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有一种 T 叫铁 T,铁 T 不喜欢被。脸红红新作者蕾丝边女孩温柔纪录一段与铁 T 的身体故事,或许铁 T 们不是单纯崇尚阳刚,是害怕交出脆弱的一面后,不再被爱……

T

暧昧的时候她抛出了一个问句,唉,妳知道什么是铁 T 吗?

为什么是铁 T 呢?为什么不是铜 T 钢 T ?缘由太古老不可考。最接近铁 T的一种说法,追溯到美国着名的女同志小说《蓝调石墙 T 》,原名“Stone Butch Blue”,石头 T ,阳刚死硬派,与大 T 沙文主义无法完全脱钩,如果这是一种心理状态,那么铁 T 也许是与之呼应的身体状态。

不得碰,不得脱,宛如一颗拒绝被开发的化石,当然每颗化石含铁的成分不一,这个铁 T 不脱衣服但是可以抱抱,那个铁 T 脱了束胸但腰部以下为禁区。各种床笫规矩如不遵守,踩到雷便炸得体无完肤。

而我却抽到了最雷的签。

“我是铁 T 噢。”交往前她这样坦承,轻描淡写彷佛在叙述自己喜欢什么餐点,的确,这的确跟进食的方式有关,宣示自己不想成为被吃的那一方。

我是铁 T 这样的潜台词是,所以──妳休想碰我。此话一出犹如五雷轰顶,却也转念一想,好,没关系,老娘有的是耐性。现在铁,不代表永远都铁,不信诚心唤不回。然而这样的诚心就在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晚上破灭了。

带她偷溜进女生宿舍不是什么难事,窃喜着果然只有同志能合法地带同性伴侣回房间,我想像我们会如何开始,狭小的空间里我们十指交扣,床板会不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害羞声响,却不知这一切将在长长的深吻后梦碎。

我沿路往下亲吻她的颈脖,她突然像只受惊的小兽跳了起来,“不要这样,很痒”,不是嬉闹的口吻而是严肃的语气,虽然无奈但我仍沉浸在粉红泡泡里,便乖乖听话亲回嘴唇的位置。手环抱着她的腰,慢慢沿着后背的方向来回抚摸,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下一步我本能性地抓起她的衣角准备撩起她的 T 恤,几乎是同一秒钟被她的手给用力按下,那一刻我从粉红泡泡中瞬间清醒。

“不要脱我衣服!”

“之前……不是说接受脱衣服?”

“只能我自己脱,哪有婆主动脱 T 的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