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人与人之间的缘份,是那么的不可捉摸。读完褐鼠波本笔下的玫瑰少年小鞠故事后,下一个为你带来的主角是:拥有玫瑰气味的妮可。(延伸阅读:女人寂寞的从不是身体,而是心

【拉子阁楼】妮可,身上的气味来自玫瑰

photo credit:Let's call it a day via photopin (license)

06

妮可今天和昨日一样,需要准备一顿晚餐。

她推开老旧的花园窄门──吱嘎一声,惊动了围墙藤蔓上栖息的只鸟。鸟振翅飞离,将逐渐枯黄的叶子拍落在她发顶。窄门在她身后自动被关上,妮可提着从早市买回来的食物,穿越了花园中那条羊肠小径。因为从未修剪而过于茂盛的枝叶,遮住了本应温和的秋阳,成为一小块一小块细碎的金色拼图,失散在夏末凋萎的玫瑰花丛中。

在别人眼里,妮可拥有一个可爱的家。她拥有一座老旧的花园、一个温馨的小厨房、一张美好的餐桌,和一个温柔体贴,金发碧眼的丈夫。他们住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小镇,邻居间彼此亲切但有礼,保持着一个令人舒适的距离。妮可的丈夫在小镇的学校里从事教职,生活规律,下班以后他吃妮可做的晚饭,晚上他们会去附近散步,看月光在树梢间移动,然后返家,一起入眠。他们没有要孩子。

妮可总是穿着一袭贴身的旗袍,勾勒出身体凹凸有致的曲线。她的头发总是以金钗盘成一个髻,轻轻绽放一个温婉的微笑,彷佛世界在她的手心里变成一个完整的圆。在这个充满白人的小镇里,她确实是一个很突出的存在,在这个自由的国度里,妮可依旧保有来自家乡的生活方式,但也因为她的温雅,这些好奇或者戏谑的眼神从来没有伤到她。

今天的妮可和往日一样,先将白米淘洗干净,放入电子锅;接着,拿出新鲜的肉和蔬菜,以及还沾有尘土的马铃薯,开始刷洗表面的脏污。她的手指轻轻滑过肌理分明的肉,温凉的触感让她的毛孔紧缩起来,她将肉拿到水下清洗,然后用刀沿着方才触摸过的肌理划开,将之分解成一小块一小块,可供入口的大小。将食材都整理完毕以后,她将它们置入炖锅中,转了小火,让它们的汁液缓慢地融合在一起。这样的料理足以给她一个漫漫的下午,让她无须烦忧其他的步骤。

她抛下她的厨房,上楼进了房间。他们的房间有一股玫瑰的清香,是妮可身上的气味,丈夫总是笑着说,这让夜晚有了可以依循的方向。她先进了浴室,将身体仔细的洗涤干净,玫瑰香的沐浴乳在她身上浸润出美好的气息,她搓揉出白色的细软的泡泡,遮盖住自己的身体,然后再用热水将之冲刷,露出自己赤裸的肌肤。妮可用大浴巾包裹自己,从浴室走出来,拉上窗帘,阻隔外面的日光,然后将自己放置在柔软的双人床中央。

秋日下午的时光就在这个时候沉静下来。透着一点微光的阴暗中,妮可包裹在浴巾里,想像是那一个年少时未曾谋面的人在包覆自己,是一双纤细的手,正在后方环抱自己,并将自己纳入她的胸怀。她伸出手,轻轻地解开那条浴巾,凝视那条浴巾落到身体两侧,有些犹疑地往胸前探去,开始抚摸那一双小巧的乳房。

她颤抖的手指轻轻地拨弄着胸前凸起的两点,指尖轻捻旋转着,感受尖端逐渐胀红坚硬,一如她发涨濡湿的欲望,正在等待碰触和撩拨。那样的欲望十分陌生,好像尘封已久的花园,因有人探访,而将最美的呻吟都绽放。她的大腿彼此摩娑,刺激着那柔软的一点,浴巾的粗糙承接那些如浪的潮湿,手指往下探进,是温暖湿热、未经开发的秘密之地。那样的深入,有一点痛,直指胸腔里某一块缺失的部位,比方说心脏。

欲望濒临高潮时她总看见一片老旧的祕密花园,漫天漫地的藤萝草撒网盖来,杂念应运而生。园内抑郁苍凉,不见天日,小桥人家,没有流水,任凭她镇日漫步,也遍寻不着一枝花。窗外雨水淅沥而下,野猫的剪影走过窗缘,常常她回神时,天际线内的灰色阳光已经开满整座湿润小镇。

妮可一动也不动地躺着,侧头凝视窗外迟来的雨季。她回忆起在更年少前,她曾经是一个人的青春里依循的指南针,也曾经拥有过一个漂亮坚强的玫瑰少女。她们曾经编织过一个很美好的生活,和现在的她的生活非常相似,只是身边的人不再是那一个少女,她的身上也不再有那一个人可以放弃一切追寻而来的方向。

今天的晚餐是再平常也不过的马铃薯炖肉和白米饭。餐桌上有一只花瓶,里面插了花园中采来的白色玫瑰。除了那些玫瑰花丛,妮可从来不照料其他的植物,任他们漫天生长,一直到遮蔽整片天空为止。

与寂寞共处

〉〉越爱越寂寞

〉〉最寂寞的一次做爱:关于 T 的铜墙铁壁

〉〉多久没约自己做爱了?自慰前需要的五个前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