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通常,怀念的是与你的每个细小琐碎的日常,那些细节构成我们曾生活的画面,一道光一抹晚霞、一件雨衣一双无边无际的床。

波本连载,从最微小却永恒的细节去写,写每个深刻的爱恋,不论有无结果,那些过往都织就了永恒的晨光,而你那浅笑的侧脸,怎样也忘不记。

下了班,不谈恋爱的时候,我经常在森冷的冬夜和要好的男同志友人找个小摊,就坐在蒸腾着白色热气的桌旁吃消夜。我怕胖但又容易嘴馋,吃不多,他就把我没吃完的食物接过去,于是我喝热汤他吃小汤圆,我喝馄饨汤他吃馄饨,并且在这样的夜晚无所不谈。

我们谈无法克制的购物欲、谈爱、也谈性,反正他说的我不知道,我说的他没兴趣,我们唯一关心的是彼此是否开心,并且在这样的夜晚,能相濡以沫,哪怕谈尽肤浅之事,也已经抵抗世界的寂寥。

最近,他上了着名女诗人的创作课:“她说,你跟一个女生做爱,不超过 10 次,那个女生就会爱上你。是真的吗?”

当他说了这个问题以后,我便回想起那些生命中曾经来去的爱人们,我便想起了妳。我喜欢的人往往是那些短发俐落的女生,有的时候她们觉得自己是 T,有的时候不是,不过那都无妨,因为无论如何,都是女生。女生是一种柔软的生物,在深夜的寂静中我们彼此抚摸,亲吻自额头落下,散落的水波般弥漫身体每一处敏感的尖点,在一片黑暗中,彷佛身处一波波浪潮袭来的海洋,让喘息与欲望淹没窄小的房间。

做爱其实就是那么一回事,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敞开,把柔软敏感的肌肤袒露在另一个人的指尖中,哪怕全然陌生的两个人,也能在短暂的交叠中拥有最赤裸的彼此。

但是仔细想起来,最留恋的往往不是过程,而是在那之前之后的,微小但是温柔的细节。

比方说,在一切平息以后,栖息在对方温暖的怀抱里,伸手拥抱,有的时候,会听到她的心跳声,那么安静,静成自然;转头便能吻上柔软的唇瓣,另一个人的气味包覆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即使不必睁眼,也感到安心;隔天清晨,晨光自窗户蔓延,睁眼的时候妳看见这个人的侧脸,或者很可能她已经转身在梦境中安睡,妳伸出手抚摸她的短发,摸起来刺刺的,脖颈的部分有点像小狗的毛,再往上一点,略长的头发在妳的指尖缠绕,都是这一个人最日常的模样。

于是妳发现,身边这个人的发间是晨光里盲目的迷宫。

我还记得,有一个作家说,生命走到了尽头,往往只记得一些最微小、最不重要的细节;但是,正是这些最微小琐碎的细节,构成了生命中的情节。所以,对我而言,可能是的吧。其他人是否如此,我并不清楚,但我想,女生或许是眷恋细节的——这些细节,渗透进日常的轨迹,营造出一种平凡的永恒,所以,在稀微晨光透出天色的时候,妳哪怕知道是盲目的,也愿意在一个人夜色里潮湿的身体中,走成没有出口的迷宫。

拉子的爱恋

〉〉【拉子札记/雨衣】如果妳是我的海洋,我愿意为妳耽溺

〉〉【拉子阁楼】妳曾抵达我心脏的边缘,把回忆留下

〉〉【拉子阁楼】Ms. 只有侧脸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