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子放映室】《我和我的T阿姨》:痛且華美,是愛的本質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拉子放映室第三篇】波本寫《我和我的 T 阿姨》,不論性別,靈魂流淌出的氣質都讓每個人成了世上最好看的風景,同志之愛,看見了彼此的靈魂,就算過程有痛卻也華美。

關於 T 這個英文字母,一橫短,一豎長,像斷頭的十字架,也像株苗正要自濕軟的土壤破出,平衡端正,沒有柔軟的曲線。如果不是在拉子圈內,它可以是任何一部小說裡面某個人物的代稱,不給人多餘的聯想,而是再普通也不過的一個英文字母。(推薦閱讀:【拉子札記/地圖】你的身體,是我的地圖

那麼關於 T,光是 PTT 拉版上就有萬千討論。有人說 TP 之分是異性戀體制下的複製、也有人說在拉子圈這個 T 多 P 少的環境裡,凡是身為 T 就要有自介被左轉的心理準備(意指離開該文章跳出頁面)……那麼,究竟什麼是 T 呢?一個初入圈內或是從未接觸過這些框架的女生,如何知道自己是不是 T?把自己打扮得很像男生就算 T 了嗎?或是在床上偏攻的那一方可以稱自己是 T 呢?

《我和我的 T 阿姨》(全片線上看)是一部來自墨西哥的小短片,片長僅 24 分鐘,導演亞莉珊卓拉桑切斯的作品。電影中,一座保守的小城鎮裡,有一個在 T 吧裡當調酒師的女子:她並不化妝,打扮中性,將頭髮全部往後梳,沿著額上的髮線綁成馬尾,總是穿著襯衫或是一件素色的吊嘎。

上班的時候她會覬覦舞池裡形形色色的柔軟,下班以後她踩著凌晨破曉的微薄光線回家,倒頭就睡。有慾望的時候她就看 A 片自慰,餓的時候隨便吃點東西,一直到生活中闖入年紀尚幼的姪女之前,這就是她理所當然的生活軌跡。(推薦閱讀:【拉子札記/Taboo】嗨,游離在迷幻城市的 T 們

情節轉折的時候,我特別喜歡裡面其中一個小小的片段——因為一些正式場合上的要求,她站在鏡子前面,想像自己打扮成一個女性化女人的景況。她將自己的頭髮放鬆,撥了些劉海到眼前,對著鏡中的自己眨眨眼睛,表情有些迷惘的樣子。

這讓我意識到,無論在哪裡,墨西哥或是台灣,過去或是現在,在異性戀規則,乃至父權主義猖獗的社會中,T 確實是一個格格不入的存在。女生自小就被要求要有「女生」的模樣,留長髮、穿裙子、說話溫柔、性格細心體貼……這些特質在課本中或許會被打破,課本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別氣質,但是無論是長大以前或長大以後,親族、學校、實驗室、公司,近乎所有人都還是依循著女生就應該如何的眼光來看待妳,看待世界。有些人在這些規則之中逐漸隱匿自己原先的樣子,但還是有些人堅持剪短髮,穿著俐落,在那些稜角裡磨損,卻沒有妥協。

比方說,我一個前女友,認識的時候,還是短髮清秀好可愛的小 T。她踢足球,身形平板纖細,夏季午後從她髮際流下的汗水延遲了整個綠色的 16 歲,讓這一個畫面依舊成為如今的我心目中對於夏季的想像。

後來我們分開,她進入企業實習,再後來,事業成功,她留著長頭髮,穿著裙子,走路的時候裙擺開闔如一朵盛開的花。聽我講話的時候她低下頭,耳環在耳下垂墜,她會抬起頭來對我笑著說,妳都用哪牌的口紅?我口紅買很多,這輩子都用不完,下次拿一隻 Dior 給妳吧。

然而我始終忘不了她開始留長髮的時候,告訴我,她不得不這樣。我並不知道這是否和社會階層有關,不知道這是否是所謂進入高文化水平的企業必然有的決定,但是,自我認同為 P 的我,還是非常喜歡所謂的 T。雖然 T 的定義眾說紛紜,在這個圈內逐漸習於不分的文化中,我依舊覺得 T 是世界上最迷人的生物。那不是因為她們男性化的打扮或是舉止,也不是因為她們更接近一般人心目中對於依靠的認知,純粹是因為,她們擁有的俐落好看的姿態,以及眉宇的峽谷間流淌的英氣,微微上勾的唇角,柔軟和堅強共存的眼神,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風景。

一定會有人看見妳的,每次看見 app 的圖框或是拉版的自介,我總是這麼想。中島美嘉的〈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不就這麼唱嗎?「你這樣的人存在這世界上/讓我稍微的對這世界感到喜歡」因為有妳們的存在,我們才終於能看見一種沒有被設想過的美麗──妳的溫柔、妳的堅強、妳的委屈和脆弱,都會被承接的。(推薦閱讀:【拉子閣樓】妳曾抵達我心臟的邊緣,把回憶留下

這樣的美麗有時候或許使人疼痛,但是疼痛,在很多很多時候,正是愛的本質啊。

拉子放映室

〉〉【拉子放映室】當妳們成《伴》時,伸手彷彿就能碰見光

〉〉【拉子放映室】《慾望的姿態》:慾望在撫摸中生花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7f431c0f482f7c5a
波本
Jun 11, 2017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