫使政府更加正視妓女的人身安全,除了當地法規已正名妓女的工作之外,相信能再提升這份工作的品質。

我至死也絕不會離開這片廣場,在這我已待了 38 年,所以希望我死後化成灰,也可以灑落在這片廣場上。因為這裡就是我。

Carman 一句話就說出這些人對這片廣場的情感,它讓他們的生命有不同的交錯,讓他們遇見陌生人,遇見不一樣的人生。電影裡幾年的生活記錄足以翻轉觀眾看待妓女的方式,學會用新的視角,認識,走近他們。現在在墨西哥街頭迎來幾位陌生女子,你有更看懂他們的笑容了嗎?

不一樣的身分,不一樣的情欲

〉〉歡迎光臨,需要解渴的女人們

〉〉我罵妳我愛妳:駱賓王對武媚娘的情慾想像

〉〉我的 BL 幻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