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如果你閉目傾聽,你會明白每個女人的身體都有故事要說,狂放的、繾綣的、哀傷的、狂歡的。作者波本的臉紅紅連載「拉子閣樓」系列,一讀就上癮的系列連載。(上一篇回顧:【拉子閣樓】陳曼,你的身上有我的顏色

對米爾而言,Ms.是一個只有側臉的女人。

在她們的交流中,Ms.不曾有過一個真實的名字。米爾只擁有一張Ms.左邊側臉的照片,那是Ms.唯一給她的線索。憑著照片中從耳廓延伸至下巴的線條,米爾在黑暗的房間中替Ms.調配屬於她的顏色,補足她消融的身體,失卻的體溫,以及沒有邊界的虛幻。

Ms.的委託總是來自於一通深夜的電話。每個月一次,沒有月亮的晚上,米爾的手機會亮起,閃動一列未知的號碼。她會接起電話,拿出那一張照片,和一張米色畫紙,準備好顏料以及畫筆,慢條斯理地完成這場儀式,然後將手機調整成擴音,擱在沙發上。接著,遙遠的線路兩頭,米爾的輕微呼吸中,確認Ms.需要的模樣。

在米爾準備的過程中,Ms.從不出聲催促,即使擴音,也聽不見絲毫Ms.呼吸的聲音。Ms.身處的那個地方似乎沐浴著一潭沉悶的寂靜,連米爾走動時的腳步聲,也能在線路外那片無法觸及的黑暗中,抖落出迴盪的跫音。

今天,Ms.說,她染了一頭紅色的時髦長髮。

為了尊重Ms.那邊的寂靜,米爾是不放音樂的,也因次迴盪在這樣的背景之中的,只有Ms.說話的聲音。

偶爾米爾會猜測,Ms.或許是一個小說家,因此需要顏色的點綴設定人物的形象,也或者,Ms.是一個人群恐懼者,因為無法出門,在散亂的人群中行走,只能透過單一的傾訴,向自己證明一個燦爛的生活。

每一次,Ms.都在談一場相同的戀愛。Ms.建構的那一場戀愛極其精彩,情節都未曾重複,米爾此生經歷過的愛情都不及其中萬分之一坎坷。一場淋漓大雨中的追逐、黑暗巷弄間的濕吻與摸索、陽光下海岸邊緣的手心溫度、日常公園中的散步與樹梢間跳躍的小鳥……一幕幕的戀愛景象在聲音中穿梭,但是未曾有一次善終。雖說故事情節各有發展,但總是收尾在相同的結局:因為家裡壓力,兩人被迫分開,從此再也無法執手偕老。

對於這樣的結局,米爾從不回應,只是將那些語言轉化成顏色,細細地妝點在她描繪的那張側臉上。

故事來到最後,分手前的那一晚,Ms.不免以床沿上的細語呢喃作結,不厭其煩地描述一模一樣的那一場最後的性愛。米爾幾乎已經可以在Ms.開口前讓場景在眼前上演──那一個晚上,趁著雙親熟睡,Ms.開了門,讓對方踮著腳尖進來,無聲地進到Ms.的房間。她們不敢開燈,才鎖上房門,Ms.就被壓在牆壁上用力地親吻。

背後的堅硬和冰冷,抵擋不住思念的煎熬,兩人的慾望亟欲爆發。一片黑暗中,Ms.感受到炙熱的手掌掀開她的衣服,攀爬至沒有遮擋的胸前,揉捏著已經挺立的乳頭尖端,另一手探至她的短褲下緣,隔著內褲刺激她敏感的禁忌花園。(用舌尖挑逗她的乳頭

被掌控在對方手指裡的Ms.,早已一片濕潤,彷彿融化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