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波本的拉子絮语,写爱里的毁灭,有人远离这片荒原,亦有人甘愿经历一场浩劫,轰烈地相爱一场,仅存妳的气味回忆那些美好年华。(推荐阅读:【拉子札记/厨房】爱人是,我们等着彼此返家

某一段时间我非常喜欢跟当时的暧昧对象玩线上游戏,电脑一开,场景一转,现实世界的枯索与灰白都被抛到脑后,颜色与音声澎湃而来,将我包围,也将当时陷在苦恋中的我包围。我得以扮演另一个风光美丽的角色,把原先黯淡悲伤的自己收起,暂时置入猫刨抓的沙盆里。

我总是想像自己往上看时,那一片妖艳的时空之树伫立在世界中央,繁华而多彩。我们还是我们,只是这一次她有了全新的样貌,穿上银白盔甲,手持大枪和保护盾,身形帅气挺拔,她为我抵挡所有的危险崖境,偏头挑起嘴角的时候时光都为之震动;我也还是我,只是为她蓄了一头亮蓝色的长发,层次剪得高,让她无论何时回头,都能看清我的容颜。而当她需要我的时候,我为她扫荡道路上所有的荆棘怪物,让阳光照亮我们行经的大地。

大地上,我要它丰饶壮盛,我要所有的美好都能在她走过时绽放。

有一天连线结束。当关系消逝,富饶丰盛的大地再化为清冷的荒原,猫不再蜷缩在身旁打喷嚏,树又枯萎,掌心里充斥声光灯色。很多时候我不明白是一个怎样的时代怎样的关系让我们在爱之前先交换了性,在承诺之前先缓解了孤独,但是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推荐阅读:【拉子札记/地图】你的身体,是我的地图

是这个世界走太快了吗?是我们,伤害太多也想生儿育女的小怪物而被迫使游戏提早结束吗?是这个世界里可以倒退重来的时间让爱迅速繁华了,却也是这繁华,让爱充满毁灭。有人提早离开这片荒原,有人留在这里。

年轻的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会留在这里,一辈子都会爱着同一个人。当她离去,我停留,我会闭上眼睛,我想要深深地睡去。

醒来以后我才会发现,无意间我穿走了爱人的外套。时光没有流动,她的气味还在。早晨我醒来,我会对着镜子梳理乱了的发。我想像我的发或长或短,酒红或是深蓝,里面扎满血迹稻草,却彷佛遗留她抚摸我头的指温。

我想像某一次我们出任务时,夜半我们扎营休息,她赤着脚满足的眯着眼睛,我们相互依偎在营火边,手里捧着热热的茶水,难得的她没有哼歌,只是抿着薄唇温温软软地看着我笑;我想像那个夜晚她的唇色有点苍白,煮滚的水渺渺升起的烟把她的脸捧在里头,有点模糊不清;想像她睡着了,但其实我知道她没有睡着,她也知道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听着她的呼吸。(推荐阅读:【拉子札记/头发】妳的身体是夜色里潮湿的迷宫

然后时光流转,此去经年。

镜前我会,我会看着身上伤痕累累的自己。时间推移,时间过去。那场浩劫已远远地过去。于是我自由了。但是我没办法脱下身上那件外套。于是我惦念着。于是,我记得我爱过更早更早以前没有放下的一个人。我记得某一场人生我们默然相爱,却从此相爱终生。

拉拉们的情爱与欲望

〉〉【拉子札记/机车】我的后座青春,爱上一个注定分开的人

〉〉【拉子札记/雨衣】如果妳是我的海洋,我愿意为妳耽溺

〉〉【拉子阁楼】妳曾抵达我心脏的边缘,把回忆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