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子閣樓】從神身旁帶走潮濕深夜的阿洛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如果你是褐鼠波本的忠實讀者,那你對陳曼一定印象深刻。這次就為你帶來,當初陳曼口中愛上的「一個女生」,阿洛的故事。(更多故事:【【拉子閣樓】被回憶緊抓不放的 Mrs.

從神身旁帶走潮濕深夜的阿洛

08

被那個紮著馬尾的女孩撿回家的時候,阿洛像一隻醉倒巷弄裡的黑貓,在烏雲遮蔽的寒冷的月光中蜷縮成一團。那是即將破曉前最深的夜色,她倒在自己的嘔吐物裡,上班穿的性感小洋裝都浸泡在腐臭的氣味中,因為先前在店內的爭執,皮膚上的些許擦傷還在隱隱作痛。腦內一片混亂,但她依循過往的經驗,將自己安放在一個靜謐的角落,陷入深沉的睡眠,等待天亮。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一個輕柔的聲音搖晃著她的肩膀,將她自朽爛的夢境中喚醒。阿洛覺得煩燥。天還沒亮啊,這個時候她誰也不想見,不想看見任何一個人,每一個人都滿懷惡意,每一個人都是斑馬的陰影,每一個人都小丑般微笑著想要撕裂對方的衣襟……她試著轉過身去,呻吟著想把那聲聲呼喚留在身後,但是那語氣實在太溫柔,她終究只好在固執的呼喚中睜開眼睛。

在阿洛眼中落下的,是一片溫和的晨曦,以及晨曦裡盛滿擔憂的一雙明亮的眼睛。因為太過刺眼,阿洛微微瞇起眼,在暈眩中,將那些搖晃的疊影慢慢覆合──就在那一張臉逐漸清晰的瞬間,她以為自己看見了神。

就這樣,神把阿洛帶回家,帶她去洗澡、給她煮粥、然後帶著恬淡的笑容將她安置在柔軟的床鋪上,讓她一日好眠。她像個沒有自理能力的嬰兒一樣任神擺布,那個女孩讓她換上乾淨的睡衣,然後為她拉上了被子,還在床頭櫃旁擺上一壺水和透明的玻璃杯。女孩收拾了一番,出門上班,將阿洛一個人留在屋子裡,似乎一點也不擔心。

阿洛看見那個女孩的中指上戴著戒指。但是,還糊裡糊塗的,她們就開始在這樣的習慣下過起日子。

陳曼住的地方很舒適,不像城市裡慣常見的那種寸土寸金的小套房,而是一層應有盡有的小公寓,兩房一廚一廳,後面還有個向光的小陽台。陳曼白天出門工作以後,阿洛就開始主婦般掃灑庭除,上市場買菜、掃地拖地、將家中的家具擦得透亮,陳曼快要回來的下午四點多,她又開始洗菜切菜,練習在陳曼開門的那一剎那,三菜一湯可以熱呼呼的被擺上桌。日復一日的平靜生活像是某種療癒的儀式,將她先前那一段在黑夜中蟄伏的生活徹底被拋在腦後。

阿洛喜歡看陳曼笑的樣子。陳曼下班時總是看起來有一點疲憊,淡妝下的皮膚透著淡淡的紅潤,笑容非常純淨,彷彿那些瑣碎生活中的拖磨都未曾在她生命中留下痕跡。陳曼從不問阿洛的身世,也不過問這樣的生活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倒是喜歡和阿洛聊她每天重複的那些生活軌跡。她喜歡喝湯,阿洛想方設法每天燉不同的湯給她,在心裡暗自期待她驚喜滿足的表情。這樣的生活過得久了,現在的她對陳曼的回憶,大概就是在那個小小的餐桌邊,氤氳的食物的白色熱氣,瀰漫在客廳的空氣裡。

那一天,陳曼沒有在晚餐時間回來,阿洛也沒吃,看著那些菜餚逐漸涼去。她坐在沙發上等,一直等到街道上只剩下亮起的路燈,才終於聽見陳曼開門回來的聲音。陳曼在哭,平時整齊綁起的馬尾已經鬆開,散亂著頭髮,站在門邊抽泣,看見阿洛迎向前,哭得更大聲了。阿洛將陳曼先帶進屋裡,將門關上,忙不迭的讓她在沙發上先坐下,拿乾淨的毛巾給她擦臉,她抱著她,安撫地摸著她的頭,耐心地等她安靜下來。

陳曼說,今天是她與爸爸安排的未婚夫約會的日子。在對方的屋子裡,照常是一陣甜蜜的擁抱接吻之後,她被推到了床上,被迫接受了被撕裂的那一切。一切發生得很快,她甚至都還來不及思考或拒絕。對方說他已經忍耐很久了,今天就是一個合適的時間吧,「我愛妳。」在被疼痛貫穿之前,她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對方覆在她耳邊的這一句話。

阿洛沒有說話,她才意識到,原來今天是情人節。

她想了一下,最後終於下定決心,溫柔地捧起陳曼的臉,將唇貼上她臉頰邊持續落下的眼淚。陳曼的身體一陣顫抖,那斷斷續續的抽泣忽然安靜下來,只剩下逐漸急促的喘息。她攬過陳曼的肩膀,將身體覆在她柔軟的身軀上,吻住她的嘴唇,將舌尖輕巧地探入她溫暖的口腔內。她一邊吻著她,一邊解開她的襯衫,將手探入,逗弄她蕾絲胸罩包覆的乳房,而那個半躺在沙發上的女孩忍不住發出嘆息般的低吟。陳曼伸手摟住她的脖子,將自己的身體貼上她的撫摸,她感受到陳曼的慾望,如同深夜一樣,正在逐漸變得潮濕。

她的手指沿著陳曼身體的曲線撫摸,啃咬她的脖頸,一路舔吻至她昂揚的乳尖。陳曼的身體隨著她的撫摸上下起伏,雖然青澀,但是她的回應非常熱烈,像是想把自己的身體全然敞開交付給阿洛。這不是阿洛第一次跟女生做愛,但卻是陳曼第一次願意暴露出自己的柔軟;她嫩白的肌膚有一種細膩的甜香,一再刺激著阿洛,但是她不急,今天是一個不適宜繼續深入的日子,今天她不能讓她再繼續感到疼痛。

光是撫摸和舔吻,就足以讓那一副美好而敏感的身軀抵達高潮。陳曼很快因為高潮而睡去,阿洛將她抱回床上,如同第一天她將她帶回床上那樣,替她換上睡衣,蓋上被子。她又想了想,將那一鍋湯拿到瓦斯爐上,重新熱了一次,然後盛了一碗,放在她的床頭櫃旁。她將身上摺皺的衣服脫下,放進洗衣機裡,然後隨意套上一件黑色的T-SHIRT和牛仔褲,準備要離開這一段令她眷戀的歲月。她要帶走這一個潮濕的深夜,將正常乾淨的生活還給神,她值得一段婚姻,一段更舒適、不需要被質疑的關係。

已經天亮了。阿洛打開門,又是那一片明亮的晨曦,刺得她忍不住流下眼淚來。

撫摸怎麼高潮

〉〉比起 G 點,女人的 C 點更重要!

〉〉AV 女優傳授令女人愉悅的背部愛撫法」

〉〉這樣愛撫女人舒服,搓揉胸部的祕訣大公開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7f431c0f482f7c5a
波本
Oct 08, 2016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