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波本的新篇章【拉子札记】,一样温柔酸涩的文字咬着你的心脏,却又甘心痛着看下去,体会爱情疼痛美好的本质。

她对她来说是万千眼色里难得的风景,她对她来说是愿意淋场大雨只为曾相遇的流星

看波本如何爱着那在游走她心脏边缘的人,只是看着,却不敢开口说爱的难挨。

01

亲爱的,如果要还原一个最美好的场景,那么我会选择我和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的身体和话语对彼此都是陌生的荒域,因为寒冷和雨天,我们始终没有看到流星雨,但是我们依旧看着彼此的眼睛说话。

下山时,妳将雨衣让给我穿,然后我凝视妳低垂的眼睫,凝视妳修长的手指帮我扣上雨衣扣子。

就在那一个瞬间,我想起张悬唱的那一句,“聊遍了所有万千的脸色/还是在等一瞬间的心动”妳小鹿般的眼睛那么明亮,我觉得,这就是爱女生的人,能遇见的最美好的风景。

然而,我们终于再也不需要问两个女生可不可以做爱。我们和不同人做过爱,栖息过不同的床铺、在夜晚的时候嗅闻不同气息的被褥,女生与女生的做爱不一定是每一次都很舒服的,有的时候会痛,有的时候不得要领,有的时候我会害怕被进入。

但是,和妳在一起以后,我喜欢和妳做爱,和妳做爱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只有那个时候,我觉得妳可能是爱我的,因为妳只看着我,妳只感觉着我,而我也只聆听妳的声音,伸手搂住妳的身体,让妳进入我,让妳只能听见我的呻吟。

我不知道我们一起过冬以后,还会不会拥有下一个夏天。我知道轻诺不如不诺,妳是不说的,但是或许有承诺的时候,在无边际的日子里,比较能有依循的方向。

亲爱的,在那片幽微的黑暗里,在妳俯下身吻我之前,我听见妳的心跳声。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好的人,也明白两个女生在一起很困难,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们的以后会如何:不知道妳是否会愿意在路上牵我的手走过漫漫长路;不知道妳是否愿意凝视我的眼睛和我说话,在我们一起的时光中,我们只有彼此,我们什么都说,什么都不需要隐藏;不知道妳是否愿意将我放在妳的日子里,诚如我想在我的生命中将妳放进心脏边缘的位置;如果妳一直是我的海洋,那么我愿意为妳耽溺。

可是,当我在那个荒僻的小径向妳伸出手,而妳摇头的时候,我其实知道自己听见有某部分碎裂的声音。那和对错无关,和这个世界都无关,妳始终没有带我去看海,在那张偌大的双人床上,妳也没有看我。

那是伤心的吧,但是没办法和妳说明白,所以我不敢对妳说我爱妳,这个情人节,疼痛又荒凉,和妳,和妳的手心,和那件雨衣,我记着一辈子。

阁楼里的爱

〉〉【拉子阁楼】妮可,身上的气味来自玫瑰

〉〉【拉子阁楼】离开她之后,接受平凡的 G

〉〉【拉子阁楼】陈曼,你的身上有我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