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紅一直很鼓勵貓男貓女們,了解自己的身體、盡情地討論性慾、快樂的享受性愛,而最近臉紅小編身邊的朋友,紛紛開始分享「手天使」的文章,於是臉紅小編好奇地跟著點開那篇《善良正妹想幫殘障人士打手槍》文章,才知道原來這是一個解放身障人士情慾的計劃....

「身障者也有情欲嗎?」這可能是很多人的疑問,你能想像一個坐著輪椅的身障者,只能遠遠地看著,那個讓他心動而欲火焚身的對象,卻永遠不敢開口說:「我想要跟你做愛!」

這群天使提醒我們,身障者也有情慾的需求,他們一樣渴望脣齒之間的交纏、享受兩個人交纏的親密、期待高潮帶來的爽快。(延伸閱讀:為何假設身障者沒有情慾?討論「手天使」前該聽的真實故事

一般人可以視如家常便飯(?)的打手槍,但他們只能偷偷瞞著家人,用著微弱力氣的雙手,替自己疏解,還以為精液只會一點點流出來,這些都是手天使出現後,分享給大家的故事。

什麼是手天使呢?

一般人在面臨性慾時,即使沒有固定伴侶,還是可以藉由約炮或是購買性服務...等等,來滿足對性的需求,但身心障礙者,受到身體的限制,對於「性」只能充滿好奇和想像,甚至連說出自己性的需求,都可能會換來一陣驚呼。

而看 A 片打手槍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購買性服務?還可能受到性工作者的排斥,這層層的限制,禁錮他們身為人最原始的欲望:「性」。

在 2013 年台灣出現一群人,看見重度身障者的欲望,認為享受性,其實是每一個人的權力,因此藉由手天使志工的幫助,用手為身障朋友服務,解放被捆綁已久的欲望。

用從未嘗試過的方式,認識自己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宛如觸電般的酥麻感覺,那種感覺好不真實,我深怕一旦閉上雙眼再次睜開時,一切都是只是夢境。不過我卻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逐漸的與性義工融合在一起,我能清楚的感受對方體溫、呼吸、心跳、我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顫抖及呼吸急促。」- 受服務者ND

這樣性愛體驗的分享,其實常常出現在臉紅紅的網友分享文裡,若沒有特別說明,我們不會知道,這其實是來自一個身心障礙者的性愛心得,我們一樣在「性愛」中重新認識自己。

雖然總是用「任務」或是「提供服務」這樣的詞語,但我覺得這其實是跟對方一起,用從未嘗試的方式來認識自己。在對方邀請的擁抱中,我感受到對方給予的善意與好感,這是在過往擁抱的經驗中,未曾細細品嘗的。也因此,我試著讓自己也將情緒投入,帶有好感的給予擁抱。- 志工Kay,

原來觸摸某個部位,會引起酥麻的顫動、原來自己喜歡被這樣親吻、擁抱、撫摸、原來我們喜歡做愛不止是身體的滿足,還有心理的需求,原來...在「性」面前,我們都一樣,沒有不同。(讓我們重新認識自己:第一次自己來!22歲處女的情慾日誌)

性有什麼可恥地?有問題的是那些不健康的觀念

事實上,不只是身心障礙者的情慾受到約束,在台灣保守的風氣環境下,對於性愛,都能做不能說的秘密,裸照、約炮、性交易,這些與性愛有關的議題,往往被視為洪水猛獸,如此的害怕,是因為我們從未好好認真談過性。(打破社會框架:自願上傳裸照的丹麥女孩 Emma Holten,教會社會的三件事)

但就如受到服務的Steven 所說:「我們真的很需要這種性服務的資源,也希望這資源是需要被肯定、被支持、被接納,因為我們大家的心是健康的,性並不可恥,那些不健康的是觀念,與沒有同等的同理心才可悲。」

在距離我們很近的日本,在 2008 年就成立了「白手套」的組織,幫助服務重度身障者,滿足性需求。

在美國早在 1980 年代,就已經有了「性治療師」的專業制度,提拱與性相關的專業咨詢服務,從情慾對話開始,在慢慢探索身體的反應,最後進行性服務,在荷蘭、德國、丹麥等國家,都有合法「性輔助師」的培訓,讓身障者受到身體限制而禁錮的性慾得以抒發。(延伸閱讀:性治療師與代理性伴侶:我們應該誠實面對「性」)

更多手天使的相關資訊:請看這裡

在看完手天使們的故事後,臉紅紅小編非常開心,能夠讓更多人也一起享受到性愛的美好,其實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手」天使,接下來特別推薦給大家「雙手萬能」系列文,讓我們的雙手,成為天使的翅膀,帶領床伴一起領略如天堂般的高潮快樂吧!

催情手技:『歌頌布萊恩』讓他昂然起立

三個步驟 用手就讓他高潮

催情手技:『鑽木取火』燃起激情愛火