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子閣樓】被鬼豢養的楊靈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好久不見的波本回來了。如果你也喜歡耽溺於藍灰色的悲傷之中,那麼波本的連載可以是你最佳的遮蔽處。還記得我們一路走過阿洛陳曼妮可⋯⋯等人的故事嗎?我們一同參與了他們的生命歷程,見證了他們的喜與悲。而今天的主角,是楊靈。

09

楊靈在休息室裡等待即將登場的演出,楊靈看著巨大的鏡子裡自己臉上的深紅眼影,楊靈想起昨夜的夢,楊靈決定對經紀人發一頓脾氣,楊靈當著錯愕的經紀人的面孔甩上門,楊靈戴上墨鏡,楊靈叫了往車站的計程車,楊靈瑟縮在大衣裡買了一張往小鎮的火車票(太過偏荒以至於連高鐵都無法抵達),楊靈上了車,楊靈把自己的臉藏在那墨鏡後面,楊靈看著窗外開始移動的風景,楊靈沒有哭。

楊靈楊靈楊靈楊靈楊靈楊靈楊靈楊靈楊靈腦海中迴盪的都是清脆的楊靈。

清晨在楊靈的夢中,出現了小鎮的那一片海。

那是一個在楊靈的心中再熟悉也不過的景色。夢中還是高中生的她和夭夭總是在海浪的邊境盤旋,她們會在放學時背著將肩帶放短的書包,踏上腳踏車,沿著生鏽的鐵軌前行,穿梭過卡車橫行的工業道路,抵達每一個當時對她們而言都熟悉的老舊房屋。楊靈會把吉他讓夭夭背著,黑色的帶子就會橫跨過夭夭細瘦的身體,在她洗的漿挺的制服上勒出胸罩的痕跡。

但是夭夭從來不以為意,楊靈就喜歡夭夭這種天塌下來也無關緊要的表情,於是她會奮力地踩著踏板讓她們能更快的遠離人群,最好有一天能帶夭夭去到一個再也不用回來的地方,遠離這個瀰漫著腐爛氣息的地方,到一個大都市,她能讓夭夭穿上最美的衣服,化上最美的眼影,讓夭夭的大眼睛能深邃得懾人心魄。

現在的楊靈還是記得,以前她們喜歡在一座沒有路燈的山上看深夜的海景,身旁偶爾也有其他情侶,夜色並不美,但是她們以及他們都無處可去,夭夭會坐在崖壁邊,細白的雙腳從裙子中伸出,在空中搖晃,彷彿危險都是假的。她站在夭夭身後讓她靠著自己的腿,總是錯覺轉身就會看見身後的鬼。

總之,在昨夜的夢中,她站在堤防上,高中時期的夭夭站在海的邊陲。那是一個微光欲降的尷尬的時辰,正在漲潮,海水席捲而來,開始淹沒眼前的沙岸。楊靈的父親死前教會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辨別海相,每到一處海邊,要先知道該處正在漲潮或是退潮,妳才知道能走多遠。她知道那漲潮是危險的,但是那海的顏色靛藍,極其美麗,於是她一直在看顧著夭夭,心裡想著,等到海水浸泡至夭夭的腳踝,就要帶她離開。穿著制服裙夭夭背對著她,在白色的浪尖上跳舞,她就在那裡等著,等待那巨大的危險將她們吞噬。

楊靈還來不及將夭夭拉上來,月亮就升起來了。這個時候,夭夭轉身,她在滿身是血的夭夭眼中看見的,竟然是一整片奇幻的風景。在夭夭的瞳孔中,那近乎正方形的海洋有兩條鯨魚的身影正在成長,衍伸至星空中,海水一路氾濫至宇宙,一切都在凝固,彷彿時間停止。楊靈忽然之間錯覺她跟夭夭來到了世界的盡頭,但是,那個神祕而奇幻的景致就只維持了數秒,然後一切回歸平凡,就像一場夢。

「楊靈。」夭夭赤裸地側臥在她的吉他旁邊,在充滿霉味的屋子裡,對著她嫣然一笑。她們在那些破爛的屋子裡擁抱彼此,她永遠記得摟著她的夭夭的將自己往她拉近的時刻,夭夭單薄的身體非常性感,但更性感的是她眼底的朦朧與渴望。

火車就這樣搖晃了一整個晚上,破曉之際,楊靈終於回到了小鎮。她走進車站邊唯一的麥當勞,買了早餐,還有一杯熱奶茶,然後脫下高跟鞋,提著食物和那雙鞋一路走上山徑。她走了很久,一直到太陽升起,一直到連穿在身上的大衣都顯得太熱,她都沒有停下來。她終於走到一座沒有名字的墓碑前,將那杯熱奶茶,以及她化妝包裡的眼影拿出來,一股腦地堆在墓碑前。

然後楊靈躺了下來,將沒電的手機扔進草叢,就這樣躺在墓碑旁開始安睡。

醒來的時候,她才記得當時為了追求曾經以為的目標傷害了一個人、遺棄了一段青春,濺了滿地的鮮血。現在她自己也成為了一個人,只能宣稱自己在夢中看過神話,然而事實上連夢中的神話都已經被摒棄,成為另一個豢養她的鬼。

無所不在的性

〉〉【拉子閣樓】夭夭,那或許是愛情

〉〉【拉子閣樓】被回憶緊抓不放的 Mrs.

〉〉噢,妳也在這裡嗎?那些我曾邂逅過的 T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7f431c0f482f7c5a
波本
Dec 24, 2016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