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喜欢妳把自己放进我,然后,让我覆妳以温热,任指尖轻奏低吟,偶尔在妳耳边呼句狂乱絮语,在肩上留下十痕欲求,将妳攫得发疼,我便款摆贴伏,化作一只淫荡的蝶。

炽热的喘息规律地自喉咙深处漫出,妳浴我以满身薄薄的汗水,却只将浴念欲浇反烈。我要妳,妳想我要妳。溽湿而紧贴的衬衣将妳的胸型衬得更是鲜明,胸前的柔软紧覆我的,我以唇齿包覆妳满腔柔情,偶有淫声秽语自体间渗出,而我只愿将之想作一场虔诚的低祷。

sex

总在浴间,温水由上头淋下,双手自腰间攀上,将前胸紧贴妳后背,将双唇紧覆妳的耳垂,妳紧咬住唇,却忍不住失声呻吟。幽微的光线自窗外透进,妳佯装无事般仰头感受热水自脸旁滑落,流过我的指尖,渲开了地面一对重叠的阴影。

柔软的被褥里,妳被摆放其中,匆匆以一件单薄衬衫裹住的身体轻巧地泛出红晕。他们总说女人之间没有激情,我偏要听妳浪叫进他们耳里......当妳的呻吟,软软地刮进耳膜,心脏和下腹都突然一紧。

我们以手指作连结,灵巧地摆弄像一场腹语表演,我们拥有相同的身体;我们彼此磨蹭,在夜里互相舔舐生活撕裂的伤口。在妳的手指里,温热如潮水自下腹涌上,淹我几至没顶。黑暗中看着妳带笑的眼睛,好像在漆黑的瞳孔里看见自己,被妳注视的时候,我在发亮。  

反身制压,用脸颊厮磨妳的每一寸肌肤,用肩膀将妳的膝盖撑至胸前,看妳的双腿为我敞开,任我进行一趟独有的私密探险。

我在妳体内,感受妳的激情,妳剧烈地抽动着,而我抚摸妳的肌肤乳白细腻,呻吟声饱含欲望难耐,隐隐地,含着一种快要哭的幽微哽咽。而妳早已湿透,紧紧吸附我的手指不放,一吐、一纳,反身压在妳身上,舔吻妳的乳房,疯狂的吻遍妳柔软的身体,一路亲吻的斑斓点点盛放。妳是我的。鼻尖缠绕着妳幽微的体香。占有的证明自颈间散落而下,妳舒展身躯如将展翅的天堂鸟,等待一次的拥抱飞翔。  妳仍在吐纳而世界,已经骤然静止。时光冻结,晨光熹微,让我拥抱妳。

我将指尖覆上妳的额。指针停步、阳光殒落。很久。很久很久。初升的斜阳仍洒进来。拥抱像世界末日里,一对老夫妇互相取暖,世界上任何风景都会留下妳的回忆。

每天我温柔爬梳妳的不安,整理夜晚时小小的褶皱,用脸颊磨蹭妳身体时嗅闻妳幽微的体香;从此所有日光晒过的天气,在我这里都是妳。我在阳光下嗅闻妳、爬梳妳,把妳圈进掌心,带妳出门;阴天时,我在微雨里拥抱妳、轻轻将妳折起来收好,为妳撑伞,总有一天,妳终将不再淋湿。

本文作者:bea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