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苦的初恋:当女孩遇见女孩

用 LINE 传给你的亲密好友

脸红小编说:

你我即使没亲身尝过初恋的滋味,在电视剧、电影的洗礼下也已经略懂略懂那是怎样的感觉,但大部分初恋的故事都是 boy meets girl 的典型叙事,忽略了并非所有人的初恋对象都是异性。对于同性恋双性恋者等非异性恋者而言,他们的初恋除了青涩之外,或多或少还带了点不被自己或他人理解的,苦涩。

妳还记得妳的初恋吗?是跟男孩还是女孩呢?我的初恋是个女孩子,不是 T 不是婆,是不分。我还在花莲读书的时候,她在台中工作,我的初恋是远距离恋爱

因为相隔了一座中央山脉,我们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那一年五月她为了参加我和社团朋友一起举办的花莲同志大游行,而排了休假来见我,我们像是在花莲度过了九天八夜的小蜜月。白天的时候她陪我一起上课逛校园,晚上的时刻当然就是属于恋人的时间,我一直记得小小的房间里,黑暗中那双像小鹿一样的眼睛,无辜又清澈,我们会相视而笑,相爱之后抱着彼此入睡。

然而蜜月总有结束的时刻,最后一天我们一起从花莲回到台中,她回去工作,而我回老家过母亲节。和她坐在火车上的时候一直计算着时间还剩多久,只剩多久就要下车了,彼此轻轻说话、用手机画图猜图、一起吃了以前一个人吃不完的台铁便当,可是当火车抵达台中的时候还是觉得心焦了起来。

我们像是末日的恋人,下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花莲的家是我们的两人小世界,一回到台中才刚下了火车就必须躲躲藏藏。火车到站了,因为我的爸妈要来接我回家,于是她说我们一前一后走吧,这样就不会被认出来了,我苦笑着说没关系,离接送区还远着呢,继续握着她的手。

然而一出站,母亲出现在视线范围内,原来已在车站大厅等候多时,我吓了一跳不知作何反应,她的手早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开我的手了,然后迳自往不同的方向走去。我只能悄悄地说声下次见,连眼睛都不敢和她对上。一坐上爸爸的休旅车,关上车门拉上窗户的那一瞬间,我和她的世界彷佛被隔绝了开来,看着她那双像小鹿一样漂亮的眼睛时,爸爸就一边和我说话一边毫不留情的把车开走了,她一离开我的视线再也看不到的时候就开始觉得想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么可笑呢?明明和朋友们可以冠冕堂皇说着我们筹备游行的理念:“同志成家,带伴回家!”希望我们同志的身分能够被家人接受,进而祝福我们的恋情,我却因为自己的懦弱胆小而无法保护恋人,让她在我的爸妈面前还必须佯装成跟我毫无关系的路人。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小心翼翼呢?为什么我会这么矛盾呢?女生和女生交往是那么难以启齿的事吗?下定决心有一天,等到我成为够坚强可以独立自主的大人,那个时候我就可以介绍我的她给家人认识,请妳等我长大带妳回家,请妳等我。

然而她并没有等我。

在我大学毕业,认为自己可以是个大人之前,我们分手了。过了几年,我也快要追上当年她认识我时的那个年纪,然而我终究无法跟父母出柜。即便以各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试探,仍不敌长辈群组里的谣言纷飞,好像我们必须习惯同志的故事经常只能这样,只能悲剧收尾,让无法见光的恋情黯然鞠躬落幕。

我一直努力想让自己活得更加强壮,那些人总说这个社会已经对同志够友善够包容了。可是不够啊,还不够让那些暗处的同志长大成人,彷佛我们被迫活成一种生存的形式,而柜子里的生命却不停逝去,无法等这个世界跟上来。(延伸阅读:爱情其实都一样

12/10 的婚姻平权音乐会过后,明天 12/26 就是同性婚姻法案进入立法院审查的日子。你愿意为了我们,为了自己一起走上街吗?同志平权之路漫漫,也许我们一步一步一起走。

一起加油:1226 争取婚姻平权 用爱守护立院

愿每对恋人都能安然度日

〉〉我是女生,我的第一次也是跟女生

〉〉【图辑】用可爱的恐龙绘本,十分钟搞懂同志婚姻!

〉〉弹性说爱:女校学生可能都有过的性倾向烦恼

用 LINE 传给你的亲密好友
分享到 FB
订阅专题 贴心在第一时间寄给妳新文章
Thumb 23f026f8dd85a9a3
蕾丝边女孩
Dec 25, 2016
分享到 FB
繁体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