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舌頭有許多女孩的味道,她是小蕾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有時候,我們說她風流。有時候,我們說她下流。

小蕾就是這樣一個女孩子,二十五歲不到,她的舌頭就有好多女孩的味道。但她從來不屬於狩獵女孩的那種壞蛋,所以那些和她纏綿一夜的女生,無法怨懟地罵她下流。真要說,她不過是放顆糖在唇間、向她們勾勾手指,女孩子就手到擒來。她們都吃這一套,風流這一套。

她曾經相信,女人只要有親吻、手指與體溫就能高潮,事實上確實如此。然而年紀稍長的姊姊喜歡和她吃晚餐,小女孩又趕流行愛那些新玩意,她們貪求小蕾更多樣的面貌,只為將小蕾留在懷裡,多一秒也好。女人的貪婪,無疑會使她們夜夜夢想的小蕾綻放得更優雅,當然也更下流。

女人的身體是由水組成的,她們對此全無異議。但是小蕾的身體呢,卻是蜜水做成的。為此,我們可以一借縮在小蕾懷裡呻吟的女人們的眼睛,即使她們的雙眼總被淚水和汗水弄得模糊不清。

妳不會只在夜半性起時想到她。當妳從閨友向妳炫耀的照片上,或是就真的運氣好到在街頭一隅見到她,妳將無法再保持餘裕,冷感亦然。直到這股情緒將妳逼瘋,妳才會甘願等上好幾天一會把妳逼瘋的女孩。

小蕾笑得不甜,但很有魅力,淺淺的酒窩很討姊姊們歡心,微冷的笑意則把那些小妹妹迷得暈頭轉向。一旦鎖定對象,她便讓自己化作獵物,塗上蜜的獵物,好引誘女獵師──不管她們是沙場老手還是菜鳥,皆能平等獲取最上等的獎賞。

妳永遠無法得知她在短裙下藏了些什麼,妳得告訴自己,陰道不是女人的一切。如果是在桌巾夠長的高檔餐廳,或許在妳享受完美食前便洩了兩次。露天咖啡廳呢,妳會被她千變萬化的表情逗得難以按捺,藉口補妝時暗示她跟來,但她不從,妳只好在小隔間裡稍稍發洩。無趣的速食店就別想了,因為妳們早就把女廁搞得天翻地覆。

吃飯喝咖啡就像前戲,若妳還有餘力,輕而易舉就能攬著小蕾上床。問題在於上床之後。

小蕾的唇就是蜜,妳無法否認,此刻妳已為她寬衣。她胸部小小的很尖挺,一如隆起的恥丘。當妳覆上唇或是自信能用手指令她呻吟,便能見證這世上也是有蜜水做成的女孩。

她既甘美,又香甜。無論妳貪求的是女孩獨特的韻味,還是女人專屬的騷味,小蕾身上都有,端看妳被哪種氣味吸引。妳所要做的,除了一擄勾得妳神魂顛倒的香味,就只剩下在這女孩兒面前打開雙腿。

然後妳感覺到了,蜜水的浪潮將妳的肉體打成一片黏膩,汗水不停冒出,或許眼淚悄悄地落了。無比的愉悅敞開妳的心,使妳的氣味聞來淫穢,使妳的身體感覺到小蕾。

 

小蕾、小蕾。

 

於是妳喃喃。

女和女,為何不可以

我們擁有同樣的身體

我都還想念她過份好看得身體線條

和女生接吻的感覺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銀手
Jun 16,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