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们说她风流。有时候,我们说她下流。

小蕾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二十五岁不到,她的舌头就有好多女孩的味道。但她从来不属于狩猎女孩的那种坏蛋,所以那些和她缠绵一夜的女生,无法怨怼地骂她下流。真要说,她不过是放颗糖在唇间、向她们勾勾手指,女孩子就手到擒来。她们都吃这一套,风流这一套。

她曾经相信,女人只要有亲吻、手指与体温就能高潮,事实上确实如此。然而年纪稍长的姊姊喜欢和她吃晚餐,小女孩又赶流行爱那些新玩意,她们贪求小蕾更多样的面貌,只为将小蕾留在怀里,多一秒也好。女人的贪婪,无疑会使她们夜夜梦想的小蕾绽放得更优雅,当然也更下流。

女人的身体是由水组成的,她们对此全无异议。但是小蕾的身体呢,却是蜜水做成的。为此,我们可以一借缩在小蕾怀里呻吟的女人们的眼睛,即使她们的双眼总被泪水和汗水弄得模糊不清。

妳不会只在夜半性起时想到她。当妳从闺友向妳炫耀的照片上,或是就真的运气好到在街头一隅见到她,妳将无法再保持余裕,冷感亦然。直到这股情绪将妳逼疯,妳才会甘愿等上好几天一会把妳逼疯的女孩。

小蕾笑得不甜,但很有魅力,浅浅的酒窝很讨姊姊们欢心,微冷的笑意则把那些小妹妹迷得晕头转向。一旦锁定对象,她便让自己化作猎物,涂上蜜的猎物,好引诱女猎师──不管她们是沙场老手还是菜鸟,皆能平等获取最上等的奖赏。

妳永远无法得知她在短裙下藏了些什么,妳得告诉自己,阴道不是女人的一切。如果是在桌巾够长的高档餐厅,或许在妳享受完美食前便泄了两次。露天咖啡厅呢,妳会被她千变万化的表情逗得难以按捺,藉口补妆时暗示她跟来,但她不从,妳只好在小隔间里稍稍发泄。无趣的速食店就别想了,因为妳们早就把女厕搞得天翻地覆。

吃饭喝咖啡就像前戏,若妳还有余力,轻而易举就能揽着小蕾上床。问题在于上床之后。

小蕾的唇就是蜜,妳无法否认,此刻妳已为她宽衣。她胸部小小的很尖挺,一如隆起的耻丘。当妳覆上唇或是自信能用手指令她呻吟,便能见证这世上也是有蜜水做成的女孩。

她既甘美,又香甜。无论妳贪求的是女孩独特的韵味,还是女人专属的骚味,小蕾身上都有,端看妳被哪种气味吸引。妳所要做的,除了一掳勾得妳神魂颠倒的香味,就只剩下在这女孩儿面前打开双腿。

然后妳感觉到了,蜜水的浪潮将妳的肉体打成一片黏腻,汗水不停冒出,或许眼泪悄悄地落了。无比的愉悦敞开妳的心,使妳的气味闻来淫秽,使妳的身体感觉到小蕾。

 

小蕾、小蕾。

 

于是妳喃喃。

女和女,为何不可以

我们拥有同样的身体

我都还想念她过份好看得身体线条

和女生接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