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bian Talk】愛情其實都一樣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我是一個女同志,但我認為我和普通人一樣。

普通人對我而言就是異性戀,不是直人才是正常人,異性戀者不正常的也很多。同志也是普通人,一樣牽手接吻談戀愛也一樣做愛,只是我們更忠實於有創意的性愛。

對我而言,我從來沒有〝發現〞自己喜歡和自己性別相同的人。每次跟新朋友 hang out 時對方就會問我:

妳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是同性戀的?

我都會用一種剛辦完頭七法會的表情告訴他:

我從未發現自己是同志,這對我而言是自然而然的事,就像你不需要"發現"自己喜歡異性,天生就擁有這個功能是一樣的道理。

稍微白目一點的就會馬上追加問題問我那妳怎麼會喜歡女生,我總覺得這些男人很有趣,我和你都一樣喜歡女生,你的理由就是我的理由,否則你怎麼也迷戀她們鍾情她們甚至想把她們娶回家?(當你,遇到喜歡女人的女人,有些問題不必問

然而面對自己的婚姻,卻是我人生的最最痛恨。我和她都是拿臺灣國民健保卡看醫生的臺灣人,我們卻不能和相愛的人結婚。我愛她,不止想在身份證背後印上她 美麗的名字,更想為她接下來的生活負責任。部份不婚主義傳達的概念是:相愛本身才是難能可貴的,婚姻只是一張紙,不能代表什麼。

我不能否認,但那張紙卻是支撐我們彼此生命的最後一場戰爭。

面對法律。我不能和她結婚,她得不到一個歸屬始終是單身;我不能和她結婚,我不能在發生重大事故時有一個不是朋友而是親人的她為我做主;甚至最後我們之中誰先走了,另一個人都沒辦法用"親屬"的身份為對方處理後事。

面對法律,我要履行我身為公民的結婚權,卻因為我的性取向和一夫一妻制不符而被拒絕。

我是一個女同志,但我認為我和普通人一樣。

我肚子餓也會吃東西,吃進去也會拉出來,做愛時也會很認真做前戲。但是社會脅迫我們以為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樣,而我們並不喜歡。

我是一個女同志,我就是普通人。

有些女孩,渴望莎孚

我們擁有同樣的身體

小蕾

我都還想念她過份好看得身體線條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Mmmmmm
Jun 19,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